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汤灿被传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其父:相信政府

战略观察2019-08-21 00:068A+A-

汤灿被传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其父:相信政府

核心:汤灿化名“邹艳”服刑,服刑多年后,大概在2015年底、2016年初获减刑出狱,去向不明...

汤灿被传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其父:相信政府

汤灿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卷入郭伯雄徐才厚案的“军中妖姬”汤灿近日再被曝新动态。据报道,她化名“邹艳”服刑,服刑多年后,大概在2015年底、2016年初获减刑出狱,去向不明。其父在被追问详情时连称“无可奉告”,并表示“相信党,相信政府的政策”。

汤灿1975年出生于湖南株洲,有四分之一俄罗斯族血统。她于1996年从武汉音乐学院声乐系本科毕业,其后考入中国东方歌舞团(国家歌舞团)担任独唱演员。为了在歌坛开创出属于她自己的辉煌天地,汤灿用色相征服了许多文艺界官员和电视界、演艺界手握重权的要人,并逐步转向投入军队高官的怀抱。

因此,早在2000年前后,汤灿在京城演艺界有“每周一哥”的淫名。2010年9月在徐才厚的授意下,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董万才让战友文工团团长刘斌将汤灿特招入伍到战友文工团,并授予大校军衔,享受副师级待遇。

汤灿在犯下罪行累累的间谍罪之后,被中纪委立案调查,并被国家安全部门抓捕。传言中的她那些以“公共情妇”身份与包括徐才厚、谷俊山等高官淫乱的事儿,属于两性关系,愿打愿挨,并不足以对她判刑。但她以色相淫乱与高官们“亲密”接触,乘机盗取、出卖国家军事和经济机密的罪行,才是必须予以国法惩办的罪恶。

因为汤灿的罪行涉及到国家高端的政治经济机密与最高军事机密,所以,对她的审判是不能对外公开的。因此,这也造成了社会上对“新民歌天后”汤灿突然失踪的各种谣言漫天飞舞。

一段时间以来,网上一度传汤灿已死,但据记者引述接近湖北某女子监狱的人士的消息报道称,女歌星曾在该监狱服刑,且未用本名,化名“邹艳”(音),一般人无法通过系统内的犯人名单查到,“邹艳”入狱时罪名是经济犯罪。知情人士称,女歌星获减刑,在2016年春节前出狱,具体去哪里不清楚。她在该监狱时也干些杂活,还曾为狱内文艺演出队做过指导,但总体上她的信息保密,极少出头露面。

汤灿被传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其父:相信政府

汤灿已出狱

记者查询了该女子监狱2014到2016年减刑、假释的犯人名单,未发现该歌星或“邹艳”之名。2016年4月初,在该女子监狱门口,笔者询问两名刚出狱女子,她们均证实曾听其他女犯议论过女歌星在此服刑,但不知她在哪个监区,也从未见过。

报道还披露,汤灿母亲乃老中医,高龄仍问诊。汤灿母亲是祖传中医,诊所在当地小有名气,一进门就是71岁的她坐诊位置。邻居说,药房是她二女儿开的,大女儿也在本地医院工作。可见汤灿家庭背景中医元素所占不少,她也正是在这种环境下耳濡目染长大的。

满头白发、背有些驼的汤灿母亲几乎每天都出诊,白天不断有患者求医问诊,自称16岁学医的她问诊开方子一丝不苟,写字一笔一划。老太太对于关于女儿的问题,重复着“一概不知”,她称,她找过女儿工作单位,但“他们说不清”。

2016年3月12日下午,探针在楼道遇到拎着菜的女歌星父亲,他满头白发,身材瘦削,“无可奉告,我不熟悉你,没办法跟你讲这个事。”他很警惕,“我没有去过女子监狱。”他一直说“搞不清楚,没有收到过正式文书和通知”。“她失踪了,您就不着急,到处去打听一下吗?”“我相信党,相信政府的政策。”他说,他扭过头去,快速抹去了眼角的泪,然后开门进屋锁上了门。

据报道,郭伯雄与徐才厚利用权力,在军队内搞出不少丑闻,“军中妖姬”汤灿亦牵涉其中。有指郭伯雄与徐才厚利用汤灿的美色,拉拢大批军政人士,人数不少于两位数字。

汤灿被传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其父:相信政府

汤灿已出狱

汤灿,著名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1996年考进中国东方歌舞团(国家歌舞团)担任独唱演员,全国青联委员。武汉音乐学院本科毕业,主修民族声乐,现师从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老师深造。2001年参演了春晚歌曲《我们的田野》。2003年参演春晚《美丽西部》。凭一首《祝福祖国》走红,被称为中国新民歌第一人,并被行内誉为“四小民旦”之一。汤灿的演唱透着一股灵气,纯真、清亮、别具韵味的歌声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凭着独创的“汤式唱法”被誉为“中国新民歌领军人物”、“中国时尚民歌天后”。

近些年一直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野,而汤灿的官方微博也是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动静,很多的粉丝都很好奇汤灿怎么了?

