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李鹏日记揭秘南海撞机:美方心虚!

战略观察2019-08-23 04:388A+A-

李鹏日记揭秘南海撞机:美方心虚!

本文摘自《李鹏外事日记》,李鹏著,新华出版社出版

四月二日 星期一 晴

昨天,美国海军一架EP—3侦察机在南海我专属经济区范围内进行侦察活动,我海军两架歼八飞机进行监视。一架飞机与美侦察机相撞,我飞行员弹出机舱,至今仍下落不明,飞机撞毁。

李鹏日记揭秘南海撞机:美方心虚!

李鹏日记揭秘南海撞机

美机4个螺旋桨也有两个损坏。美机未经我方许可降落在海南岛陵水海军机场。据报,机上有24名美军人员,安然无恙。美要求我归还飞机和人员。这件事在国际上炒得很热,说这是对中美敏感期关系的考验。美方因为飞机侵犯我领空,目前比较低调,说这是一场事故,是中国飞机撞到美机上的。

四月四日 星期三 晴

美国领事和武官在海口会见了24名美空军人员,承认他们受到中国良好的接待,健康状况良好。现在美国提出放人还机。但美方显得有些心虚,不知道撞机事件究竟如何处理。

四月十一日 星期三 杭州 晴

世界舆论纷纷谴责美国霸权主义行径,对撞机事件认为道理在中国一边。

我方与美方已达成初步协议。美对我表示深切歉意(Very Sorry),我方同意美24名机组人员离境,但美机仍被扣留。

四月十九日 星期四 晴

中美撞机问题第一轮谈判已告结束。我方展示了证据,并向记者公开。从螺旋桨是正擦痕,并有中国飞机红色漆,以及飞机底部天线是向内倾斜,都说明是美方撞我。铁证如山,这些证据使我方赢得主动权。

五月二十五日 星期五 晴

今天是在韩国访问活动的高潮。我会见了正在韩国访问的美国前国务卿贝克。他问我有什么话要告诉老布什的,他可以转达。我说,中国已向美方表明,中国在处理南海撞机问题上保持了十分克制的态度,美方应该接受中方将飞机运回、而不是飞回的方案。

六月七日 星期四 晴

中美关于美机归还方式及日期的谈判已达成一致,迫于理亏,美答应将飞机拆卸后运回。6月13日开始拆卸,7月8日前,美租用俄安—124大型货机,分5次将飞机部件运回。

〔2002年〕

二月二日 星期六 晴

我阅读布什的国情咨文。打仗和经济都要双赢,并点名伊拉克、伊朗和朝鲜是恐怖主义国家。美国下步棋究竟如何走法,我们将拭目以待。布什在国情咨文中提出“邪恶轴心”论,引起世界不少国家反对,欧盟许多国家都有表示。伊拉克、伊朗、朝鲜3国因被点名,反应更强烈。XLW

2001年发生于南海上空的中美军机互撞事件,最终美国以“verysorry”(深表歉意)的罕见措辞向中方道歉。前外交部长唐家璇在其出版的新书《劲雨煦风》中,披露了幕后交涉过程。

本文摘自《劲雨煦风》,唐家璇著,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9年11月出版

2001年4月1日,南海上空风云突变。

4月5日晚,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给外交部送来了一份以普理赫名义写给我的信,算是美国政府给中方的道歉信。

我们要求美方必须满足三项要求:一是美方必须以适当的英语措辞,对事件本身、中方飞行员和飞机损失及美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国机场,进行道歉;二是在飞机降落问题上,美国人必须承认“未经允许进入中国领空”;三是美方应对中方妥善安置机组人员表示感谢。

但是,在信件第一稿中,美方仅轻描淡写地对中国飞行员的失踪表示“关切”,对于其他两项内容也未能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们当即批驳美方毫无诚意,指出这根本不能作为商谈基础,美方必须道歉,否则双方就没有必要再进行接触。

看到我们的态度非常坚决,美方不得不软化立场,表示愿意和中方探讨修改措辞,满足中方要求。

6日上午,美方递交了第二稿。在这一稿中,美方对王伟家属、朋友和战友表达了遗憾。但,同时又称美国政府不能对此“事故”道歉。对美方的顽固态度,我们再次坚决顶回。

鉴于美国人扭扭捏捏,不肯痛快地按中方要求道歉,4月6日,正在智利进行国事访问的江泽民主席再次就“撞机事件”发表谈话。他指出,美国应该就美侦察机撞毁中国战斗机一事向中国人民道歉;中美两国领导人应该站在两国关系全局高度,解决这一问题。

钱其琛副总理在给鲍威尔国务卿的复信中也明确表示,美方理应承担自己的责任,向中国人民作出交代,并就如何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与中方进行磋商。

6日晚,美方递交了道歉信的第三稿。在向我们递交信件时称,这一稿已经过布什总统的批准,不能再修改了。

我们看过后认为,这一稿虽然有所改进,但离我们的要求仍有较大差距。我们明确告诉美方,如不按中方意见进行修改,中方决不接受。

当天中午,美国人向我们递交了道歉信的第四稿。在这一稿中,他们接受了美国应向中国人民道歉的要求。但又称,中方应允许美方在不迟于5月7日前,将美机运离中国。美国人居然给我们提出了条件。我们决定再作交涉。

4月8日,周文重部长助理同普理赫大使又先后进行了两轮磋商。他要求美方对信件作进一步修改,直至完全满足中方要求,并且不得附加任何条件。

普理赫允诺立即将中方要求报告美国政府。当晚,美方向我们提交信件第五稿。这一稿在表示歉意时加重了语气,相关表述都改用“very sorry”(深表歉意)的措辞。美方还接受了在信中增加“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的内容、对中方妥善安置美方机组人员表示感谢,并且去掉了“中方应允许美方在不迟于5月7日前将美机运离中国”的内容。

这一稿基本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当晚,美方又应中方要求,在对信中的一些措辞进一步修改后,向我们提交了新的道歉信。这是美方向我们提交的第六稿。

在这次围绕“撞机事件”的斗争中,焦点是道歉问题。因此“道歉”一词变得重要、敏感。我认为,这其实并不是单纯的语义学或修辞学问题,而是一个是否对历史负责的政治问题。为此,我专门指示外交部美大司,就道歉一词的英文表述,征求资深英文专家的意见。

道歉在英文中有多种表示方法,主要的词有三个:“apologize”、“sorry”和“regret”。专家们认为,其中最正式的是“apologize”;其二是“sorry”;语气最弱的是“regret”。另外,如果一国政府对另一国政府说“sorry”则肯定是“道歉”。如需加重语气,可在前面加“very”或“deeply”等修饰词。

经过艰苦斗争,终于迫使美国方面满足了中方的所有要求,并正式向我们递交道歉信,这是这场外交斗争中一个重要的阶段性成果。

4月11日下午5时30分,我在外交部橄榄厅会客室,接受了美国政府全权代表、驻华大使普理赫代表美国政府递交的关于“撞机事件”的道歉信签字文本。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