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小鹰号航空母舰

军事武器2019-07-05 20:458A+A-
小鹰号航空母舰(英文:USS Kitty Hawk CV-63),是美国海军小鹰级航空母舰的首舰,是在福莱斯特级航空母舰的基础上发展而来,1961年4月29日进入现役。小鹰号航空母舰在总体设计上沿袭了福莱斯特航母的设计特点,其舰型特点、尺寸、排水量、动力装置等都与福莱斯特级基本相同,但小鹰级航母在上层建筑、防空武器、电子设备、舰载机配备等方面均做了较大改进。[1-3]  中文名称:小鹰号航空母舰 英文名称:USS Kitty Hawk CV-63 前型/级:福莱斯特级航空母舰 次型/级:尼米兹级航空母舰 研制时间:1956年2月27日建造 服役时间:1961年4月29日 国    家:美国 退役时间:2009年5月12日 舰    级:小鹰级航空母舰 购买者:约翰·克里斯·摩根 制造船厂:纽约造船公司 发展历史 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建造的福莱斯特级航空母舰被称为“超级航空母舰”,但在服役过程中仍发现了一些不足,于是在1956年建造第5艘时,美国海军对其进行了大幅度改进并连续建造了3艘,称之为“小鹰”级,它是美国建造的最后一级常规动力航空母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级常规动力航母,这3艘航母的具体情况是:第1艘“小鹰”号,CV-63,纽约造船厂建造,1956年12月27日开工,1960年5月21日下水,1961年4月49日服役;第2艘“星座”号,CV-64,纽约海军船厂建造,1957年9月14日开工,1960年10月8日下水,1961年10月27日服役;第3艘“美国”号,CV-66,纽波特纽斯船厂建造,1961年1月9日开工,1964年2月1日下水,1965年1月23日服役。比较有趣的是小鹰号是小鹰与星座两艘航母的结合体。这两艘航母由纽约海军造船厂同期制造,但在1960年年底,小鹰号船体接近完工的时候,一场大火将船体烧坏。为使小鹰号航母能按期下水服役,美国海军便移花接木,调换了小鹰号与星座号的船体。2008年9月2日,抵达布里梅顿,开始为最终退役做准备。2009年5月12日,在服役48年之后,美国海军“小鹰”号航母在位于布里梅顿的普吉特·桑德海军船厂退役封存,为美国海军的常规动力航母时代画上了一个句号。[1]  计划外销 据俄罗斯《消息报》报道,时任美国总统乔治·布什曾向印度建议,愿意向印免费赠送即将从美海军退役的“小鹰”号航母,唯一的附加条件是:购买65架最新式的F/A-18E/F舰载战斗机。另一项条件虽然没有说明,但其显然是不言而喻的:新德里应放弃从俄罗斯购买“戈尔什科夫海军上将”号航母。 美国《Weekly Standard》杂志公布的消息称,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访印期间向印领导人递交了布什总统的信函。该杂志指出:“如果此信属实且新德里接受了美方的条件,那就意味着不但购买‘戈尔什科夫海军上将’号航母的交易泡汤,而且有关小鹰号航空母舰采购米格-29舰载战斗机的合同也被抛弃。”一旦印海军决定购买美制F- 18,印海军也将做出类似的决定--后者正计划购买200架新型战斗机。除此之外,华盛顿还准备与印度进行“核交易”--同意取消针对印度的核技术贸易禁令并允许美国公司进入印能源市场。印度正计划斥资300亿美元以更新军队的武器装备。美国、法国和以色列都在谋求瓜分这一巨大的“馅饼”。例如,参与印空军126架新型战斗机招标活动的就有来自美国的波音、洛克希德·马丁、法国的达索公司、欧洲战斗机集团、萨伯公司和俄罗斯的苏霍伊公司等。据专家们估算,该项合同的总价值可能会超过100亿美元。除此之外,印度还计划招标采购超过300架的直升机,总价值约10亿美元。至于谁会在上述招标中胜出还不得而知。作为俄制武器最大买家的印度对俄制武器的质量和俄方推迟履行合同的行为表示了强烈不满。印方已明确拒绝购买俄制反潜巡逻机。另外,俄印有关“戈尔什科夫海军上将”号的合同正处于非常危急的境地。