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综合施策,应对国内外经济复杂局面

战略观察2019-12-29 11:368A+A-
当前中国经济面临复杂局面,猪肉供应短缺导致消费物价结构性上涨,但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仍是结构性因素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导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中评社北京12月27日电/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中国经济面临复杂局面,面对不断回落的全球经济以及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的外部环境,为实现“六稳”目标,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保稳定工作,应多措并举,加大改革开放力度,推进创新发展,适度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有效应对价格结构性上涨,把握好风险处置的节奏和力度,切实防范化解财政金融风险。  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加大  银行家杂志发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红驹文章表示,2019年,全球化进程持续受挫,贸易保护主义蔓延,多边主义和多边贸易体制遭遇生存危机,英国脱欧久拖不决,国际贸易增长受到拖累。发达经济体人口老龄化,技术创新推进缓慢,全球价值链正处于重构过程。预计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3.1%,比2018年回落0.6个百分点。其中,主要发达经济体增速下降,新兴经济体下行压力加大,印度经济增速降幅明显。全球制造业PMI长达半年一直维持在荣枯线以下,显示世界经济活动存在萎缩风险。另一方面,在制造业和全球贸易持续低迷的情况下,服务业PMI也持续下降,2020年制造业和服务业低速增长的概率极高。  2019年10月,IMF预测全年国际商品和服务贸易增速可能降到1.1%,比2018年回落2.5个百分点。以进口来衡量,发达经济体、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扣除中国)以及中国三者分别增长1.2%、1.7%和-2.0%。另据WTO预测,2019年的全球货物贸易量的增速仅为1.2%,比2018年下降了1.8个百分点,仅比危机以来的最低点2016年的1.6%高0.2个百分点。  贸易局势紧张、贸易政策的无常变化以及各国货币政策调整,使得国际金融市场大幅波动,风险上升。一是世界经济下行和各国货币政策宽松的态势导致国际金融市场再次进入超低利率环境,主要发达经济体主要是欧元区和日本负利率债务迅速增加,美国长短期利率倒挂显现。二是面对短期经济下行风险,国际金融市场对长期安全资产的需求上升,新兴市场跨境资金净流入减少,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贬值。IMF《2019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的分析表明,新兴市场跨境资本呈现双向流动规模下降的趋势,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大幅贬值。2019年5月至8月,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累计贬值达到4%左右。三是风险偏好可能频繁变化。超低的利率环境、全球经济的整体性低迷、主要经济体贸易政策行为的不确定性以及其他风险和不确定性的交织,可能带来的结果是投资者风险偏好在上升和下降之间的频繁变化,以及资产偏好在安全资产和高收益资产之间的频繁变化。这种状况会导致整个国际金融市场特别是新兴市场的波动性和风险将急剧增加。  IMF在2019年10月发布的报告认为,2020年全球经济有望温和回升,各经济体增长速度预计将出现分化,经济增速可能从2019年的低谷中温和回升0.4个百分点到3.4%。但该预测仍面临着下行风险,下行风险可能来自于贸易情势恶化、英国脱欧干扰以及金融市场突然涌现避险情绪等。由于增长主要来源于欧元区及新兴经济体的恢复性增长,且各国政策空间收窄,外部不确定性因素较大,全球经济增长依然缺乏稳定基础,并面临下行风险。  国内经济面临复杂局面  文章介绍,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工业结构调整继续推进,新动能持续壮大;进口增速降幅超过出口,国际收支改善;就业比较充分,就业韧性总体较好。但是国内经济面临复杂局面,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外需萎缩冲击国内生产投资和就业,CPI和PPI走势持续分化,财政收支平衡难度加大,金融市场信用分化等问题不容忽视。  经济增长继续保持在合理区间,但下行压力持续加大  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GDP累计增长6.2%,整体上继续保持在6.0%~6.5%的目标区间,但下行压力持续加大。按照可比价格计算,第一季度经济同比增长6.4%,第二季度增长6.2%,第三季度增长6.0%,自2018年初以来连续下行。三季度由于美国升级经贸摩擦和加征关税,对美国出口下降,工业生产及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明显加剧。因生产出厂价格持续下行,2019年名义GDP同比也持续下行。  外需萎缩的冲击扩散至国内生产、投资和就业领域  2019年,进口增速降幅高于出口增速降幅,贸易顺差扩大,成绩来之不易。但随着中美贸易战升级,2019年中国对美国进出口显着下降,其下降幅度超过整体进出口降幅;对非美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进出口增长。美国升级经贸摩擦,对中国的短期影响直接表现为外需萎缩,外需萎缩的冲击已经蔓延至国内生产、投资和就业领域,对中美双方及世界经济的不利影响在加深加重,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进一步显现。  美国加征关税,导致中国对美国出口较大幅度下降,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明显下行。美国先后分四轮对中国340亿美元、160亿美元、2000亿美元、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导致中国对美国出口大幅下降。以美元计,2019年1~10月,中国从美国进口累计比去年同期下降34%,出口下降13%,对美国贸易顺差2476亿美元,比去年减少114亿美元。美国不断升级和扩大贸易摩擦范围,通过出口传导机制拖累中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明显下降,据测算,美国加征关税已使中国工业增加值增速下降0.8个百分点左右。  受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影响,港澳台和外商投资企业投资信心不足。2019年9月,外商投资企业出口增速同比下降6%,外商投资企业占中国出口总额的比重从去年同期的41.5%降为39%,比去年同期降低2.5个百分点。因外资企业出口需求负增长,2019年1~9月,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外商投资企业投资累计同比增速分别为2.4%和1.8%。港澳台和外商投资企业投资从2017年初开始出现持续负增长,2019年这两类企业投资增速有所回升,但仍处于低位。  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导致就业压力上升。首先,美国加征关税提高中国出口产品成本,广东等沿海省份出口大幅下滑,一些企业被迫关闭或大量裁员,对就业的直接影响逐渐明显,次生影响开始向工业园区及场镇周边餐饮、娱乐等生活性服务业领域的就业传递。其次,美加征关税使部分外资在华投资的观望情绪加重,促使一部分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出口企业加快将生产线或者产业链整体外迁的步伐,新增就业机会随之外移,部分存量就业岗位消失。第三,美国对中国部分高科技企业实施禁运,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高技术行业岗位创造能力和岗位保持能力,导致部分专业技能型新求职者寻找工作的时间延长。  名义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下滑,扣除价格因素后的真实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更低  2019年1~9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同比增长5.4%,增速相比一季度末降低0.9个百分点。2019年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平均大约上涨3%,扣除价格因素后的真实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大约为2.4%。1~10月份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5.2%,增速比1~9月份回落0.2个百分点,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下滑的态势仍在延续。  1~10月,第一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连续7个月负增长;第二产业增速仅有2.3%,比去年同期降低3.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固定资产投资也从四月份高点7.9%回落至6.8%。三大类投资中,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投资增速保持低位平稳态势;制造业投资增长2.6%,比2018年同期降低6.5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基本保持10%左右的较高增速。  从各投资主体看,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投资增速高于非国有企业。2019年1~9月,国有及国有控股、港澳台投资企业、外商投资企业、个体经营和民间投资累计同比增速分别为7.3%、2.4%、1.8%、-1.0%和4.7%。港澳台和外商投资企业投资信心受出口需求不足打击,个体经营和民间投资主要受需求不足和融资来源约束。出口需求萎缩,汽车消费低迷,房地产销售面积增速放缓,极大制约了相关的投资需求,使制造业投资增速下滑,进而造成全国投资增速回落。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