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

军事武器2019-12-27 08:178A+A-

中国网讯 俄罗斯空军总司令泽林日前表示,若干套新的S-400“凯旋”防空导弹系统将在今年部署俄沿海和边境地区。目前,俄罗斯军队装备2个S-400防空导弹团,这两个团部署在莫斯科郊外(埃列克特罗斯塔利和德米特罗夫)。预计,2012年将交付第三套和第四套防空导弹系统。与前几年不同的是,今年服役的这些防空导弹系统将不是部署在莫斯科近郊,而是部署在沿海和边境地区,意在开始执行对空防御战斗值班任务。目前,S-400系统的新型远程导弹正处于最后的国家试验阶段,将于今年底批量交付。泽林称,在为S-400系统研制射程超过250千米的远程防空导弹时,解决了许多新的科学技术问题。

俄军将采购新型S-400防空导弹系统作为2011-2020年俄国家武器装备计划的组成部分,规定在2020年前采购56个S-400防空导弹营,每个营包括8个发射装置。为了顺利完成给俄罗斯部队配备防空导弹系统的任务,计划成立三家防空反导系统新生产厂。预计,2012年首批新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将交付西部军区,部署在加里宁格勒州。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验收试验于2011年年底在阿斯特拉罕地区进行。

期望值颇高,设计性能“压倒”美防空反导武器

S-400(中文译名“凯旋”,最初被称为S-300PM3)防空导弹,是俄罗斯研制的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防空导弹之一,它充分利用了俄罗斯在无线电、雷达、火箭制造、微电子、计算机等技术领域的最先进研究成果;配备了射程更远的新型导弹和新型相控阵跟踪雷达,雷达具有360°的全向覆盖能力,在速度、精度等方面均优于美国的“爱国者”PAC-3地空导弹系统,是当今世界上性能最好的防空导弹系统之一。S-400系统拦截弹道导弹的最大距离是50-60千米,比美国“爱国者”和俄罗斯“骄子”远出 10-20千米,且拦截率高,可击落250千米远、飞行高度从数十米到同温层的目标。

据称,作为一种大量应用新技术的第4代防空系统,S-400与S-300P拉开了一代以上的距离。它继承了S-300PMUl系统结构,同样由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与具有独立作战能力的导弹系统组成,但又有两个不同点:①S-400允许作战单元远离制导雷达站(通过数据链联结),可以使火力覆盖区域大幅延伸;②S-400系统的作战单元数量增加到8个(S-300PMUl/2为6个),提高了系统的多目标交战能力。全系统可以齐射96枚导弹,同时拦截48个目标。此外,S-400还采用了模块化的系统结构,可以与S-300P系列所有型别的导弹系统组合,以新系统带动老装备,充分调动并提升了整体作战潜力。

S-400防空导弹是中远程防空导弹系统,属于俄罗斯新一代防空导弹系统。S-400防空导弹系统用于摧毁所有现代及未来空天攻击武器——侦察机、战略和战术飞机、战术及战役战术弹道导弹、中程弹道导弹、超声速目标、干扰发射机、雷达警戒及导引飞机等。每套S-400防空导弹系统可同时向36个目标射击,并向其导引72枚导弹。攻击范围涵盖400公里距离,高度从5米到30公里,可以对目标多批次连续攻击,直到将目标摧毁。即使B-2隐形轰炸机,也要在S-400火力圈以外活动,进入火力圈将面临被击落的悲惨命运。S-400几乎拥有击落一切大气层内飞行器的能力,从战斧导弹,到苍蝇大的目标。

发展道路重重,难以脱离S-300的“升级版”

虽然俄罗斯军方多次表示,未来空天防御系统的支柱型武器为S-400防空导弹系统。最新型的S-400防空系统现已在莫斯科郊区装备2个团(每团2个营),其反导能力与S-300相比有很大增加,但拦截范围远未延伸到太空。从现有资料来看,S-400具有击落战役战术导弹,甚至中程弹道导弹的能力。但事实上,俄“金刚石-安泰”设计局副总尤里•索洛维耶夫近日声称,S-400系统配备的新型远程导弹将于近期列装,届时S-400将真正具备打击近地太空目标的能力。他还补充说,目前该新型远程导弹正在进行国家试验。

其实,俄军方很早就试图研制出可打击太空目标的远程导弹,并希望以此奠定俄未来反导防御的基石,维持对所有竞争对手的“决定性优势”。但是,这种被寄予厚望的新型导弹虽已研发多年,目前仍在试验当中。现仍不明朗的是,已列装的S-400系统编成内是否可以装备主要用于反导的40N6型拦截弹,及多功能的9M96拦截弹。如果不能,其还不能称为新系统,只是目标探测距离增加、但目标打击能力与从前一样的“S-300PM+”系统。缺乏超远程导弹是S-400系统的主要问题之一,而且该系统的问题远非这一点。目前,S-400系统仍不得不装备与老旧S-300系统相同的导弹。