[1]  技术特点 “小鹰号”航母由纽约造船厂建造,1961年时的总造价为4亿美元,舰长323.8米,舰宽76.8米,甲板总面积16592小鹰号航空母舰平方米,约有3个足球场那么大,能搭载70余架各型舰载飞机;飞行甲板的弹射跑道长度为80米,降落跑道为36.5英尺;航母吃水深度11米,标准排水量60100吨,满载排水量86000吨。“小鹰号”航母从底层到舰桥顶部共有11层,约有18层楼高,总计有2400余个仓室。其中从底部起1-4层为燃料仓、淡水仓、武器弹药仓和轮机仓,5-6层为舰员居住仓、食品库、餐厅和行政办公室,7-8层为舰载机维修间、维修人员的居住仓,9-10层则为机库、战斗值班室和飞行员餐厅。“小鹰航”母甲板上的岛式建筑也有8层之多,分别是消防、医务、通信、雷达等部门和航母战斗群的司令部。“小鹰号”航母由8台锅炉,四台蒸气轮发动机驱动,总计28万马力,最高航速可达32节,在航速30节时续航力为4000海里,在航速20节时续航力可达12000海里;舰上的电力系统可提供14000千瓦的电力,燃油储量为7800吨,航空汽油储量为5800吨。由于“小鹰号”航母上载舰员人数众多,其各种生活配套设施也十分完备,共设有1座海上医院,65张住院病床,6个手术室;4个百货商店,1个邮局,2个理发室,1个洗衣房等。“小鹰号”航母上还装有2400部电话和互联网终端,可以收看6个频道的有线电视节目。[1]  性能数据 载员:舰员2930名,其中军官155名;航空人员2480名,其中军官320名小鹰号航空母舰排水量:标准61170吨,满载81700吨主机采用8台锅炉,4台蒸汽轮机,209000KW,4轴推进,航速32节。续航力4000海里/30节,12000海里/20节;[2] 船体:长318.5米,宽39.5米飞行甲板:长326米,宽76.8米吃水深度:10.8米武器装备:3座8联装“海麻雀”舰对空导弹发射装置,3座“密集阵”近战武器系统,4座SRBOC电子对抗诱饵发射装置,1台SLQ-36“女水妖”拖曳式诱饵,Mk-95火力控制系统舰载飞机:80架F-14D战斗机20架,F/A-18战斗机36架(现已全部换装为F/A-18E/F),E-2C预警机和EA-6B电子干扰机各4架,6架S-3B反潜机,6架直升机,2架ES-3A电子侦察机。最大航速:30节[1-3]  服役节点 1961年4月29日,小鹰号航空母舰服役,时年的总造价为4亿美元。1962年12月,途经香港访问。1965年11月26日,加入越战。1976年3月,进行了为时1年、耗资1亿美元的改装。1979年,前往北阿拉伯海支援伊朗人质危机。小鹰号航空母舰1980年,在一部科幻电影中“替身”出演“尼米兹”级航母。1982年,返回布里梅顿进行了一年多的现代化改装和大修。1992年,赴波斯湾打击伊拉克目标。1997年,开始了为期15个月的大修,耗资1.1亿美元。1998年8月11日,抵达日本横须贺并将母港移至此地,接替“独立”号航母,成为美国海军唯一一艘常年部署在海外战区的航母,担负前沿威慑和应急作战任务。1999年3月2日,“小鹰”号参加了关岛军事演习,之后奉命前往波斯湾执行伊拉克南部“禁飞区”的空中巡逻任务。1999年8月25日,重回横须贺,休整3个月后再次前往参加美韩军演。2000年2月,距离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不到一个月,“小鹰”号驶向台海区域。2001年10月,“9·11”事件后,前往北阿拉伯海,率先加入“持久自由行动”,成为美军特种部队的海上基地,为航母应用增加了新的定义。2003年2月,前往海湾地区参加伊拉克战争。小鹰号航空母舰2004年,陈水扁就职期间,“小鹰”号保持24小时内可以驰援台湾的战略威慑。2007年11月23日,在访问香港被拒后,经由台湾海峡返回横须贺。2008年3月20日,监视中国附近海域,之后最后一次造访香港。2008年5月28日,被“乔治·华盛顿”号航母接替,离开横须贺,之后造访了关岛和夏威夷,并参加了第21届环太平洋演习。2008年9月2日,抵达布里梅顿,开始为最终退役做准备。2009年5月12日,退役封存。[1]  [4]  服役事件 1961-1964自西大西洋海域试航以后,小鹰号在1961年的8月11号从诺福克离港。