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港独闹事,我们千万不能动武,必须这么干!

战略观察2019-08-23 09:358A+A-

港独闹事,我们千万不能动武,必须这么干!

香港骚乱爆发后,中央政府一直把解决香港问题放在目前国际国内这个大视野下来处理,始终没有听信和采纳那些“流氓左派”的建议,采用那种会把中华民族推向亡国深渊的武力方式解决香港问题,这是一个具有长远战略眼光的正确选择。

港独闹事,我们千万不能动武,必须这么干!

中央政府的这种克制是国家之幸,民族之幸,人民之幸。如果听信了那些“流氓左派”的建议,无论美国等西方国家,还是国内的台独和极右势力,都会高兴得跳起来的。

早在香港问题出现问题的许多年之前,我们就曾经并且一再指出,香港问题的根源就是把港人治港变成了富人治港,把一国两制变成了一国两民。如此下去最终只能把香港逼上武力解决的道路。

眼下发生的这一切完全证明了我们这个基本论断。所以要解决香港问题的根本途径,就是把富人治港变成大众治港,变成穷人治港;把一国两民恢复为一国一民,实行民主自由,允许中国人在大陆和香港之间自由进出。

就眼下解决骚乱来讲,必须坚持三个原则。第一,在没有外来武装侵略势力的情况下,中央人民政府不能动用军队,武力解决香港骚乱;

第二,香港特区政府不准动用流氓黑社会来对付香港骚乱;

第三,在不得不动武的情况下,由警察保护香港人民和大陆人民,采用革命暴力对付反革命暴力,采用正义的暴力对付邪恶的暴力。

否则,不仅中华民族的崛起和复兴将毁于一旦,而且会把中国变成整个世界的道义公敌。

首先,中央政府不要动武的原因在于,无论是我们共产党的政治性质,还是现代政治文明的发展要求,都不允许我们动用军队武力解决香港问题。大家千万不要听信目前那些大大小小“蔡元培式的流氓左派”的叫嚣,认为武力解决问题最省事最痛快。

当今中国已经不是八十年代,无论国内政治情况和国际环境都发生了根本变化,如果用武力来解决一个区区700万人的城市竟有100万人上街的问题,势必会把自己变成全世界的公敌。

八十年代中国能过去那一关,是因为国内我们仍然拥有毛泽东时代的政治储蓄,国外美欧等西方势力是要让中国在资本主义道路上迅跑,而不是像今天这样要灭掉中国。

或许那些“流氓左派”又会用所谓毛泽东时代中国天下无敌来进行忽悠——这些“流氓左派”总是喜欢在毛和邓之间跳来跳去——但是大家一定要清楚,毛泽东时代中国天下无敌,是因为毛泽东时代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军队始终是站在上街群众一边,文革中“军队支左”就是典型。

而如今进行武力镇压,一旦美欧等西方国家组成新的八国联军,打着“反对镇压,捍卫人权"的旗号对中国发起全面干涉的侵略战争,中国老百姓还会奋起反击吗?

美欧等西方国家特别是特朗普这个老狐狸,等待的就是这样一个历史机遇。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给美英等西方国家这个历史机遇。

其次,香港特区政府绝不能动用流氓黑社会来对付香港骚乱。眼下我们注意到香港各种富豪组织都在纷纷发表声明谴责香港骚乱,他们这种谴责是对的,但是我们一定要警惕,香港各种黑社会势力都控制在这些富豪组织手中,香港特区政府必须严加禁止和防范这些黑社会势力采用黑道流氓手段来对付骚乱。

当年蒋介石发动“412大屠杀”就是听任蔡元培的建议,动用黑社会来屠杀共产党和进步人士,结果彻底丧失了道义,由此走上了灭亡道路。可以说,就在青红帮走上街头那一刻起,历史就已经注定了老蒋的失败命运。

况且香港那些黑社会差不多都与西方垄断资本相联系,他们随时会接受西方国家的支使,把趁乱杀戮的屎盆子反手扣到中国政府头上,成为妖魔化中国的有效手段。

看到眼下那些浑身刺青的人故意脱掉上衣满街殴打,就不免让人产生事后会被栽赃的种种担心。现在左派群里到处都在传播这些浑身刺青的“英雄好汉”的图片,不知道这些图片是不是有人故意喂给中国左派的。

第三,能不动武就不动武,如果是实在不动武已经不行的情况下,也只能把爱港爱国群众组织起来,用人民大众的正义暴力去对付分裂势力的邪恶暴力。全世界颜色革命的固有逻辑就是,谁镇压群众运动谁就是被讨伐的对象;但是在没有武力镇压的情况下发生民众流血事件,则谁是幕后操纵者谁就是被讨伐的对象。

如果美国是幕后操纵者,那么美国就会成为全世界道义讨伐的对象,包括美国人民也会这样认为。所以真的到了不动武不行的时候,也必须由群众动武,实行人民民主专政,就像俄罗斯民众对付颜色革命那样“用拳头保卫俄罗斯”。

俄罗斯人民用拳头对付颜色革命,最终迫使美国不得不放弃颜色革命的成功,是继十月革命之后对中国的第二次历史启迪。

在此我们一定要正确看待如何解决颜色革命的问题。大家都知道,中国左翼爱国力量是最早最坚决最有效反对颜色革命的。

所谓颜色革命是指,美国等西方国家通过私有化改革把一个国家引上腐败和两极分化的道路,然后再利用腐败和两极分化的矛盾,发动群众颠覆这个国家。这是21世纪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付社会主义国家的主要战略,苏联东欧,中亚中东等等无不如此。

可见对付颜色革命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在政治上建立防止腐败的大众政治制度,由人民大众约束各级官僚;在经济上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和福利保障制度,避免贫富两极分化。

或许有人会问在目前香港颜色革命已经闹起来的情况下怎么办?回答很简单,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用颜色革命来对付颜色革命。无论如何,都不能用镇压自己群众的办法来对付颜色革命。如果对方发动颜色革命,我们就镇压自己的群众,那等于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既然美国等国家幕后操纵群众冲击和颠覆中国政府,那么中国也同样可以发动群众去冲击和颠覆美国政府,如果还做不到毛泽东时代那样能够发动美国群众,那就发动中国群众打击美国的驻华机构,逮捕幕后操纵动乱的美国特务。

连晚清政府和北洋政府都敢枪毙当时的日本间谍,对于已经宣布跨越“站起来”、“富起来”两个阶段而进入“强起来”第三阶段的中国政府来讲,枪毙几个美英间谍又有什么可怕的!千万不要被汉奸舆论捆住手脚,现在中国人为什么不敢反抗西方的颜色革命?就是40年来美国操纵中国的文化汉奸,通过妖魔化抵抗八国联军的义和团,彻底打掉了中国人民反抗外来侵略的正义性和合法性,把反抗外来侵略的爱国行为,定性为是最野蛮的罪恶行为,所以才不敢提出杀汉奸,更不敢提出杀洋人的口号。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