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撕毁条约后,美国造灭世杀器 中俄吃下定心丸

战略观察2019-08-23 07:568A+A-

美国2日退出《中导条约》后,其国防部长埃斯珀就表示,希望在亚洲部署陆基中程导弹。到底美国在亚洲的哪些盟友会成为美陆基中导未来的部署之地引发外界强烈关注。

虽然韩国、澳大利亚等美国亚太盟友纷纷放话不愿接受美国陆基中程导弹这个烫手山芋,但在最终选址结果尘埃落定之前仍然存在诸多变数。同时,尽管退出《中导条约》听上去是美俄之间的事,但如果美国最终决定不受限制在亚洲部署陆基中导,受到影响和威胁最大的将是中国。

撕毁条约后,美国造灭世杀器 中俄吃下定心丸

美俄《中导条约》限制的是最大射程在550公里到5500公里的陆基导弹及其发射保障装置。虽然习惯上说是中程导弹,但实际上,无论是按照美俄标准还是中国标准,《中导条约》涉及的导弹都已涵盖了远程导弹的射程了。

不过,限于使用的经济性,美国没有研制和大规模部署射程在3000公里以上常规导弹的迫切需求。从以往美国“战斧”巡航导弹实战运用来看,通常一次会使用100枚以上。

【提问】:美军高超音速武器,事实上对中国有威胁吗?

如果是远程导弹,那么经济代价比较高。多数情况下不如利用飞机、潜艇或水面舰艇相对靠近目标后,再用射程稍近的导弹实施打击。从现实角度来看,美国最快速的解决方案是让“战斧”巡航导弹的最新版本“上岸”。

这只需在水面发射型号上,为其配备一种机动式地面储存、起竖、发射车即可。上世纪80年代,“战斧”巡航导弹就有陆上版本。当然,理论上可以把舰载Mk41这类垂发系统搬到岸上发射“战斧”,但这种固定发射装置战时生存力较差,也不利于机动,不太可能只为发射巡航导弹而上岸。

美空军也有一系列巡航导弹具有发展陆基导弹的潜力,这些导弹可能具备更好的隐形性能,但它们需要进行的改动相对较大,比如都要加装固体助推器才能从地面发射装置发射。这需要进一步试验。

另外,有的型号虽然较先进,如AGM-158,但射程近,改为陆基版这一缺点就更突出。有些射程较大型号的外形为适应轰炸机弹舱进行了优化,地面发射没什么优势。总体上,“空改地”会麻烦些。

【提问】:美军高超音速武器,事实上对中国有威胁吗?

上述导弹都是速度较慢的巡航导弹,美国军方也在发展高速导弹。从远期看,美国不会再重新生产类似“潘兴II”那种弹道导弹,而会直接研制高超音速导弹。

一个现实的选择是研制助推滑翔型高超音速导弹。美国陆海空三军正合力基于陆军的“先进高超音速武器”(AHW)项目成果,联合推动“通用滑翔飞行器”,未来美国陆军很有可能装备基于这种通用滑翔飞行器的陆基中程导弹。

专家认为,尽管《中导条约》包含了远程导弹,但美国可大量装备的、经济上可承受的常规导弹射程应该在2000公里左右,应该不会超过3000公里,大致上属于中程导弹。

射程过远的导弹价格也更昂贵,作为常规打击手段不适合大规模使用。而如果为了打击高价值目标而研制远程地基常规导弹,那么装备数量可能比较有限,研制代价也不小。

【提问】:美军高超音速武器,事实上对中国有威胁吗?