在小鹰号航空母舰巴西里约热内卢做短暂的停靠后,在那里它与巴西海军的5艘驱逐舰进行了一次联合演习,这艘攻击航母在10月1号绕过了合恩角,在10月13日驶进了智利的瓦尔帕莱索港。两天之后,它进入秘鲁海域,在10月20日到达了卡亚俄港,加入了一次有该国总统参加的演出活动。在11月8号圣迭戈,乔治 W 安德森海军上将,也是海军作战部的指挥官,登上了小鹰号的甲板,参观了同另外两艘驱逐舰的协同反潜演习,以及对地导弹攻击演习和空中演习。 肯尼迪说“我希望你同我一样留下了深刻印象,从对小鹰号的访问中看,凭借这此种在和平兼战争中均能体现的强大力量,就是这些航母以及相关的护航舰队,会给世界上的每个角落带来和平。”在一系列从加利福尼亚到夏威夷的攻击演习和战术演习之后,小鹰号又一次航行至远东。当靠近日本时,肯尼迪被刺的消息传来。1963年11月25日肯尼迪葬礼的当天,它降半旗驶入佐世保港,在舰上举行了一系列的仪式。之后它经南中国海驶向菲律宾,并和第七舰队进行了又一次演习。在1964年7月20日返回了圣迭戈。[1] 1965-1972小鹰号在普吉湾海军基地进行了一次大修,之后沿美国西海岸航行。1965年10月19日它从圣迭戈出港,经夏威小鹰号航空母舰夷到达菲律宾的苏比克湾。在那里开始进行对越攻击行动的准备。在1965年11月26日到1966年5月14日中的一系列行动中,小鹰号因舰载机摧毁了多处重要的北越军事目标而获得海军集体嘉奖。 在1966年6月小鹰号返回圣迭戈大修并训练,直到当年11月4日被重新部署在亚洲东南海域。11月19日它到达日本横须贺,接替星座号作为第77特遣编队的旗舰。该编队指挥官为海军少将大卫 C 理查德森。之后经苏比克湾洋基基地,在12月5日,小鹰号的舰载机开始了对越的全天候攻击。就在这段时间,它还接受了一系列知名人士的访问。 1972年10月12日,此时越战仍在继续。在航行至东京湾基地途中,小鹰号爆发了一次种族冲突。舰上100多名海员参与其中,有大约50人在这次被曝光的事件中受伤。这次事件导致了美国国会对海军军纪的质询。[1] 1973-1977从1973年1月到7月,小鹰号的母港由圣迭戈转为Hunter's Point(旧金山的另一个港口)。1月14号它停于船坞,开始进行由攻击性航母(CVA)转为多任务航母(CV)。“CV”标志表明小鹰号不再是一艘严格意义上的攻击性航母,而可以在反潜作战中同样担当主要角色。小鹰号成为了太平洋舰队的第一艘“CV”标识的多功能航空母舰。整个改动包括:新添置了10部直升机协调站,安装了声纳/无线电解析分析中心以及协同装置,以及舰上工作流程的大部分更改。设备上的一个重要变动,就是在管控区域增加了反潜识别和分析中心(ASCAC)。反潜识别和分析中心(ASCAC)将和登舰的第11舰载机联队紧密结合。停泊期间,工程部经历了一次推进能源上的大改动。海军标准油料(原油)燃料系统被完全替换为海军蒸馏燃料。空勤部门对航空甲板做了几处重要修改,包括增大了尾流导向板(JBD)和安装更大功率的弹射器从而能更好的适应即将部署上舰的F-14“雄猫”战斗机。增大的1号尾流导向板迫使1号升降机被重新设计。这使得小鹰号成为那一时期唯一一艘只有一部从机库到甲板升降机的航母。小鹰号在1973年4月28日重新下水,第二天,也是它的十二岁生日,它被正式命名为一艘多用途航母(CV)。在整个70年代中期,小鹰号一直忙碌于到西太平洋的部署和演习之中,其中包括1973年和1975年的环太平洋演习。小鹰号在1976年3月8日离开圣迭戈,12日进入华盛顿普吉湾军港的船坞,进行了一次耗费1000万美元的大修,此次大修计划将持续12个月之久。这次修缮意在使小鹰号能在制海模式下与F-14和S-3A“北欧海盗”反潜机协同工作。进行的改动包括加大机库容量,改进武器操控和这两种飞机并行工作的稳定性。还包括了对机载武器安装区域的高效性改进,增加了一个地面支援装备的维修设施和安装了对S-3反潜机的提供电子化支持的装备。该舰还把原来的“小猎犬”地对空导弹系统更换为北约的“海麻雀”系统。同时还增加了升降机,修改了武器弹仓以携带更为新式的对空弹药。在1977年3月小鹰号完成了此次大修,并在当年4月离港返回圣迭戈。六个月的部署训练后,小鹰号参加了1977年9月25日的一次西太平洋演习并在1978年5月15日返港。[1] 1979-1998在1979年,该舰协同第15舰载机联队进行了有一次西太平洋部署。此次部署受命于时任美国总统吉米?