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周总理会见外宾突然打来黑枪,幕后真凶竟是他

战略观察2019-08-25 07:318A+A-

人民大会堂窗户上发现枪击弹孔

人民大会堂北窗玻璃遭“枪击事件”发生在1966年2月2日。

周总理会见外宾突然打来黑枪,幕后真凶竟是他

2月3日上午8时,公安部于桑副部长通知我(我当时任公安部三局副局长,主管刑事侦查工作)速带技术人员前往人民大会堂勘察“枪击事件”现场,调查此事。当我带着技术员王广沂等人赶到人民大会堂时,已有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刘汉臣、治安处副处长朱培鑫在现场。

据初步了解,2月2日下午2时许,大会堂服务员发现大会堂北侧西头二楼半的双层玻璃窗被打了两个洞,像是枪打的。经勘查外层玻璃有两个孔洞,有明显成蜘蛛网状放射形裂纹:

里层玻璃只有一个孔洞,一个未击穿的弹着点痕迹,在夹层玻璃窗之间的底部有一个弹头,提取检测为5.6毫米,弹头顶端倒转成小蘑菇形。初步判断,像小口径枪弹头,放大镜下可见弹头上有6条枪膛纹线。

周总理亲临现场指示

2月3日上午10时,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杨德中同志陪同周总理来到现场。总理进门就问: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来人了吗?杨答来人了,当即把我与刘汉臣同志介绍给周总理。我简要汇报了初步勘查情况。周总理接过技术员手中的放大镜观察窗玻璃的孔洞和弹头,又把窗外的环境了望一遍,随即对“枪击事件”的调查工作做了指示。

首先批评调查工作缓慢。他说,案子发生快—天了,基本情况还没有搞清,查案工作这样慢腾腾的怎么行!总理指出,

人民大会堂遭枪击是第一次,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个房间的后面就是宴会厅,要从政治上考虑是不是敌人破坏。对这件事要高度重视,当成大事来办,绝不能等闲视之。

究竟是谁把枪口对准了人民大会堂

接着总理对查破工作做了指示。他说,看了玻璃上孔洞的裂纹和弹头,像枪击的,但要找验枪专家对弹头进行技术上的检测,弄清究竟是小口径步枪还是无声手枪打的。又说,要研究是从什么方向、什么位置打来的,要从几个方面调查,主要查小口径枪和无声手枪;查当天从西长安街通过的敞车,从中发现线索,进行追查。

周总理会见外宾突然打来黑枪,幕后真凶竟是他

总理问,这事通知总参、总政、北京卫戍区没有?马上打电话通知他们的主要负责人来人民大会堂看看现场,再开会研究组织查破。由公安部统一负责,各有关单位参加,组织查破工作,明确任务,分头去办,要火速行动,昼夜不停,要在一两天内查出个结果来,向我报告。

总理还批评人民大会堂工作人员,思想麻痹,报案太晚,2日下午发现玻璃窗打孔洞,不及时报告,不保护现场,还打扫卫生把一个弹头给扫没了。接着指示,要组织大会堂工作人员、警卫部队的干部战上,都来现场观看,敲敲警钟,以提高警惕,克服麻痹思想。

子弹来自于人民大会堂北边的区域

发现重要线索

当天下午2时,由公安部于桑副部长主持召开了紧急会议。北京市公安总队长兼市公安局副局长吕展、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高富友、大会堂党委书记刘剑和总参、总政、北京卫戍区的部队首长,以及有关单位的公安保卫人员参加了会议。

会上,作了布置:一是查2月2日当天通过南长街南口岗亭的所有敞车;二是各单位都要查有无小口径枪支和无声手枪?若有,查是否丢失或近期使用过;三是对中山公园、南长街南口的高层楼房住房进行调查摸底;

四是由公安部三局组织技术人员再对现场弹头和玻璃孔洞进行检测。要求各单位火速行动,尽快查清本单位、本辖区的车辆、枪支情况,发现线索及时上报破案办公室。并宣布办公地点设在人民大会堂及联系电话,还规定每天晚8时召开指挥部碰头会议。

当晚9时许,公安部六局办公室主任胡鸣孔来到大会堂办公室,汇报了一条重要线索。他说,住在南长街南口的全国体委首长家的看门老头反映:这几天首长的孩子和几个高中同学在房上用小口径枪打过麻雀。

指挥部闻讯后,即由胡带着于桑、吕展和我一起到这家察看。见前后两层院,前院是车库、门房,后院是二层小楼。看门人指出,学生打麻雀是在车库屋顶上,用小口径猎枪向南打停在柳树上的麻雀,枪口正朝着大会堂北门窗户。

从房上观测至大会堂北窗约有600米左右,是小口径猎枪的有效射程。为进一步检证,我们提取了挂在门房墙上打麻雀用的猎枪和几盒子弹。

当晚,即由公安部三局刑事技术员进行检验。他们一面用提取小口径猎枪射出弹头样本,同现场弹头对比;一面用这支猎枪进行打玻璃射击试验。经过十几小时的紧张工作,于2月4日上午出来对比结果是:

用猎枪射出弹头样本,同现场弹头在显微镜下比对,两者膛线条纹相一致,并拍了照片。通过检验认定:现场弹头是从某首长家提取的小口径猎枪射出的。同时,打玻璃的射击试验,也在玻璃上打出蜘蛛网状裂纹。

高干子弟要严加管教

2月4日晚7时许,周总理让我们去中南海汇报。杨德中同志带着于桑、吕展和我来到中南海西华园总理办公室。于桑副部长扼要汇报了南长街南口某首长家孩子们用小口径猎枪打麻雀的情况,对具体的枪弹检验工作要我汇报。

总理见我坐的位置离他较远,就把我叫到跟前坐在他的左手边。我刚打开技术鉴定书,念到:孩子们打麻雀是用的西班牙牌小口径猎枪时,总理伸手把鉴定书拿过去自己看了。当看到鉴定书上写的小口径猎枪的牌号是“西班雅”造,他发现不对,说是“西班牙”吧!

接着又说,当然翻译用同音的任何字都是可以的,不过还是用“俗称”用语好。随即在鉴定书上把“雅”改成“牙”。又拿起猎枪看了看枪上的拉丁文后才继续阅完鉴定书。看到鉴定书结论是:两个弹头膛线条纹对比结果相一致。

由此认定“现场弹头是这只小口径猎枪射出的”。总理深思了一分钟,亲自用放大镜看了两个小盒分装的现场弹头和对比样本弹头;又看了对比显微镜下的照片;当看出有三条纹线是完全一致的,而另三条纹线不是完全相符时皱起了眉头。

我赶忙解释说,这是由于弹头受撞击成蘑菇状,纹线受到轻微损坏的缘故。周总理听后,指示再搞一次模拟试验。他说,就用这支小口径枪,在射击位置与弹着点的高度和距离相似的条件下进行射击试验,按理是能够打出蘑菇状弹头的。但组织科学试验必须严谨,力求同现场情况相同。

当汇报认定大会堂“枪击事件”是小孩子打麻雀的“飞弹”造成的时,总理严厉地说,怎样能在城市打鸟呢!城市到处是人群,“流弹”到处会伤人的,高干子弟要严加管教,“清朝八旗子弟”是有历史教训的。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