XLW

美媒:中国高超音速武器就是渣 美军同归于尽

高超音速飞行器和人工智能(AI)是近年来高速发展的热门技术。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23日的一篇文章将两者联系了起来。这篇题为“高超音速武器最终能否推动我们实现人工智能驱动的导弹防御?”的文章认为,由于高超音速飞行武器从发射到命中的时间非常短,可能人类无法做出正确决策,这就为人工智能控制部分武器提供了可能。

人工智能逐渐成熟

报道称,科幻小说中反复出现的场景是各国将对军队和武器的指挥控制权交给人工智能系统,这些系统最终拥有了自我意识,然后将这些武器转向自己的政府。虽然拥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系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随着现代武器正在缩短响应时间,军队将防御性武器系统的控制权更多地交给人工智能的想法越来越接近现实。

撕毁条约后,美国造灭世杀器 中俄吃下定心丸

这篇文章称,高超音速武器在发射和命中之间只有几分钟,这类武器的兴起,可能推动各国开始探索导弹防御系统自动化发展。今天的深度学习系统与好莱坞电影中那种拥有自我意识和适应性的人工智能相去甚远,但今天的人工智能仍然可以承担反击任务,能够监控国家的防空系统和全球发射预警系统,以便在人类军事决策者意识到存在问题之前,自主应对来袭的现实威胁。

【提问】:人工智能能不能对付高超音速武器?

“高超”武器防御的迫切需要

报道称,高超音速武器可能将发射和命中之间的时间缩短到几分钟,军队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对自动化反击决策过程的要求越来越迫切。当国家元首只有几分钟时间来评估即将到来的攻击,确定一个有效的应对策略,然后将它传达给指挥所时,政府可能会意识到,这样的流程不足以进行最基本的分析并得出正确结论。

文章认为,一旦高超音速武器进入实战状态,并在真正的冲突中使用,现有的程序不足以应对。可能会加速对AI驱动的威慑理论的讨论。除了用于防御,文章认为,人工智能技术也可以用于发动反击。报道称,一些技术更先进的国家可能是第一批将部分威慑性武器置于人机混合控制之下的国家,人工智能系统评估威胁并提出打击方案,由人类指挥官最终批准。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高超音速武器崛起所带来的独特时间压力很可能会导致大国将部分威慑性武器库置于机器控制之下,旨在在有效时间内对攻击发起国实施反击。

文章认为,早期的人工智能系统可能最初用于控制网络武器而不是真正的武器装备。军队在部署相关的深度学习系统以控制其威慑性武器方面一直非常谨慎。高超音速武器最终可能促使各国政府开始将对动能或网络武器库的部分控制权交给深度学习系统。

【提问】:人工智能能不能对付高超音速武器?

人工智能决策不远了?

一位匿名中国军事专家对《》记者表示,人工智能辅助决策系统是很多国家正在发展的系统,这并不完全和高超音速武器有关。广义上的高超音速飞行器是指飞行速度超过5马赫的飞行器,包括各种弹道导弹、助推滑翔型飞行器等。但高超音速武器常被特指近年来开始发展的具有相当大机动能力、巡航速度超过5马赫的飞行器,与传统的弹道导弹不同。但就速度而言,传统的弹道导弹并不比目前狭义上的高超音速武器慢,甚至还可能更快些。也就是说,从弹道导弹诞生那一天起,就已经要求防御一方对威胁必须做出快速响应、判断和决策,这不是近年来高超音速武器崛起后才有的需求。

专家表示,由于针对反导和反高超音速武器作战的拦截窗口非常有限,这确实需要高度自动化的指挥系统,而目前也确实是这样做的,但目前的防空反导指挥自动化系统尚没有使用机器学习等近年来发展的人工智能新技术。

实际上,人类也确实考虑过开发自动化的战略反击系统。之前一直有传言称,苏联在冷战时期就曾研制了“世界末日”系统,一旦在领导层遭遇核打击遇难后,便可自动发起反击。这种自动化系统应该就是一种建立在当时技术条件下的智能系统。随着战场要素越来越复杂,指挥作战对人工智能辅助决策系统的要求也越来越迫切。所以将人工智能融入指挥自动化系统确实是目前很多国家考虑的现实问题。今年4月,美国空军名为《科技战略:加强2030年及之后的美国空军科技》的报告提出,美空军需重点发展的领域包括“快速高效的决策”。报告列举了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多种技术,特别是近年来快速发展的机器学习和机器推理。此外还包括通过大数据分析,对对手的未来行动做出预测。但专家表示,从目前来看,这种人工智能决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仍是辅助性的,最终的决定权仍然在人。

【提问】:人工智能能不能对付高超音速武器?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