卡特,任务包括一系列的支援行动和越南难民搜救。在此次行动中,恰逢当时的韩国总统小鹰号航空母舰朴正熙被刺,小鹰号还被临时指派到韩国海岸。之后又赶上伊朗人质危机,该舰又不得不开往北阿拉伯海,再进行长达两个半月的部署。由于在这一地区的行动,小鹰号和第15舰载机联队均被授予美海军远征奖章。在航行中,小鹰号在珍珠港入港的一段镜头被拍摄下来,作为1980年电影《The Final Countdown》的片断。在电影中,小鹰号扮演尼米兹号航母,所有船员在甲板上列队。小鹰号在1980年2月返回圣迭戈,被授予美集体功绩嘉奖和海军航空兵太平洋战斗力评级的“E”级别,这是太平洋舰队最高的评级。在1981年4月,小鹰号离开圣迭戈进行它的第13次西太平洋部署。此次航行之后,船员被授予海军远征奖章和人道主义服务奖章。1982年1月小鹰号在默顿港再次进行长达一年的大修。在进行了大范围的升级和同第2舰载机联队的训练后,在1984年该舰被指定为Bravo战斗群的旗舰。小鹰号航行了62000海里并在北阿拉伯海部署停留了60天。在1984年3月21日,“团队精神”演习结束之际,前苏联的一艘一直监视演习的维克多级核动力攻击潜艇,在上浮时与小鹰号船底相撞(如果该潜艇在小鹰号艇首出水,就会被航母切成两截)。此次事件中,小鹰号航母被估计曾携带数种核武器,而潜艇则可能携带有2枚核鱼雷。该潜艇被拖回菲律宾的苏比克湾美军基地,一名受困于艇中的船员被救出。经过一系列的修理后,小鹰号于1984年8月返回圣迭戈,7个月后,该舰再被授予战斗力评级“E”的称号。在1985年7月,小鹰号同第9舰载机联队再次作为Bravo战斗群旗舰出海。此时小鹰和第9舰载机联队已经达成了他们第二次无事故不间断部署的记录。第9舰载机联队成员飞行时间超过了18000小时,在小鹰号上起降7300次无任何事故。1987年1月3日,小鹰号离开了圣迭戈,进行为期6个月的远航。此次巡航,该舰与第9舰载机联队第三次达成无事故不间断部署。小鹰号在印度洋持续航行了106天并再次获得海军远征奖章和集体功嘉奖。这次世界范围的远航在7月3日费城海军基地结束。六个月后,小鹰号开始了它的延长使用期(SLEP)大修。1990年8月2日重新下水,这次检修估计可使该舰延长20年的服役期限。 随着第15舰载机联队重新部署上舰,小鹰号开始了它的第二次绕合恩角航行,在1991年12月11日返回了它以前的母港圣迭戈。1992年8月1日,小鹰被定为海军航空部队太平洋战区的“随时准备母舰”。这艘舰同第5驱巡部队指挥部,第17驱逐部队指挥部和第15舰载机联队做了3个月的演练,之后在11月3日即被派往西太平洋。此次行动中,小鹰号靠近索马里海岸9天,以支援参加“拯救希望”行动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及盟军。作为对伊拉克违抗联合国制裁的回应,该舰又在12月27日进入波斯湾。17天之后,在小鹰号的带领下,对伊拉克南部定点目标的打击开始了。小鹰号在1994年6月24号结束了他的第17次部署行动。此次部署它又来到了西太平洋。第18次部署于1996年10月开始,6个月的时间内,它先后到达了波斯湾和西太平洋各处。在1997年4月11日,小鹰号返回圣迭戈,立即开始了它15个月,耗费1100万美元的大修,其间还包括3个月在船坞上的时间,从1998年1月到3月。[1] 1998年至今小鹰号在1998年7月6日离开圣迭戈,承担了独立号航母作为唯一一艘常驻海外航母的任务。这次同它合作的是小鹰号航空母舰第5舰载机联队,来自日本厚木海军航空基地,小鹰号在1998年8月11日到达新母港横须贺。随着独立号航母在1998年9月30日退役,小鹰号成为美国海军现役军舰中最老的战舰。被允许升第一海军船首旗。在1999年3月2日小鹰号开始了原定计划为3个月的航行,航行任务包括关岛附近的“串行冲击”演习。演习之后,小鹰号和第5舰载机联队受命前往波斯湾,支援伊拉克南部禁飞区内的部队。第5舰载机联队在116天内出动了8800架次,包括1300架次战斗任务,投放了超过20吨的军用物资。在返回日本途中,小鹰号到访了西澳大利亚的佩斯港,泰国的帕塔亚港,于1999年8月25日返回横须贺。当年10月22日再次出海,参加了“鹞鹰”和“年度演习 11G”联合演习。2000年4月11日,小鹰号离开横须贺,进行常规区域演练并同新加坡,泰国海军共同参加了“金色眼镜蛇”演习。