汤灿与余刚

据知情人士透露,周永康秘书帮成员余刚“与他人通奸”的情节,很可能指的是余刚与内地某T姓著名民歌手的非法同居,两人公开出双入对多年。

汤灿与刘斌

汤灿与刘斌是同门师兄,不仅如此,汤灿一直亲切的称呼刘斌为刘斌哥。汤灿是2010年9月13日正式成为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文工团的独唱演员,为此刘斌费了不少功夫。

汤灿一直想成为一名军人歌手。1995年,即将大学毕业的汤灿来北京找工作,第一个报考的就是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文工团。因为在武汉音乐学院学习期间就获得过很多奖项,汤灿希望能成为一名独唱演员。但是,时任战友文工团团长的王晓岭对汤灿说:“你今天唱得不错,可是你没有知名度,只能去合唱团。你要是于文华,就可以做独唱演员了,你好好努力吧。”

汤灿被传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其父:相信政府

汤灿与刘斌

后来,汤灿很努力,成名之后,直到2008年才离开东方歌舞团,到中国音乐学院任教。因为跟现在的战友文工团团长刘斌很熟悉,刘斌是演唱〈当兵的人〉的歌唱家,很了解汤灿的演唱水平,一直想把汤灿挖到自己的团里,帮了很大忙。最终,2010年9月,军区有关部门负责人分别找汤灿和她的老师、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进行沟通,并得到原单位的同意。汤灿正式成为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一员。汤灿说:“非常感谢刘斌团长的知遇之恩,他让我的演唱之路翻开了一个新的篇章”。

汤灿至2011年3月25日参加中国汉阴第六届菜花节开幕式之后就“失踪”了,彷佛去了火星一般地球没有她的任何消息。早前便有微博爆料,被称为“中国新民歌手第一人”的女歌唱家汤灿已被中纪委调查。汤灿疑似与高官交往甚密,牵涉几宗中纪委正在追查的贪污腐败案件,卷入洗钱黑窝,而另一层次疑似被位高权重高官包养嫌疑。

有“新民歌天后”之称的军旅美女歌手汤灿不仅涉及徐才厚案,她还是是众多党政军“高官公共情妇”。此外,大贪官许宗衡、毛小平,前央视台长焦利等都是她的裙下之臣。

汤灿与电影导演陆川谈过恋爱

汤灿被传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其父:相信政府

汤灿与陆川

未婚的汤灿是湖南株洲人,有八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汤灿曾师从大陆音乐学院著名声乐教授金铁霖。她曾坦承,自己一生有三个不能忘怀的男人,一是恩师金铁霖,二是战友文工团团长刘斌,三是前男友、电影导演陆川。

汤灿曾与陆川谈过恋爱。圈中许多人都证实了当年两人确实处于热恋中。汤灿的这个朋友还透露,两人已经同居多时了。陆川与女星的传闻也不少。

汤灿被传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其父:相信政府

汤灿与陆川

汤灿在台上彩排时,陆川在台下目不转睛地盯着汤灿,而汤灿一下台,居然整个人往陆川身上一坐,两人的关系自然不言而喻。

中纪委反腐放惊人信号:2016年一定拿下“上海帮”

汤灿被传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其父:相信政府

中纪委反腐放惊人信号:2016年一定拿下"上海帮”

据消息人士透露称,王岐山在中共纪检委干部会议上说,2016年重点就是上海。

时政评论分析称,如果消息属实,这是非常惊人的信号。他说:“从周永康落马被查开始,习近平和王岐山就一直不断在各种场合高调抨击山头、帮派。而党媒此前公开点名的几大帮,包括石油帮、秘书帮和西山会等,每个帮派都有一只大老虎做帮主。”

1月8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表“石油帮、秘书帮、山西帮已分崩离析”的文章称,反腐斗争面临着种种压力、风险和挑战,不可避免要面对固化的利益藩篱和各种盘根错节的难题。

对此,习近平表示:“不是没有掂量过”。而掂量的结果是,“十八大”以来,“石油帮”、“秘书帮”、“山西帮”已分崩离析,2015年10月,中共河北省委前书记周本顺、中共安监总局原局长杨栋梁、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前副主席潘逸阳、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委前书记余远辉“四虎”被“双开”。

