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美日英12年苦心布局,中国不惜玉石俱焚!

战略观察2019-08-23 16:408A+A-

美日英12年苦心布局,中国不惜玉石俱焚!

美日英12年苦心布局,中国不惜玉石俱焚!

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想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所认知前退出游戏。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1997年10月.中国.香港。

短短6个小时,香港恒生指数大跌1211.47点!到28日,在近500亿美元的跟风做空下,恒生指数更是跌破9000点大关!

当日,香港孤身溺海者28起、携妻儿跳楼者6起,全家老少烧炭自绝者3起,全港上下,一片哀嚎...

然而,与世人的哭嚎悲绝所不同的是,在金融中心的穹顶贵宾室内,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却痴醉怡然的俯瞰着自己一手缔造的“毁灭”:

香港,只能是西方的金融自由港,既然中国要拿回去,那我们就还你一堆废墟!

不可丢失的金融堡垒:香港

上世纪80年代,日本在完成电子科技产业升级之后,开始逐步对老旧制造业进行国外转移,这其中,劳动力廉价、资源丰富的中国及东南亚各国,成为了转移的目的地。

当年,对于改革开放不到十年的中国而言,如何承接住来自日本的产业转移,成为了发展的关键。

虽说,相较于东南亚各国,中国在劳动力及产业配套上,占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产业转移说到底还是资本转移,而80年代的中国,事实上并不具备足以支撑产业转移资本体量的金融中心!

摆在中国面前的路只有两条:

1、走东南亚模式,开放国家金融市场,借助外资在本国建立一个“不可控”的金融结算中心。

2、发动本国资本,建设一个独立自主的金融中心,为产业转移服务。

很显然,至少对于中国来讲,第一项选择无异于“卖国”!道理很简单:我国巨大的经济体量和繁杂的国际政治纠葛,就决定了事关国家命脉的金融市场,决不可拱手于人!

倘若不信,不妨看看今天的印度是个什么“鬼样”,归根结底,丧失了金融控制权=丧失了国家主权。

而第二项选择,虽然理论正确,但是改革之初的中国,可谓一穷二白,一无资本、二无人才、所谓的‘自主建立国际金融中心’,无异于痴人说梦!

退一万步讲,即使中国耗举国之力建立国际金融中心,且不说西方资本是否买账,单单是从无到有,最快也需要20年。

20年,国际产业转移恐怕早已结束,而中国,则将彻底丧失最后一次国际工业化机会!

对于他国来讲,这就是一个“无解”的死局,但是对于中国而言,却并非没有解决的可能—香港。

谈到这里,戎评就不得不感叹我国以毛主席为核心的第一代政治家的高瞻远瞩:建国之初,对于本来传檄可定的香港,他们却选择申明主权,暂时搁置。

历史证明,在新中国前30年的国际封锁中,香港不仅在前期发挥了“经济窗口”的作用,在后期与苏联的变故中,更是担当了“政治窗口”的大任,如今,在新中国变革的关键时刻,香港又将发挥自己的历史使命!

因此,从1982年开始,中国便开始软硬兼施的与英国展开了香港回归的谈判,最终,在1984年《中英香港问题联合声明》里,中英双方明确表示:香港将于1997年7月1日正式回归。

我们收回的只是一块沦丧了157年的国土吗?不,我们收回的还有一整个国际金融中心:

1990年,香港证券交易所市值23810亿美元;

1995年,香港交割办理了当时整个亚洲65%的大宗期货交易;

1997年,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亚洲第一,世界第三;

如此体量,足以支撑中国把控国家产业转移的历史机遇,而最重要的还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将完全掌控在中国的手中的!

煞费苦心:西方资本十年罗网狙杀中国

于中国而言,得香港则得发展。

于西方而言,失香港则意味着他们将被彻底逐出东亚,甚至在世界范围内,都将遭到从经济到政治的全方位碾压。

不可否认,对于香港的回归,西方资本也未曾没有想过“武力抗拒”,然而最后的结果我们都知道,撒切尔夫人所谓的“军事威胁”,在征战一生的邓公眼中,就是“猴戏”。

既然“武”的不行,那就来“文”的:

简单的讲,其实早在1984年开始,西方资本巨头便有意识的联合港英政府,在香港大搞地产投资,企图通过泡沫来架空香港经济!

在戎评看来,此举事实上已经是西方资本在为97亚洲金融危机狙杀香港铺路,原理很简单:

通过有意识炒作香港楼市,制造虚高收益大量吸引国际游资进行投资,而在急速膨胀中,香港楼市本土资本和外资比例,必然发生逆转,而等到泡沫所引起的震荡,足以撼动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时,便是西方资本联盟集体发难时!

当然,内部的“铺垫”只是整个狙杀香港金融中心计划的一部分,在实际行动中,他们还需要人为制造一个“引爆点”。

可能至今很多人也不明白,既然意在狙杀香港,为何将“爆点”选到了泰国?

在心理学中有一个名词叫:“涟漪效应”。简单的讲,就是朝水中投掷石块,涟漪影响范围会随着远离中心而不断扩大,在社会学上,“涟漪效应”常被用在群体恐慌传播的研究上,而“金融危机”,其本质就是资本恐慌而引发的灾难。

恐慌是重点,倘若一开始就将“爆点”放到香港,且不说香港政府的弹压会取得怎样的效果,单单是“周遭无事”的平和氛围,就足以使大部分国际游资踌躇滞留,甚至在香港金融健康并无明显缺陷的情况下,国际游资还会吃下意图做空的“搅屎棍”!

但是,如果“爆点”放到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就不同了,本就具有明显金融漏洞(指游资比例过大、金融量级较小、政府干预能力过弱)的东南亚国家,从一开始就必定陷入“溃败”的境地,而随着危机的不断蔓延,这种恐慌将会呈几何增长,而香港与东南亚地理上的紧邻,又不致使烈度衰减。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