随后还参加了2000年秋季的“鹞鹰”演习。在2001年3月再次进行了春季部署。3月22号,小鹰号成为首个到访新加坡海港的航空母舰,停靠在扩建后的章宜港。4月29日,在结束在关岛的短暂停留后,小鹰号庆祝了它的40岁服役念头。之后继续向南航行,同澳大利亚及加拿大海军参加了2001年的“串行冲击”演习。最终在2001年6月11日驶回日本。 2000年10月17日,俄方宣称两架俄罗斯飞机,Su-24“击剑手”和Su-27“侧卫”在小鹰号上空200英尺高度飞过。当时小鹰号正在位于北海道和俄罗斯边境之间的日本北部海域补给。战机飞越上空之后,俄罗斯飞行员将飞行照片电邮给了小鹰号网站。美国国防部声称俄方夸大了事实:当时飞机离地几千尺,离航母有几百尺。俄罗斯飞机还在10月12号和11月9号,两次飞越该航母。2001年10月,小鹰号进行了历史性的出航。在2001年9月11日对五角大楼和世贸中心的袭击之后,小鹰被部署到北阿拉伯海,支援那里进行的“永久自由行动”,作为美特种部队的前哨基地。在2002年4月,小鹰号开始了它计划中的春季训练。在2002年秋,它仍在太平洋西部训练。小鹰和它的战斗编队,协同美国空军和日本自卫队在日本海域举行了“年度演习 14G”演习。2002年9月11日,所有的美国海军军舰都被要求升第一海军船首旗,由于失去了唯一可升该旗的资格,小鹰号上开始流行有这一标志的带檐帽。 2003年1月23日,该船再次驶出横须贺执行常规训练任务, 但不久即收到来自美军中央司令部的命令--支援全球反恐战争。小鹰号迅速加入到波斯湾北部的“南方守望”和“自由伊拉克”行动中。虽然原定航程较短,但该舰还是在当地停留了104天。小鹰号于2003年5月6日返回了横须贺,立即进入了紧张的入坞及厂级维修工程期。2005年7月3日,小鹰号航至澳大利亚悉尼,海员们获得了上岸许可。晚些时候,在航行途中经关岛停留4天。在2006年6月,经历了6个月的厂级维修工程后,小鹰号再次出海,这次被一架俄罗斯的IL-28从头顶飞越。2006年8月,该航母到达了澳大利亚的弗里曼特尔,又一次上岸休假。2006年9月在回横须贺之前,它到了此次航行的最后一个港口,泰国的帕塔亚。在2006年的10月间,小鹰号和它的护卫舰在冲绳附近演习。10月26日,一艘中国“宋”级潜艇在离该舰队5海里处浮出水面。媒体报道称直到浮出前,这艘潜艇一直未被发现。2007年1月11日,小鹰号在横须贺进入既定维护期。3星期后航母里根号接替了它的部署任务。这次维修规模较小。2007年7月5日,小鹰号再度到访悉尼,在参加了“护身军刀”演习之后,船员们获得了6天的上岸时间。小鹰号于2007年9月21日结束了夏季部署返回横须贺。2007年11月,小鹰号和其他美国舰船参加了孟加拉湾的联合军演,澳大利亚,印度,日本,新加坡等国参加了此次演习。2008年3月20日台湾“大选”临近,小鹰号和另外两艘船只再次被部署到靠近中国的海域。“大选”之后,它会返回美国正式退役。[1]  小鹰号退役 美国航空母舰“小鹰号”二十八日抵香港,将逗留五天。随同“小鹰号”来港的包括至少四艘军舰及七千名士兵及工作人员。这次是“小鹰号”退役前最后一次访港。 朱莹和林旻是“小鹰”号少有的华裔舰员,朱莹表示很高兴有机会在港看到传圣火盛况。二十八日,访港的美国航空母舰“小鹰号”士兵在中国五星旗下迎接记者。中新社发 洪少葵 摄中新网2008年4月29日电 即将退役的美国航空母舰“小鹰号”28日抵港,军舰上七千名海军士兵在港逗留五日后,将于周六早上离开返回日本,预计“小鹰号”此行将为香港带来一笔丰厚进账,亦有华裔舰员对留港期间可看到奥运圣火传递表现兴奋,他们表示,都是中国人,一定会去捧场。综合香港媒体报道,“小鹰”号战斗群停泊在青马大桥附近。航母战斗群指挥官理查德德德.雷恩少将28日在航空母舰上表示,航母舰群经停香港,同以往一样是为了进行休整和补给,但作为服务了四十七年的“小鹰号”来说,能以香港作为退役之旅的最后一站,意义重大。舰长雷恩说,此次访港申请,一切依照正常途径进行,“对于军舰能够最终抵港,我十分高兴”。他称赞香港作为国际港口,十分吸引美国舰队,“去年我们有三十五、六艘美国舰艇来港,我们的目标是今后每年能有四十艘来港。”他还称赞香港是购物天堂,中西融汇的文化与众不同。