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中国首次斩首行动揭秘:干掉某国17名军官

战略观察2019-08-15 23:258A+A-

中国首次斩首行动揭秘:干掉某国17名军官

现代战争中的“斩首”概念是由英国的军事理论家富勒提出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他提出攻击敌方指挥系统为首要目标的“瘫痪攻击”,亦称“斩首攻击”。中国古代战争中的“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形象反映了这种思想。

中国首次斩首行动揭秘:干掉某国17名军官

中国红箭-73反坦克导弹是仿制前苏联AT-3型反坦克导弹的产品,1978年设计定型,是我军装备的第一代反坦克导弹。全弹分为战斗部舱和运载体舱两部分,平时分离装箱,使用时将两个舱体通过快速卡钩连接在一起,红箭-73导弹最大射程3000米,最小500米,可在65度角情况下击穿150毫米的装甲。

虽然靠目视瞄准,手动控制训练起来难度比较大,培养一名优秀射手需要不少时间,但是一旦掌握要领和技巧,红箭-73导弹的命中率还是非常高的,所以当时炮兵导弹连在新兵连阶段就开始物色合适的射手人选,要求就是,眼睛要好,手要稳,性格要沉着冷静为最佳条件。

红箭-73可谓生的好时候,装备后没几年就赶上了对越反击战和老山轮战。而且我军第一次斩首行动使用的武器就是红箭-73,对手是老山阵地上,我军35号高地对面,越军1031号高地的营,连指挥所。

1985年7月2日在八里河东山方向,我军35号高地前沿防御阵地上,面对越方1031号高地,我导弹分队决定分为两组发射,每组分别发射2枚导弹,打掉越军距我约2100米远的两处营、连指挥所。

经3小时的行军后,发射小组于11时到达了35号高地,14时,我导弹分队完成对目标点的拍照录像后,导弹发射准备完毕。此时对面越军正在工事内休息,阵地上毫无防备。

在继续潜伏两个小时候,于17时,指挥员下达战斗命令,副射手迅速装弹,射手快速架弹并装定射击诸元。我导弹分队两组导弹发射阵地又经过近1小时的发射前数据检查和复核,17时05分,导弹攻击命令正式下达。

第一枚导弹发射后钻进越军营指挥所,发出巨大的爆炸声,爆炸后的黑色硝烟夹杂工事的泥石碎块一下冲上了几十米的高空。

第二组发射的导弹也击中了越军连指挥所,并引爆了工事内存放的弹药,猛烈的爆炸将越军隐蔽部的顶盖全部掀开。两枚红箭-73干掉越军两个指挥所,但是从观察镜中还能看到在指挥所后面连接着交通壕和藏兵洞,里面肯定有敌人躲藏。

随后两组副射手迅速再次装弹准备第二次发射,顷刻间,两发导弹一前一后又从35号阵地再次发射。两发导弹分别钻进了越军工事,其中一枚是从越军工事观察孔处钻进的。

随后就是两声巨大的爆响,从目标点又冒出两股冲天的滚滚浓烟。4发导弹全部命中。数天后,从越军电台获得了越军战损情况,越军1031高地营、连以下官兵17人被炸死,其中大部分为营、连干部。

此战之后,同年12月24日在东山同一地域31号阵地,再次对越军前沿地带营指挥所实施“定点斩首行动”,一举将其摧毁。这两次行动迫使越军将老山前线指挥所后撤到红箭-73导弹射程之外,可见精确打击的威慑力是多么巨大。

对越自卫反击战:越南军队最终服软的内幕大曝光

1975年越南抗美战争结束后,越南当时的领导人黎笋等人没有及时医治战争带来的创伤,而是彻底背离了胡志明的路线,对内在南方强制推行过"左"的社会主义改造,对外依仗苏联的支持,大肆推行地区霸权主义,妄图拼凑"印支联邦"。

在这一错误路线指引下,越南一面公开反华,一面加紧对老挝的控制,直至对柬埔寨发动武装入侵。他们的所作所为,导致越南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国际处境空前孤立。

1986年7月,越共总书记黎笋病逝。同年12月,阮文灵在越共六大上当选为越共总书记。阮文灵在60年代越南抗美战争时期,是越共南方局领导成员,曾多次秘密访华,对中国态度诚恳友好,深得毛主席、周总理的赏识,认为他是越南很有希望的接班人。

抗美战争结束后,阮文灵不赞成当时领导人错误的内外政策,曾一再遭到排挤。阮文灵出任总书记后,急于纠正前任的一整套错误做法,提出越南要"同所有国家成为朋友"的口号。他认为,对越南来说,当时最为急迫的两件事就是要从柬埔寨撤军和改善对华关系。

但是,由前任总书记的亲信、越共政治局委员、外交部长阮基石把持的外交部,继续按照黎笋的一套思维行事,千方百计干扰和阻挠阮文灵的战略部署。

而阮文灵作为新上台的领导人,在中央决策层中尚无深厚根基,他的一些设想也尚未得到更多领导人的理解和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才能实现上述目标,是极为棘手和头痛而又必须解决的问题。

凯山探路,阮文灵会晤张大使

1989年10月,老挝人民革命党总书记兼部长会议主席凯山·丰威汉访华。在他的再三要求下,我方经反复研究、协调,最后商定请邓小平礼节性简短会见。没想到,两位领导人进行了长达40分钟的谈话,而且谈的都是十分重要的实质性问题。

凯山诚恳承认,过去十多年来老挝同中国的关系处于不正常状态,是受了"外部的影响",此次访华将标志着两党、两国关系的完全正常化。同时,凯山还转达了越共总书记阮文灵对邓小平的亲切问候,说越南对中国的状况已有了新认识,对中国的态度也有了改变,还说阮文灵希望中国能邀请他访华。

邓小平也请凯山转达他对阮文灵的问候,并说:"我早就认识阮文灵同志,我知道他思维灵活,很有理智,工作很能干,胡志明主席很器重他。我希望他当机立断,把柬埔寨问题一刀斩断。

现在我年龄已大,快要退休,我希望在我退休之前或退休后不久,柬埔寨问题能得到解决,中越关系恢复正常,这就了却了我的一件心事。"邓小平特别强调,越南必须从柬埔寨干干净净、彻彻底底地撤出军队。他请凯山将这些意见转告阮文灵。此外,邓小平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阮基石这个人爱搞小动作。"

凯山在回国途中在越南短暂停留,及时、全面地向阮文灵转达了邓小平的传话。阮文灵听后十分重视,对阮基石的"小动作"更有切身体会。他意识到,要改善越中关系,必须首先解决柬埔寨问题,而如何解决柬埔寨问题,则必须同中国商量。

他还意识到,邓小平虽传了话,但并未对他发出访华邀请。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实现访华,是他急于要解决的问题。1990年6月5日,在多方努力下,阮文灵总书记在越共中央会客厅会见了中国驻越南大使张德维。会见时,外交部长阮基石也在座,但谈话内容同阮基石的反华老调完全不同。

估计安排阮基石陪见的用意,很可能是要让他当面听听总书记究竟讲了些什么,也许此时对他尚存有一线希望,给他一个改变做法的机会。当然,也正因为有阮基石在场,阮文灵没有把话说得更深、更透。

会见结束后,张大使立即把阮文灵的谈话内容详细报告了国内。国内很快答复说,还是要越南尽快从柬埔寨撤军,并解决好撤军后柬埔寨对立双方,即金边政权和抵抗力量三派的联合问题,之后再按部就班和顺理成章地安排两国领导人高级会晤。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