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俄罗斯两大片领土想回归中国:普京勃然大怒!

战略观察2019-08-13 03:338A+A-

20世纪90年代至今,大众传媒及许多专家一直弹拨俄罗斯联邦远东边界上来自中国的现实和臆造的威胁论调,经常提到的远东俄中关系存在的问题和威胁包括:

俄罗斯两大片领土想回归中国:普京勃然大怒!

1. 大量中国人(对人数说法不一,据称现已达200万人)移民远东,在当地事实上建立自己的飞地;

2. 政治局势按科索沃模式发展,即聚集起来的中国居民提出政治自决的要求,导致俄罗斯失去远东南部地区,也就是回到19世纪中期的情况;

3. 悄悄地侵占经济和不动产及土地,实际上变远东为中国的殖民地;

4. 变俄罗斯远东为中国的原料殖民地,在经济方面使这一地区实际上彻底脱离俄罗斯;

5. 这一地区经济与中国市场过分对接,意味着俄罗斯实际上与日本、东盟等亚洲其他国家以及美国、加拿大(在经济方面)隔绝开来,并将远东经济与中国的再生产和行情周期紧紧捆绑在一起;

6. 用资金来占有(收购)这一地区的主要原料储量(中国在经济上感兴趣的),使这一地区和俄罗斯失去支配和使用自己的自然资源潜力的大部分自主权;

7. 这一地区业已形成的经济结构和外贸商品结构如果长期固定下来,将意味着经济租金和商业租金的再分配对中国越来越有利;

8. 考虑到中国在世界经济和政治中的影响力扩大,南阿穆尔河沿岸地区和滨海边疆区的一些地方将按强力模式回归中国版图。

上述威胁和问题包含将来可能发生的事件,这些事件到来和实现的可能性是多种多样的。

第一,恢复中国对南阿穆尔河沿岸地区和滨海边疆区主权的强力模式发生的可能性看来相当低,这不仅是因为军事殖民占领的时代早已终结,当今世界存在许多防止类似模式的机制,而且在原则上可以排除核大国之间爆发任何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

第二,中国居民向阿穆尔河沿岸地区和滨海边疆区大规模迁移模式的实现在其他同等条件下取决于俄罗斯调节移民形势的有效性和目标。

类似的迁移在一定条件下对这一地区的发展可能是一个积极因素,前提是这样的发展将沿着单边上行轨道进行,同时就业人数的实际增长是基本增长因素,也就是说,重点将放在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上。

考虑到有关远东社会经济发展前景的各种文件中已公布和正在拟订的宣言和意向,类似的假设未必是现实的。即使中国人大规模迁移的威胁已经变为现实,也是完全可控的。

第三,即使在俄罗斯允许从中国大规模合法移民却没有及时采取严格措施,以保证来到的中国居民完全被同化或者与其他民族公民在政治和文化上保持完全同一性的情况下,由内部激发的军事—政治转折(科索沃模式)而改变政治制度的威胁也明显只是假设地存在。

科索沃模式的实现在更大程度上取决于俄罗斯自己的行为或不作为,而不取决于中国和俄远东潜在的中国移民。

然而确实存在着不能掉以轻心的现实问题甚至威胁。

第一,现实的威胁是无法建立起对远东生意和不动产的监督。

最大的问题是对微型的、小型的和中型的生意进行监督,而不是对容易监督的大项目和大企业的监督。

第二,非常现实的威胁是俄远东经济转变为中国市场的一部分,确切地说,远东变成一个原料基地。

第三,在过境货物运输领域,中国正在成为俄罗斯最强有力的竞争者。

当然,现实的威胁是应当考虑的,但也要意识到,与其说这是威胁,不如说是与一个强大的和有活力的邻国相互联系的客观条件,这种相互联系不仅是远东地区,也是整个俄罗斯积极发展的重要因素。老实讲,这些条件会成为威胁也只是在下面两种情况之下:一是它们未被充分予以考虑;二是我们把邻国的利益视作一种异己的同时也是敌对的文化表现。

将来,俄罗斯的发展成功与否不取决于其与其他文化隔绝的能力,更不在于是否战胜了他们,而取决于我们是否准备好去组织与这些文化有效的协同动作,同时一定要保持自身的同一性。

真正的任务是要先认识到,然后行动起来,必须遵循这样的信念和认识俄罗斯的使命和对其而言在东亚进行建设性合作的唯一机会,是保持文化多样性,努力在远东这个世界交汇点使各种文化综合起来。

如今中国20年内飞快发展,不管是军事科技还是经济都遥遥领先与很多大国,所以才引来其他国家的合作。十年磨一剑,俄罗斯油价大跌,其中的利润如此之高相信了解过的朋友都知道。

普京后悔不迭:苏联密约让中国多一个沿海省!