汤灿被传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其父:相信政府

中纪委反腐放惊人信号:2016年一定拿下"上海帮”

分析认为,王岐山说要拿下上海帮,透出两层信息:“在上海现任官员中,还会有重量级官员落马,而且很可能出现上海官员的密集落马。”有海外舆论称,多方面的情况显示,自从2015年下半年以来,中纪委就持续在为围剿上海的“大老虎”布局铺垫。

中纪委换上四大干将 王岐山反腐备战京沪津渝疆

汤灿被传已出狱但去向不明 其父:相信政府

中纪委换上四大干将 王岐山反腐备战京沪津渝疆

据“长安街知事”5月4日撰文披露,当日新刊出的《党风廉政建设》目录透露,海关总署人教司长刘学新已出任第九室主任,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辐宽出任第十室主任。至此,自2014年中纪委内设机构调整以来,12个纪检监察室陆续更换主将。

文章称,一个月来已有四个“新面孔”出现在中纪委纪律审查的主力阵容中,除了上述两人,还有六室主任穆红玉和十一室主任王兴宁也是近期以新身份亮相。之前穆红玉曾任最高检控告检察厅厅长,王兴宁是深圳市纪委书记。

进入正式分析前,咱们先来看一段背景资料。

北京时间12日俄罗斯媒体报道,印度总理莫迪于星期六在德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印度与日本签署了价值120亿美元的高铁协议,高铁运行区间为孟买至艾哈迈达巴德。

这条高铁连接孟买和艾哈迈达巴德。艾哈迈达巴德是莫迪家乡的商业重镇。这条高铁也是印度规划的首条高铁线路,预计总长505公里,建成后两地旅程时长将从7-8小时缩减至2小时。项目总造价约为9800亿卢比(约合147亿美元)。这条高铁最终或将通向新德里。

印度高铁把日本坑惨了:中国竟然差一点也入坑了

日本政府计划为该项目提供超过超廉价贷款,期限50年,年贷款利率仅为0.5%。要知道,日本一般只会提供1.5%的贷款利率和不超过25年的贷款期限。

说实话,当日本拿下印度高铁项目的消息传出后,我是真的长长松了一口气。

至于为何如此,原因亦很简单,因为印度高铁,说穿了,就是印度给中日挖的一个“大坑”,谁先跳进去谁倒霉。

印度高铁把日本坑惨了:中国竟然差一点也入坑了

其实,从印度此次高铁项目的招标细节中,咱们就能看出猫腻来。

一直关注咱们中华家高铁工程的网友想必都清楚,放眼当下世界,高铁建设的合作模式,大概有两种。

第一种模式,被我称作“战略模式”。

简单来说,就是在摒除第三方参与的情况下,某国直接和咱们中华家接洽,进而签署高铁建设合作备忘录,到时候,通过一系列调研考察,在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平衡点后,便正式签署高铁或者普通铁路建设合同,“中老泰铁路”、“中俄高铁”就是这种模式。

龙战于野:电视剧《三八线》和真实的松骨峰之战

对于那场66年前的战争,其实很多人都已经感觉有些陌生了。和大多数那个时代的伟大创举一样,对于今天的国人而言,它的辉煌成就和非凡意义早已在历史的风霜中变得模糊不清起来。竟然不再清晰,那么各种涂抹和歪曲也就纷至沓来了。于是在各类毫无约束的自媒体口中,熟悉的“抗美援朝”被不再提及,取而代之的是“韩战”,甚至“朝鲜内战”。而关于那些“保家卫国”的壮怀激烈,更被“北边先动的手”、“一切都是斯大林的套路”等阴谋论所掩盖。

电视剧《三八线》和真实的松骨峰之战

作为近期少有的“抗美援朝”题材的电视剧,《三八线》可谓未播先热

面对着这些几乎一边倒的舆论,真正喜欢历史的、对中国人民志愿军怀有敬意的网友也曾发出过自己的声音。但这些辩驳往往是苍白无力的,在这个眼球为王的互联网时代,长篇累牍的史料陈述和分析,往往比不上一则别有用心的标题。渐渐的大家习惯了沉默,对于那些刻意的颠倒黑白,也只是报以“呵呵”和“你开心就好”。甚至有些时候有人会觉得既然纠缠不清,还不如彻底淡忘的好。