服务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小鹰号”即将“告老还乡”,舰艇昨晚举行历来最大型的告别晚会,船身也为此特别装扮一番,酒会现场悬挂了大幅的中国和美国国旗。有舰员告诉记者,这是首次见到舰艇上悬挂中国五星红旗。对于舰上七千名的海军官兵来说,更加兴奋的是可以下舰充分感受香港这个“魅力之都”的风貌,根据旅发局过往的统计资料,以每名访港军人平均花六千元推算,“小鹰号”来港将为香港带来一笔不小的进账。湾仔有酒吧负责人表示,由于是“小鹰号”最后一次访港,军人可能会较以前消费更多,店内预备的食物分量较平日多一半,亦多请了两名兼职职工,预计生意额在五日内将增加百分之三十至四十。除了消费,也有华裔舰员对于能够看到五月二日的奥运圣火传递表示兴奋。出生地在上海的朱莹,是“小鹰号”上为数不多的华裔舰员之一,加入“小鹰号”两年,在舰上主要从事机械工程工作。奥运圣火传递当日,正好是她的轮休日。“自己作为中国人,一定会去看圣火传递。中国奥运,我们都是中国人,一定会去捧场!”“因为我是中国人!”从小移民美国,朱莹说自己一直是家中独生女,有些娇生惯养,因此参加了六年的美国海军训练计划,希望锻炼自己。“小鹰号”退役之后,她还将继续在海军的服役。另一位在船上任地勤的四川小子林昊说,在加入美国海军这两年间,能有机会到访不同地方,感到开心。他对能够在这艘“比我爸爸年纪还要大”的“小鹰”号上服役感到难忘。他说,预备了约1千美元在港观光购物消费。有不少美军光顾的湾仔区酒吧“金蒂餐厅”总经理李先生表示,是次“小鹰”号留港日子较以往多1天,相信在5天时间内,舰上约7千官兵每人在酒吧的消费约500至1,000港元,他们餐厅的生意额料较平时上升15至20万元,酒吧需额外增购40%至50%食物和啤酒应付需求。 1961年开始服役的“小鹰号”,已47岁,服役将近半个世纪。它在退役后船体会拆卸,船上的设备器材将会转移到接替的核动力航空母舰“乔治华盛顿”号上,成为美军在西太平洋的常驻航空母舰。[1]  相关新闻 中国外交部21日突然阻止“小鹰”号及其战斗群的访港。一天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北京会宽厚些,改变心意是基于人道考虑。 此举是扇外交耳光的标志,只是要扇谁的耳光还不很清楚。华盛顿《中国安全》季刊编辑孔哲文表示: “这有点奇怪。这一切似乎相当意外且不可知。” 夏威夷美国太平洋舰队发言人费罗斯特拉特表示,中国转变态度太晚了。后勤和坏天气迫使“小鹰”号离开,前往日本基地,这并非美国的某种反怠慢举措。学者试图解释中国背后的玄机,但信息模糊。那些说法包括中国对布什和达赖喇嘛会晤生气,对美国拟向台湾出售9.4亿美元的反导设备升级系统不满,渴望在香港即将来临的选举前发出信息,不满美国批评中国间谍活动的报告。 美国前驻华武官沃尔泽表示,这种混乱令人质疑是否值得为美中军事热线努力。分析家表示,无论变卦原因是什么,没有什么突出事件。出于某种原因,北京显然对美中军事关系感到不满。台湾中国高等政策研究会秘书长杨念祖(音)表示,由于“小鹰”号访港已成常规,因此这次中国是对美国发出了强烈信息。美国麦克莱齐报业集团11月25日文章,原题:美国“小鹰”号事件:中国最初神秘地拒绝美国“小鹰”号航母和其他5艘护卫舰在感恩节期间停靠香港仍然是外界猜测的对象。 中国并没有对拒绝美国舰队停靠香港做出解释,同时也没有解释为什么后来又改变了主意。以下是我听到的两种解释: 一、中国仍对华盛顿10月接待达赖喇嘛感到气愤。二、这次停靠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沿岸举行的大规模海军和空军演习冲突。如果允许美国舰队停靠,他们就可以近距离观察演习。 本月初,北京和华盛顿曾同意建立国防电话热线以防止发生误解。而此次事件则肯定成为了一个退步。 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华盛顿做出的未知事件刺激了北京,因此也就出现了这样的反应。如果是这样,我们就永远不知道答案了。美小鹰号航母访港“未遂”始末:美国“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原计划到访香港,但当天未能获得中国政府的进港许可。