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20000人,540天,中国打赢一场生死战

战略观察2019-08-13 01:578A+A-

1920年9月,一艘巨轮颠簸在茫茫的大海上。

这是法国邮轮“鸯特莱蓬”号,它从中国上海起航,载着90名学生前往法国马赛。

舷窗中刚露出一丝晨光,一个少年就迫不及待地从底舱里钻了出来。他倚着栏杆,忧心忡忡地远眺着晨曦中浩瀚无垠的大海。

他的名字叫邓小平,那一年他16岁。

一年前的夏天,他从四川的大山里走出来,考进了重庆的留法预备班。可他到了重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多年的军阀混战,让好端端的一座城市变得千疮百孔,民不聊生。一排排残破的吊脚楼,在江风里摇摇欲坠。

那天,邓小平和同学去了向往已久的朝天门码头,可在码头上见到的事,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

湍急的江面上,一条破朽的木船,逆行在江流之中;一根战战兢兢的纤藤,连着岸边一群赤裸的纤夫,声嘶力竭地爬行着,然而那船只能一寸一寸艰难地向前挪动。

20000人,540天,中国打赢一场生死战

突然,一声粗野的汽笛声响起,一艘挂着米字旗的兵舰从下游驶来。一群英国水兵站在甲板上,对着河滩上的纤夫指手画脚,哈哈大笑。

船舷边,还挂着一块硕大的木牌,用中文书写着两行大字:此系兵舰,过往木船不得碰坏!

高速行驶的兵舰卷起一排排巨大的浊浪,江上的木船,顿时像醉汉一样剧烈摇摆,两条渔船险遭倾覆,而兵舰上却传来一阵阵尖利狂笑!

带着满腔的屈辱和愤懑,邓小平离开了这污秽的码头。此后几天,他变得愈发沉默。

当他从重庆到达上海时,他发现整个黄浦码头上,都泊满了洋船和军舰,悬挂在船桅上的全是花花绿绿的外国旗帜。

偌大一个中国,你的旗帜悬挂在哪里?

直到晚年,邓小平还常常提起这段刻骨铭心的往事——茫茫大海,何处是中国未来停泊的港湾,何处是中华民族将来的归宿?

那个忧心的少年不会想到,半个世纪以后,他会成为改变这一切的主人;而100年以后的今天,那个落后屈辱的中国,会成为统治世界船舶工业的一代霸主。

【提问】:造船业对工业的有多大的影响?

1

中国的“陆军海战队”

1949年的中国,注定要天翻地覆。

4月23号中午,解放军的红旗插上了南京“总统府”的楼顶。

几乎同一时刻,距南京200里的江苏泰州,第三野战军前委员张爱萍赶到白马庙,对部下说:“华东海军司令部今天开始工作。不过,我们的海军只有在路上组建了。大家赶紧上车,咱们去江阴要塞。”

就是这样,新中国第一支海军部队诞生了!它的全部家当,只有13个人,外加3辆吉普车——等一下,没船吗?

几天前,陈毅司令员告诉张爱萍:“你去接管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那20来艘船就是你以后的家当。”

可到了江阴后,他大失所望,这都是些什么破船啊!

江防用的小船、小艇,几乎没有超过1000吨的,勉强算得上军舰的没几艘,有的只装了几挺机枪充数……

可就是这么一支破破烂烂的“舰队”,蒋介石也不会白送给张爱萍。

从4月到9月,全部主力舰艇被国民党飞机炸沉。

华东海军手里只剩下一些内河小炮艇。

张爱萍站在江边,望着从江底沉舰飘上来的朵朵油花,心中愤怒难平:缺人缺船缺装备,怎么跟装备精良的国民党海军搏斗?

1949年10月,噩耗传来,解放军渡海进攻金门失利,四个团一个营渡海后消失了,九千壮士的血染红了金门岛!

不是我们不能打,是渡海用的小木船搁浅在滩涂上,被敌军全部炸毁!

“一切为解放台湾而奋斗!”但手里没有船,解放台湾的计划只能停留在纸面上。

【提问】:造船业对工业的有多大的影响?

蒋介石当然清楚新中国海军的窘迫,他命令国民党海军全力封锁海上通道,扼住新中国的经济咽喉。把长江口、珠江口包围得像个铁桶,遇民船就抢,见货船就夺,没有船再敢出航。上海、广州等港口成为死港,致使物资大量积压,无法疏通。

海上通道被封锁,上海的经济一路下滑,对外贸易一蹶不振。

周恩来和陈云指出:航运是头等大事!先打通出海通道!

毛泽东宽慰张爱萍:“不要紧,只要有了人,一切问题就能解决,中国地大物博,我们一定能够把海军建设起来。”

张爱萍左右求教,终于找到了一个人——曾国晟,原国民党海军技术署署长,是不可多得的造船专家、国民党中反对内战的爱国将领。

“司令员,这可是国民党的海军少将啊!你敢用吗?”

“别说他是个少将,就是海军上将我也敢用!”

