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新一轮量化宽松来临 中法联手狠剪美国羊毛!

战略观察2019-08-22 18:238A+A-

1马克龙心情很烦

法国总统马克龙最近心情很烦。

马克龙是个大帅哥,颜值在全球各国领导人种也能进三甲。这个大帅哥的私生活有点传奇色彩——他在30岁的时候娶了自己的高中老师,年龄比马克龙整整大24岁的布丽吉特。

新一轮量化宽松来临 中法联手狠剪美国羊毛!

这个世界老夫少妻很常见,但是老妻少夫却很少见,布丽吉特与马克龙结婚时已经是祖母级女人,有三个孩子与7个孙辈,所以,马克龙与布丽吉特一结婚就享受儿孙满堂的待遇。

马克龙这段传奇的婚姻赢得了全世界几乎所有女人的好感,特别是大龄未婚女人对马帅哥简直是感恩戴德——

因为再大龄未婚的女人与布丽吉特相比都能算得上是“青春妙龄”,也许自己未来的老公还在上幼儿园,凭啥自己现在要急匆匆去便宜那些大猪蹄子式的中年油腻男?

马克龙2017年担任法国总统,40岁的年龄正是男人风华正茂干事业的黄金时期,所以,马克龙执政之初颇欲有所作为。

执政政绩首先就是看经济,可惜法国经济一直都表现不佳。

【提问】:在美国依然主导金融产业的前提下,能否成功剪其羊毛?

2016年法国GDP增长率为1.1%,2017年达到1.9%——还不到2%,居然举国欢呼,因为这个1.9%的增长率已经创2011年以来新高。

2018年法国GDP增长只有1.5%,2019年一季度下跌到0.3%,二季度能否稳住不负增长已经是一个大问题。

为什么法国经济增长如此疲软?

这是一个资本主义体制性的问题。政客为了上台拼命给民众承诺福利,最后高福利让经济不堪重负。

过去我们总是很羡慕欧洲一票国家人民享受的高福利。以法国为例,一个法国公民从出身到死亡据说要享受400多项福利,任何适龄劳动力失业,在最初两年每月可以领取最高可达5000欧元的失业救济,尼玛,比在职工作的人收入还高!

为了维持高福利法国政府只能拼命提高税收。

法国税负在欧洲一票国家是最高的!宏观税负达到46.2%,这还没完,一部劳工法,重量达到2公斤,基本可以当板砖拍死任何一个资本家——

吓得资本家纷纷关闭工厂跑到境外去投资开厂。就算留在国内的,因为解雇工人代价太高,所以谁也不敢轻易雇佣工人,两项原因叠加导致法国失业率居高不下——

年轻人失业率高达25%!4个人就有一个没工作。由于高税负导致法国经济增长非常疲软,在欧洲远远低于英国与德国。

【提问】:在美国依然主导金融产业的前提下,能否成功剪其羊毛?

就这样高的税负还是无法维持高福利的开支,2015年,法国公共财政支出占GDP比例已经高达57%!远超欧盟一般国家水平,法国政府的征税水平已经到了杀鸡取卵的地步。

法国加入欧盟之后,就丧失了印钞的权利。征税无法提高,法国政府只能拼命扩大债务来维系。到2018年3月,法国政府债务已经达到2.61万亿美元,占GDP比重达到101%。已经是非常沉重的负担——

相当于一个人每个月只能靠信用卡透支来维持开销,目前透支金额已经超过全年年收入,而且还看不到尽头,不但收入增长乏力,而且每月负债金额还不断扩大。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马克龙上台后准备大刀阔斧推出改革计划——其实就是准备削减福利(节流)+提高收入(开源)来解决法国严重的债务问题。结果刚刚开了一个头,试探性的提高一点燃油税就引发了黄马甲运动,马克龙的改革遭遇重创!