2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表示,基于人道考虑,中国政府准许“小鹰”号进入香港,让其官兵在香港过感恩节。但美国海军方面却称,在获悉中国政府允许进港时,“小鹰”航母及其战斗群已离开香港水域返回日本横须贺基地。“小鹰”号访港事件立即引起多方高度关注,但美国白宫和五角大楼却态度低调,均表示此事不会影响正在升温的中美军事交流。 美方低调回应航母访港风波 11月20日,香港外海,美国“小鹰”号航母、4艘护卫舰和1艘核攻击潜艇放慢航速,等待进港许可。根据原计划,“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可于21日到访香港,进行例行舰只补给,并让官兵在香港过感恩节(每年11月的第四个星期四,)。 然而,“小鹰”号这次却没有等来进港许可,用美国媒体的话说是,中国方面在“最后一分钟”拒绝了“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到访香港。据香港《大公报》报道,美“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原定21日到港,但美方接到中方临时通知,未批准该战斗群访港。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小鹰”号航母战斗群掉头向外海驶去。不过,在紧接着的2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表示,基于人道立场,允许“小鹰”号及其战斗群进港,好让舰上美军在香港庆祝感恩节。但“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已经踏上返回母港——日本横须贺的航程了,美国海军官员解释说:“风高浪大,‘小鹰’号航母战斗群选择不回头。”这位海军官员还透露说,在此之前,美国海军的两艘扫雷舰想到香港加油也遭拒绝。 “我们对中方的决定感到困惑,”白宫新闻秘书唐娜·帕里诺说。不过,当有记者问这是否会影响到中美军事交流时,帕里诺谨慎地表示,这问题应该由五角大楼来回答。五角大楼和美国军方官员对中方“突然取消”航母战斗群靠港的做法“感到震惊”,因为美方称此事是“至少一个月前就定的,且是为了能让官兵过感恩节”。为此,五角大楼发言人布莱恩·怀特曼表示:“这是我们仍在全力深入了解的不幸事件,是否会因此减少中美军事交流的说法为时尚早。”美国媒体注意到,不论是白宫、五角大楼,还是美军太平洋总部官员,在谈及此次航母访港风波时均语出谨慎,没有指责性的言论,拒绝评述对中美军事交流的影响,总之,美国政府和军方处理此事的态度是“低调”。 美国媒体大打温情牌与美国政府和军方低调处理此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军报《太平洋星条旗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华盛顿时报》等媒体却极力渲染,已经飞抵香港准备与家人团圆的“小鹰”号航母水兵家属们是如何“大失所望”。 据《太平洋星条旗报》等媒体报道:“在驻日美军司令部工作的劳拉·雅布里克中校带着一对儿女提前飞抵香港,想与在‘小鹰’号航母上工作的丈夫团聚,但到了11月21日晚,她只能带着儿女飞回日本的横须贺基地。雅布里克中校表示,她和其他有经验的妻子们帮助那些年轻妻子处理此事,她们一行20余人试图将坏事变成好事。” 对于美国媒体集中这一角度报道“航母访港风波”,不少观察家认为,这一方面说明美国媒体关注点确实不同,显示美方以“受害人”的角色,把握“感恩节”的时机搬出美军家眷,大打“温情牌”。不过,中国方面立即以“人道理由”对“小鹰”号进港开绿灯,也说明了中方的灵活态度。有香港媒体认为,美国军方和美国媒体在处理此事时大谈家属的过节感受,其实是美国在打“心理战”,温情牌是具体对此事的做法。值得补充的一点是,日本民间对美军没有特别好感,这也许是“小鹰”号官兵起初宁可在香港过“感恩节”的原因之一。对延迟批准猜测多多外界对这次“小鹰”号访港风波有多种揣测。