远东海参崴海域的炮声给前一日的浪漫情人节增添了恐怖的血色,也给久久未能抚平的吉林人乃至整个中国人的心头创伤撒了一把盐。按历史本来面貌,本应是在自己国家领海航行的中国货船,却阴差阳错地被俄国军舰击沉,七名失踪中国船员生死两茫茫。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俄方竟然宣布停止救援失踪的七名中国船员,并辩称“沉船责任在中方”,一副强盗的逻辑。对此,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李辉紧急召见俄驻华大使,提出强烈不满,要求俄方继续全力搜救失踪的中国船员。

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海参崴只是一个地理名词,但对于我们的先辈来说,海参崴就像香港、澳门一样,是我国的一个游子,也是吉林人、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昨晚,一个人在酒吧喝闷酒,邻座的几个酒客唠起了近日发生在海参崴海域的惨案。一人道:“大鼻子真有点欺人太甚,凭啥击沉中国货船?海参崴本来是咱吉林的,太郁闷了。”

另一人接着道:“我的祖籍是海参崴,听我爷爷说,我太爷以上的许多先辈就住在海参崴,后来这个地方被老毛子占了,他们也变成俄国人了。”

听着他们的话,我的酒喝得实在过于苦涩,心中一阵阵酸楚。据我掌握的资料,在吉林省的图们、延吉、珲春、敦化、长春、吉林市等地区,许多家族的先辈都是海参崴人,长眠在曾是中华故土的异国他乡。

在1945年“八一五”光复之前,吉林人还可以通过图们江自由出入海参崴走亲串友,以后海参崴就彻底与吉林人隔绝了直到今天。

海参崴对于吉林人来说,有着太多挥之不去的情结。海参崴距离吉林省的珲春市近在咫尺,仅有180公里。其最近的防川与日本海仅仅15公里之距,只差一步吉林省就变成了沿海省。

我曾三次站在中、朝、俄三国交界的金三角防川我军了望塔上放眼望去,烟波浩渺、水天一线的日本海就在眼前,成群的海鸥在海面上自由地翱翔。 海参崴,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它来自满语,意为“海边的小渔村”,1860年之前本为中国清朝吉林辖地。

在台湾海参崴是正式名称,而在中国大陆地图上这个城市的正式标注则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是对俄文名字的音译。

海参崴在元代称“永明城”, 唐代渤海国时期属率宾府辖地。海参崴附近的波谢特湾,为元朝东北边区的对外贸易海港。元朝为加强同东海诸族的联系,开辟了西祥州至滨海永明城的东南驿道。1858年(清咸丰八年)不平等的《中俄瑷珲条约》签订后,沙俄便迫不及待地把侵略魔爪伸向乌苏里江以东的中国领土。

1860年6月(清咸丰十年五月),沙俄军队悍然占领中国重要的港口海参崴,并将海参崴改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意为“控制东方”,作为在远东进一步扩张的基地。

同年11月,不平等的《中俄北京条约》签订后,中国失去乌苏里江以东至海约40万平方公里的吉林领土,海参崴也被划入俄国版图。俄国十月革命后,逐步发展成为有数十万人口的海滨城市,并建成军港。

海参崴,天然的不冻港,面积700平方公里,是太平洋岸畔的世界名城,是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第二大城市。它濒临日本海,控制鄂霍茨克海(中国称北海),是重要的军事要地,闻名世界的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和第23空军的司令部设在这里。

海参崴是交通要塞,海陆空运输都很发达,距中国珲春市180公里。有直达莫斯科的铁路线,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终点。海参崴是海员城、渔业城、商业城,市内有海洋渔业集团公司、船舶制造厂、工具厂、肉联厂、糖果厂、牛奶厂等。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