为了安抚黄马甲们,马克龙还只能硬着头皮增加福利支出:自2019年起上调月最低工资标准100欧元;对加班期间所获薪酬免予征税;不增加月收入2000欧元以下的退休者须缴纳的普遍社会保险捐税;要求有能力的企业为员工发放年终奖,这笔奖金将享受免税待遇。

新一轮量化宽松来临 中法联手狠剪美国羊毛!

黄马甲运动

【提问】:在美国依然主导金融产业的前提下,能否成功剪其羊毛?

国内烦心事一大堆,海外原殖民地地区也不消停。

法国海外原殖民地地区主要就是西非、北非这些法语区。这些国家表面上再二战之后纷纷取得政治独立,其实经济命脉还是被法国资本牢牢控制。

没有这些原殖民地给法国提供丰富的矿产资源与商品倾销市场,法国经济估计立马就要陷入负增长。

那么,法国怎么保持对这些原殖民地地区的经济控制?

方法很简单:扶持少数派,打压多数派。比如西非的马里、尼日尔这些国家,穆斯林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90%,法国人偏偏扶持人口占比不到10%的基督教人掌握政权。

少数派为了借助法国的力量来压制多数派保住自己的权位,就只能乖乖将国内的矿产资源交给法国资本。

所以,西北非这些国家,尽管国内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却根本无法利用资源为国民谋取福利,只能眼睁睁开着自己的资源被法国人敲骨吸髓般掠夺,老百姓不要说肉,连口汤都喝不上。

现在大家明白,为什么中国资本进入非洲后会受到各国的热烈欢迎。与单方面掠夺非洲资源的列强资本相比,中国资本与非洲的合作是双赢的模式——

我们帮助非洲人开采矿山,修建铁路与港口,还帮助非洲人建设工厂将矿产加工成初级商品,并且完全包销这些商品,这一系列的过程中,不仅税收留在当地,而且还为当地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所以,中国资本进入的东非地区与法国资本控制的西北非地区完全是天壤之别——东非各国经济保持快速增长,而马里、尼日尔这些国家还停留在原始社会,人均日收入还不到8元人民币。

法国资本对西北非地区殖民式掠夺是这些地区动荡的根源。

从2011年开始,西北非就逐渐陷入战乱的动荡之中。

战乱与动荡严重威胁着法国资本的利益,当地法国扶持的政权又完全控制不住局面,所以,法国不得不以“反恐”的名义多次出动军事力量对西北非反政府武装进行打击。

包括2011年在利比亚发动“哈码丹”行动;2013年出兵马里共和国;2014年在伊拉克、叙利亚展开“半岛北风行动”以及非洲萨赫尔地区的“巴尔赫内行动”。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新一轮量化宽松来临 中法联手狠剪美国羊毛!

打仗就要烧钱,法军连续在几个战场投入军事力量平息动乱,让法国财政越发不堪重负。

没办法,法国人只得削减自己的军费预算。1990年法国国防预算是390亿欧元,到了2015年法国国防预算只有314亿欧元,扣除通货膨胀因素,2015年法国的国防预算还不到1990年的70%。

军费开支削减,让西北非反政府武装军事压力大减,这些反政府武装立马变得活跃,已经严重威胁到法国在当地的利益。现在法国人在西北非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不打击这些反政府武装,法国人在西北非的利益可能保不住;如果要加大军事打击力度,法国财政又拿不出这笔军费。

钱钱钱,这是最困扰马克龙的问题。

经济疲软,财政枯竭,马克龙空有一番雄心壮志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所以,对于马克龙而言,当务之急是赶紧弄一笔钱让满是窟窿的法国财政喘口气。

那么,到哪里去弄笔钱呢?

国内加税断然不行,法国企业的税负已经很高,再加,法国资本估计会集体跑路;削减公共预算开支也不可行——黄马甲运动教训让小马哥心有余悸。

最后小马哥思来想去也只能对跨国企业下手了,特别是谷歌、微软、亚马逊、苹果这些跨国互联网巨头,那个个都是肥得流油啊!

至于对这些跨国巨头下手美国会做出什么反应,马克龙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被钱逼急的人,胆子也会变得很大。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