有分析认为,美国总统布什10月罕有地公开接见达赖;五角大楼计划向台湾出售价值9.4亿美元的“爱国者”导弹升级系统,以及中国21日通过媒体宣布的“航空管制”所引起的“军演”传闻,都可能与此风波有关。另据新华社报道,民航总局华东地区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华东地区的空中管制于25日零时结束,上海进出港航班将陆续恢复正常。 台湾《联合报》11月25日则报道,解放军海军在台湾东部太平洋海域进行大规模“战役级海军演习”。 不过,抛开这些猜测不说,中方让不让美舰在香港停靠,完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长期以来,美国出于多种角度的考虑,经常安排部署在西太平洋或是往返印度洋执勤的美军舰船前往香港靠港、访问,香港一直是美国军舰在亚太地区的一个重要补给站。1997年初,中美双方达成协议,允许美国军舰在香港回归祖国后继续到香港进行维修和补给。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有关国防和外交事务直接由中央政府负责。香港《基本法》第126条明确规定:“外国军用船只进入香港特别行政区须由中央人民政府特别许可。”所以说,是否批准美国军舰在香港停靠,完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反复强调过,中国政府的立场是明确的。对外国军机、军舰访港的申请,中国一直都是按照香港《基本法》的有关规定,并综合考虑各种因素逐案审批的。相关资料显示,过去每年平均有60至70艘美国军舰访港,官兵人数多达4.5万人,因此,出于实际情况考虑,中国方面即使是在特定情况下做出不允许美国军舰访港的抉定,亦不应令美方大惊小怪。 中美军事交流会如期进行对于这场风波的最新表态,美国军方表示不会对中美军事交流产生“直接影响”。 美国太平洋舰队发言人约翰·费罗斯特拉特表示,中国后来允许“小鹰”号进港,只是“晚了点”,主要是“后勤补给和坏天气”等因素,迫使它立即离开前往横须贺基地,但这“并非美国的某种反怠慢举措”。 美国军方官员表示,中美国防协商会谈将于在华盛顿举行,中国高级军事官员将如期抵达华盛顿。而一名负责亚太军事事务的美国军方高级军官表示,美国高级军官代表团访华的行程仍在继续安排之中,但打算将此次拒绝“小鹰号”进港事件列为双方磋商的议程。 美国五角大楼的决策层则透露,他们不打算将此事件视为发展中美关系的障碍,因为中美之间的经济商业关系远大于这类风波的影响。 美海军上将承认中国潜艇迫近小鹰航母战斗群:环球在线消息:据英国媒体报道,在美国媒体炒作美军“小鹰”号航空母舰上月与中国潜艇遭遇后,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法伦11月14日呼吁摒弃冷战思维,与中国建立更加密切的军事联系。美国《华盛顿时报》日前披露,美军“小鹰”号航空母舰及其所属舰队上月在太平洋某处海域举行演练,中国一艘潜舰突然迫近并且现身,把“整个美军航母战斗群都吓了一大跳”。 对此,法伦表示:“对(潜艇)迫近航母的描述有些耸人听闻,我想这也许并不精确。”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没有详细介绍当时的情况,只表示这恰恰说明他为什么推动与中国建立更好的军事联系。他指出,当双方军队在彼此近处活动时,可能会产生大家不希望看到的情况,即误判的可能性。法伦说:“现在证实航母及其护卫舰当时正在训练。我得知它们并不是在进行反潜训练,所以没有搜索潜艇。但如果它们当时是在反潜,那艘中国潜艇恰好进来,那很可能升级为无法预料的局面。” 这名美国海军上将指出,美中两军需要有基本的理解。他补充说,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加里·拉夫黑德目前正在中国访问,为两国海军在中国南海海域举行第二阶段的海上联合搜救演习作准备。据悉,此次演习的一个主要目的就在于增进中美海军之间的了解,加强双方的合作。 对此,法伦表示,我们必须鼓励和继续推进美中军事交流,这样才能摆脱冷战思维,真正扩大对话。[1]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