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美国在中东悄悄划一个小圈子 向中国发来密函

战略观察2019-08-13 16:098A+A-

7月9日,美军参联会主席邓福德在国会山召开秘密会议后,向媒体透露了一项计划的细节。邓福德指出,美国现在正与一些国家接触,商讨是否能够组成军事联盟,以确保霍尔木兹海峡及曼德海峡的“航行自由”。根据计划,美方将为军事联盟的联合护航舰队提供指挥舰,并主管区域监视和情报搜集工作,而盟国将在指挥舰引导下警备巡逻,护送悬挂各自国家旗帜的商船。

不难看出,美国此举意在借“联合护航”的名义推动组建“阿拉伯版北约”,在中东地区构筑起新的“军事屏障”,为其中东战略服务。其实,对于在中东地区组建新的军事联盟,美国一直乐此不疲。

美国在中东悄悄划一个小圈子 向中国发来密函

众所周知,作为西方为对抗苏联而建立的军事联盟,北约现已成为美国巩固其全球霸主地位、拓展全球战略影响力的有效工具。鉴于北约对地区安全的巨大影响力,美国一直想在其他地区复制这一模式,这其中就包括中东。

早在1949年1月,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制定“第四点计划”,便企图将“马歇尔计划”延伸至中东,遏制苏联在此地的扩张。在奥巴马执政时期,白宫也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有过组建新军事联盟的讨论。

【提问】:打造一个“阿拉伯版北约”,显然不只是想牵制伊朗,还有谁?

特朗普上台以后,对于组建“阿拉伯版北约”同样热衷。今年2月,来自阿拉伯国家和地区组织的代表在华盛顿召开会议,讨论组建“中东战略联盟”的相关事宜。按照特朗普政府的设想,沙特将作为这个“阿拉伯版北约”的领袖,阿联酋、埃及和约旦会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美国则充当幕后操控者。然而,由于受到卡塔尔“断交风波”后续影响,该计划最终不了了之。

显然美国并未死心,伊核问题引发的紧张局势再次让其看到了机会。今年5月和6月,波斯湾周边水域发生多起外国商船与油轮遭袭事件,美国等国在事件原委尚不明朗的情况下,便将责任全部归于伊朗,意图将伊朗设立为“靶标”。

而此次美国推动组建联合护航舰队的“导火索”,是伊朗为了报复英国7月4日在直布罗陀海峡附近扣押伊朗油轮,打算向通过霍尔木兹海峡的某些外国船只收取“过路费”的消息。

【提问】:打造一个“阿拉伯版北约”,显然不只是想牵制伊朗,还有谁?

伊朗议会主席团成员哈什米向伊朗媒体表示,既然伊朗是这条国际水道的实际安全守护者,那么伊朗议会认为该地区的商业港口与所有船只,应该根据国际惯例向伊朗支付“过路费”,并且伊朗可以只针对非友好国家来征收,“也就是那些与伊朗没有贸易往来和参与美国对伊朗制裁的国家”。

伊朗“变相封锁”的言论给了美国口实。在美国看来,“护航联军”如果能够成功组建起来并由美国居中指挥,那就意味着“阿拉伯版北约”具备雏形。美国既可以借此对伊朗形成巨大威慑,也能在对中东国家动武时拉上盟国分担成本,还能趁机向阿拉伯国家推销更多军火。

在当前伊核问题持续紧张的情况下,美国任何“加码”举动都犹如在“钢丝上跳舞”,组建“阿拉伯版北约”只会导致波斯湾更加风急浪高。解铃还须系铃人。美国政府需改变其霸凌政策,回到协商对话的轨道,避免在波斯湾擦枪走火导致局势失控。

【提问】:打造一个“阿拉伯版北约”,显然不只是想牵制伊朗,还有谁?

XLW

内部勾心斗角,阿拉伯版北约告吹,美国气炸了

称随着中东地区局势持续紧张,以及美国在中东的存在发生变化,对“阿拉伯版北约”的乐观情绪似乎正在消退。

报道称,2017年,美国和一些阿拉伯国家领导人首次提出“中东集体防御联盟”的概念——正式名称是“中东战略联盟”——参与者包括6个海湾国家(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巴林、阿曼、卡塔尔)以及埃及和约旦。其优势在于:这些海湾国家已经尝到联合训练和行动(如沙特领导的对也门的空袭)的好处。

美国在中东悄悄划一个小圈子 向中国发来密函

但专家们认为,与北约的欧洲盟友面临的挑战相比,中东地区面对的难以克服的巨大挑战是地区紧张局势。比起冲突时期,在相对和平的时期制定和执行集体防御战略要容易得多。

报道援引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中东安全问题高级研究员埃米尔·胡卡耶姆的话说:“把北约模式作为捷径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在中东难以建立真正的北约模式,哪怕是‘打折’的北约。”

一些人认为,可能影响美国主导的中东集体防御协议成功的因素包括:美国在该地区的实际存在和战略。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兵的确将改变这种存在。但黎巴嫩议会议员韦贝·卡提查说,“从叙利亚境内向伊拉克边界之外撤走2000名士兵不会影响美国的战略。这只是军队在该地区的重新部署”。

报道称,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基地还在,例如卡塔尔的乌代德空军基地和巴林美国海军补给站。

一名消息人士称:“如果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下降太多该怎么办?那么,这个阿拉伯版北约在成立后,将独立于美国和西方联盟运作。”但他说,美国永远不会这样做,尤其考虑到这可能给其他大国制造进入的机会。

因此,美国的存在是组建阿拉伯版北约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中最无关紧要的一个。

黎巴嫩卡内基中东研究中心的阿拉姆·内尔吉齐昂说:“预计美国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在(美军中央司令部的)责任区保持强大的军事存在,这种假设合情合理。但是,无论美军是否留在该地区,建立一个具有集体防御性质的统一指挥系统,都将是一种挑战。”

他说:“海湾地区的各种分歧,以及各国对费用分担和各自发挥的作用的不同看法,使得所谓的阿拉伯版北约变得尤其复杂。”

例如,可能加入该联盟的8个国家拥有不同类型的军事平台。此外,卡塔尔与其他海湾国家的关系问题在断交风波后仍未解决。

报道认为,伊朗及其代理民兵组织当然也是一个因素。就像俄罗斯在东欧被北约的几个弱小盟友视为心腹之患一样,不管中东组建何种联盟,伊朗都是某些潜在成员的“重要威胁”。

美国中央空军司令部司令约瑟夫·瓜斯泰拉在2018年11月13日举行的第二届麦纳麦空军研讨会上说:“伊朗仍是其他国家的威胁以及地区不稳定因素。他们谋求打破均势。”

报道援引瓜斯泰拉的话说:“当伊朗的军事演习以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为目标时,对军事意图的误判就有可能造成战略后果。”

这种错综复杂的局面让人怀疑中东地区能否建立任何统一防务战略——或者更具体地说,可能影响或塑造地区安全的合作机制。

报道援引胡卡耶姆的话说:“一种可能的情况是,各国将接受一个正式的名称和时髦的首字母缩写,采用一个难看的徽标,建几栋大楼,并准备一些幻灯片简报。但防务倡议不太可能得到切实执行。”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