张爱萍开着吉普车,在上海的小胡同里七拐八拐,终于到了曾国晟住的地方。

“曾先生,我们今天来,是希望你能出山给我们当老师!”

“不敢当,不敢当,我是败军之将,穷途末路干不了什么了。”

“你是抗日名将,海军功臣,当年水雷战炸得日本鬼子魂飞魄散。抛开两党的恩怨,爱国总是一家吧!1840年以后,列强哪一次不是从海上来的?可中国的海军呢?在哪里?”曾国晟听了沉默不语。

【提问】:造船业对工业的有多大的影响?

张爱萍继续说:“今天为了中国海军的荣誉,我希望你能加入到人民海军中来!共同建立起一支强大的新海军!”

曾国晟终于开了口:“张司令,我能干些什么?”

张爱萍说:“我们现在急需舰艇,但接收的舰艇几乎都被炸沉了,你看有没有办法用最快的时间搞出军舰来?”

曾国晟说:“只要龙骨没炸断,修修就可以用;把商船改造成临时军舰,再把陆军用的火炮固定在船上,长枪短炮都加装上去,轻重交替!”

有了曾国晟的鼎力相助,华东海军从黄埔江里捞上来6艘日本护卫舰,陈毅市长调拨了三艘货船,从香港买了3艘轮船……不仅是翻修大改,还装上了榴弹炮、机关炮、反坦克炮……

到10月底,改装炮舰护卫舰16艘,改装商船55艘,加装各类枪支799门,创造了舰艇修理史上的奇迹。

有人风趣地说:外国有海军陆战队,我们是“陆军海战队”。

是骡子是马,该拉出来溜溜了。

不久,华东海军遭遇国民党扫雷舰,像狼群一样猛扑上去,围着敌舰撕咬。

一堆小艇集中起来,猛冲到敌舰舷侧,轻重火器一齐开火,弹雨倾盆而下。

“按陆军的打法,抵近了,刺刀见红。”对射不久,我方火力优势明显,敌舰甲板上冒起一股股黑色浓烟,仓皇逃去。

这一战创造了我海军史上“小艇打大舰”的典范。华东海军成立一周年之际,在近岸作战上已占据优势,国民党海军再也不敢横行霸道,长江口的封锁也终于打开了。

后来一个被俘的国民党海军军官心有余悸地说:

“海战都是舰对舰、炮对炮,没听说扔手榴弹的, 更没见过端刺刀跳到甲板上抓人的。”

几艘小艇打垮了一个舰队的斗志,动摇了敌人的军心,但一个有着300万平方公里海域的共和国,不能老靠着改装的货轮、渔船来保卫自己的海疆啊!

中国海军的“国之重器”,何时才能浮出水面?

2

美国玩具 + 鲁班后人 = 中国核潜艇?

1953年,毛泽东登上护卫舰,检阅海军部队。他在4天里5次写下题词:“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

1958年6月,毛泽东再次发出号召:“必须大搞造船工业,大量造船,建立海上铁路,以及在今后若干年内建设一支强大的海上战斗力量!”

同月,国防部聂荣臻元帅办公室,一份外国军情汇总放在他的桌上。

聂帅认真地读着:美国“鹦鹉螺”号核潜艇1954年初下水,总航程6万多海里,仅消耗了几公斤铀;而常规潜艇航行同样的距离,要消耗8000吨燃油,耗资197万美元。

在作战演习中,鹦鹉螺号先后“击沉”了7艘“敌舰”后,全身而退。

“鹦鹉螺”号展示了核潜艇无坚不摧的作战能力。

有了这种绝对的“报复力”,国家才有绝对的安全。

聂帅把手中的情报放在桌上,久久不语。

夜静极了,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几天后,聂帅亲手写的《关于开展研制导弹原子潜艇的报告》送到了中南海菊香书屋。

“我们应该立即研制核潜艇。”

只有核潜艇,才能遏制霸权主义。

两天后,中共中央批准核潜艇研制工作,审批速度之快出人意料。

可是那时候大家谁也没见过核潜艇长什么样子,就是常规潜艇,中国也尚在研制。

首批核潜艇研制专家共29名,但是除少数几个人懂点粗浅的理论知识,大多数人对核物理都一无所知。

他们手上掌握的资料,只有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还有一件我国外交人员从国外带回来的核潜艇儿童玩具——玩具做得很逼真,在美国很快就要下架了,CIA觉得它泄密。

当时的核潜艇设计研发完全就是“纸上谈兵”,什么也没有,专家们只能摸着石头过河,用常规导弹潜艇的布局来安排艇上的设备,哪儿放鱼雷,哪儿是动力舱……

但由于经济形势严峻,国家不能同时支撑原子弹、导弹与核潜艇三个大摊子。

1963年,中央决定集中力量先搞“两弹”,核潜艇研制工作暂停。

但聂荣臻元帅保留了一个50多人的核动力研究室,把重点放在核动力装置的预研上,保持研制工作不断线。

转眼两年时间过去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经济形势明显好转。

1965年3月20日,周恩来亲自主持会议,宣布核潜艇研制重新上马。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