正是在这种万马齐喑的氛围之中,我们意外看到了《三八线》的上映。对于一部近期罕见的、以“抗美援朝”为主题的电视剧。很多人在一开始并不看好,甚至认为不过是一部“抗美神剧”,毕竟国产电视剧的制造水准和思想境界已经让人失望了太多次了。人们甚至期待着在里面也能找到“手撕鬼子”、“裤裆藏雷”之类的“经典梗”。或许在被现实无情的戏弄过多次之后,我们已经习惯了将一切都视为荒诞喜剧。但渐渐的嘲笑声停止了,代之以的是一片“风沙好大”的悲鸣。因为我们再一次在荧幕上看到了那一列列南下的军列,听到了那熟悉的军歌之声。感到了那零下40度的极端寒冷,甚至可以品尝到那伴着雪水下咽的炒面干涩的味道。而这种热血燃烧的感觉,随着剧情推进到“龙缘峰阻击战”时也同步进入了高潮。因为在我们的童年里,都曾读过那篇脍炙人口的课文:《谁是最可爱的人》。

希特勒“自杀”一小时后乘私人飞机逃亡?

希特勒“自杀”一小时后乘私人飞机逃亡?

1933年,希特勒在一次集会上发表讲话,周围是其褐衫军行刑队(资料图)

希特勒“自杀”一小时后乘私人飞机逃亡?

希特勒在纳粹党集会上发表演讲(资料图)

本文原载于《文史参考》2012年第16期(8月下),原标题为“希特勒之死:没有谜底,只有谜面”。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嗨,希特勒!”从1933年开始,柏林、慕尼黑、纽伦堡??的广场上,无数次,成千上万人群伸出右臂,朝同一方向声嘶力竭地呼号,喊声汇成海啸,响彻天地。众目聚焦的高台上,目光炯炯、踌躇满志的阿道夫·希特勒同样伸直右臂,用他自己发明的纳粹军礼,向欢呼着的蚁群似的狂热拥趸们回礼,摆出一副全球主宰者的架势,不可一世。

曾几何时,这个出生于1889年4月20日的奥地利人,把世界拖入空前深重灾难之后,在全球人民奋起浴血抗击下一败涂地,从穷途末路出身,重又回到穷途末路,于1945年4月30日下午三点三十分,他五十六岁生日后的第十天,自尽于柏林总理府隐蔽地堡。他创立的第三帝国,一个星期后也随之覆灭。

但是,希特勒真的自尽了吗?抑或仅仅是“消失”了?

容格夫人的现场目击

对希特勒之死,斯大林分外关注。他一直怀疑希特勒没有死,而是逃亡并隐藏于某个角落。“自杀”可能是预先精密设计的骗局。斯大林将这一怀疑说给了盟国领袖,也曾引起英美的注意。鉴于各方证人证言多有出入甚至相互矛盾,因而疑团重重,一时各种推断、猜测、似是而非的“事实”源源而出,莫衷一是。直至今日没有绝对的确定,成了一个不解的世纪之谜。

在阅读和观看了好些书籍、资料、电影之后,我原本确信希特勒毙命于地堡掩体的看法也有了动摇。

前几天中美之间的香格里拉交锋一直紧绷着不少媒体的神经。围绕南海冲突,美国已经彻底撕开了自己的脸面,并用直接划红线的方式,与中国赤手相博起来。

比如,6月4日的香格里拉交锋中,美国防部长卡特放出狠话称,若中国敢在黄岩岛上兴建设施美国就将采取行动。不仅如此,美国也还试图在这次香会上咄咄逼人地纠集新的八国联军群殴中国。

整个世界对南海冲突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担忧,也并不是自己吓唬自己的杞人忧天。当然,这些担忧也并非故弄玄虚,空穴来风,也还是有迹象、有征兆的。比如,美国媒体6日报道的美军六个航母战斗群罕见性地同时出动,赴海外执行任务。

中国差距号人物发出最强信号:世界竟然哗然一片

国家主席习近平

这个重磅性的消息是由美国《海军时报》网站6日的“美国海军部署2012年以来最多航母战斗群”的文章爆出的。这些航母战斗群都具体派到哪里执行任务去了?

据该文透露,“里根”号航母6月4日离开横须贺港,加上6月1日从美国东海岸出发的“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战斗群,使得海外部署的战斗群数量翻番。

中国差距号人物发出最强信号:世界竟然哗然一片

南海成为中美隐形对抗的主战场

其活动区域、活动任务如下:“杜鲁门”号航母正在地中海东部地区执行针对“伊斯兰国”目标的打击任务,而“斯坦尼斯”号航母战斗群持续在南中国海执行任务。“卡尔·文森”号航母和“华盛顿”号航母相对靠近母港,分别在美国西海岸和东海岸附近巡航并进行训练。

在这次美航母群非同寻常的海外出动中,最让世界紧张的是将有两艘超级航母群开进中国南海这个热点地区。美国把先前的“斯坦尼斯”号航母战斗群和即将到位的“里根”号航母战斗群同时塞进拥挤的南海,其对外传递出来的信息也是极其的微妙。

日本共同社6月13日报道称,菲律宾青年团体于12日试图登陆中国南海黄岩岛插国旗,中国海警船对其进行拦截使其登岛企图落空。据悉,1名美国人也参加了该活动 。

报道称,12日是菲律宾的独立纪念日,共有15名菲律宾人和1名美国人参加了当天的行动。

另据《菲律宾商报》报道,试图登陆中国黄岩岛的组织机构为“自由是我们的”(Kalayaan ATIN ITO)。该机构发布的声明表示,12日上午7点半左右,他们到达了黄岩岛海域,所乘渔船遭到了2艘中国海警快艇拦截。中国命令菲渔船回菲律宾。对峙持续了4小时 。

菲律宾欲登上黄岩岛插国旗:中国终于霸气出手了

图为黄岩岛

上午11点,其中5人企图游泳到黄岩岛,以插上菲律宾国旗和联合国国旗,但遭到中国海警拦阻。有2名菲律宾人游泳到达黄岩岛外环,并且举起菲律宾国旗。在中午12点半,他们决定离开该地区。报道估计,这些人乘坐的渔船于13日凌晨3点返抵菲律宾三描礼示省。

菲律宾欲登上黄岩岛插国旗:中国终于霸气出手了

巡航黄岩岛的中国海警

菲律宾一再在黄岩岛问题上挑起事端,此前,中国外交部曾一再强调,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外交部发言人指出,中方在黄岩岛采取什么行动,或者不采取什么行动,都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中方有信心,也有能力维护好自身的主权和正当权益不受到侵害。”

对于黄岩岛主权完全收回,目前南海正处在风口浪尖中国政府其实已在用另外一种无形的“战争”来争取。

没想到中国用这种方法收回黄岩岛:菲懵了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黄岩岛成为了南海局势的焦点所在,西方媒体的镜头也没有放过在当地海域世代捕鱼生产的中国渔民。5月9日,外媒记者更是直接潜入海南省的渔港,随后还发布一篇题为《中国秘密海上民兵:渔民在南海争端前线》的报道。

开国上将之子与谷俊山的恩怨江湖 曾被迫流亡

核心:谷俊山勾结军中一批军官,蓄意制造冤假错案,不仅东方晟威被他人夺走,身为公司负责人的陈延滴更是有家不能归...

开国上将之子与谷俊山的恩怨江湖 曾被迫流亡

开国上将陈伯钧

80多年前,开国上将陈伯钧先后任红一方面军五军团参谋长,红四方面军九军和四军参谋长,红二方面军六军团军团长,曾三过草地、四爬雪山,与张国焘分裂红军作坚决斗争,历经两年艰苦奋战,终于率部参加了红军胜利大会师,受到毛泽东同志表彰。陈伯钧生前总是教育子女要听党的话,继承老红军光荣传统,决不做任何违法乱纪、有辱门风的坏事。陈延滴牢记父辈嘱托,从基层部队干起,无论是当潜艇兵,还是当通信兵,都苦干实干,在部队多次立功受奖;退休后从事民营企业,也一贯奉公守法,每年向国家上缴利税,不敢有丝毫懈怠。

然而现在,陈延滴流亡海外,仍然有家不能回。

红二代自爆和谷俊山斗争史

6月6月,网络流传一封署名“知情者”的爆料信,称中共开国上将陈伯钧的儿子陈延滴,因为北京东方晟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东方晟威)在2005年购买军方土地过程中,被解放军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勾结军中一批军官,蓄意制造冤假错案,不仅东方晟威被他人夺走,身为公司负责人的陈延滴更是有家不能归。

开国上将之子与谷俊山的恩怨江湖 曾被迫流亡

谷俊山已被判刑

早在2014年8月,以陈延滴为落款的面向中共中央的申诉信件就曾在网络流传。该申诉信件称,陈延滴1969年入伍,曾在中国海军潜艇部队及总参通信部工作,1990年下海经商以高级工程师职务退休转地方。2002年与朋友共同成立了东方晟威。但是3年多后,陈延滴和他的公司却因一桩地产生意(北京厢白旗甲8号御香山事件)被卷入了至今扑朔迷离的谷俊山腐败案。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