与此同时,S-400系统的主要构件研制于上个世纪80-90年代,也已不同程度老化。该系统在批量生产中也出现了大量问题。虽然其战术-技术性能突出,但是军方仍有不少微辞。2010年5月,前任空军司令安纳托利•科尔努科夫在一次有关空天防御问题的新闻发布会上,就声称S-400系统虽然性能指标优异,但是它“笨重、昂贵而且耗油”。现任空军司令亚历山大•泽林也曾指出,S-400系统未达到必要的性能水准。

量产过慢,难堪当前俄军战略防御重任

当前已服役的S-400系统数量极少。拦截目标的数量受已装备的防空导弹系统数量的限制。而且实战中拦截目标的数量还要少,因为实战中不可能取得100%的作战效果。如果按50%的作战效果计算,要发射2枚S-300P拦截弹才能击落1个目标。现在每团编2个营的S-400导弹团有16部发射装置(每营8部,每部发射装置装备4枚拦截弹),即每个团有64枚防空导弹。即使是在100%的作战效果(上文已经说过的不可能取得)时1个团只能拦截64个目标。如果每部发射架装载不是4枚,而是16枚9M96型拦截弹,那么1个团就可有256枚拦截弹。 关于S-400系统的战技指标,媒体有各种版本的信息。实际上,目前装备的是“S-300PM+”系统,即2个S-400导弹团装备64枚48N6防空导弹。这还要好于旧型号的S-300PM的情况,每个S-300PM导弹团装备3~4个导弹营,每个营12部发射装置。

根据俄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波波夫金的声明,包括现有4个营在内,2020年前,俄军将有56个S-400防空导弹营入役。据公开资料记载,俄军现有36个地空导弹团 (10个在莫斯科郊区,4个在圣彼得堡郊区)。现有防空系统远不足以覆盖大型工业中心,甚至是战略火箭兵导弹师的阵地。如果S-400防空导弹团都按2营制编配,那么2020年前将有28个团。如果这些S-400防空导弹团都装备新型防空导弹,则 “以旧换新”的数量不会同等。如不装备新型拦截弹,防空能力将会削弱。另有资料显示,S-400仅用于替换旧型号的S-300系统。去年底,俄罗斯国防部新闻发言人称,近10年防空导弹系统将全部更新,大量新型武器装备将从2011年开始进入部队,2020年新装备在部队作战编成中的比例将增至100%。以此类推,包括改进型在内的S-300系统将不再保留在部队内,那么56个S-400防空导弹营显然不够。

波波夫金还允诺2020年前将装备10个营的S-500防空导弹系统。但目前该系统的情况比S-400更扑朔迷离。迷盲之处在于,其是全新的系统,还是如波波夫金所称,是S-300、S-400系列的延续?目前,完全不清楚该系统的研制情况。俄罗斯空军空天防御联合司令部司令伊万诺夫宣布,2014年将开始S-500的批量生产。而波波夫金则宣布,不是在2014年,而是在2015年仅能进行导弹的试验,并无批量生产。值得一提的是,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列装,初期也称是在2001年。之后,俄官方多次重复这一允诺,期限却一推再推,直到2007年第一个团才服役,第二个团服役已经是2010年了。因此,“2020年10个团”也可能成为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好愿景。

“凯旋”于实战之外:“出口”和“吓阻”

虽然S-400防空系统在俄罗斯政府和军方的诸多争议难以落定,光鲜的表满背后仍有未来发展的很大不确定性。但该系统在近年来崭露头角之际,却也给俄军带来了两大地地道道的实惠,一是出口国外,给俄军发展带来经济实惠;二是吓阻邻国,为解决领土争端增加筹码。

2010年初,俄罗斯国防产品出口公司总裁伊赛金在莫斯科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S-400系统具有很大的出口潜力,俄方已“收到很多国外客户的预订申请”;当然他还不忘卖个“关子”,指出“只有在完全满足俄军的需求后俄方才会考虑向国外出口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问题”。他同时称,在过去9年间,俄国防产品出口公司军火出口呈现稳定增长态势,武器出口额逐年攀升,出口国家超过70个。2009年该公司武器出口总额达到74亿美元,比2008年增长了10%。在前几次阅兵式中,S-400防空系统也曾高调亮相,不能排除,俄军方有意“亮剑”,渲染“广告效应”,为急需外汇补给的俄国防预算增添血液。

为了震慑日本与俄罗斯在南千岛群岛的领土争端,俄军方拿出S-400防空系统作为“镇妖之宝”,旨在实现吓阻效应。2011年2月9日,俄国防部社会委员会主席团委员伊戈尔•科罗琴科向俄新社表示,南千岛群岛驻军装备更新换代的重点应是防空导弹系统,以及建设配备先进机场网络的空军基地,并为太平洋舰队接装军舰和导弹快艇。科罗琴科说:“为了保证俄罗斯对南千岛群岛的主权,除了对驻扎在那里的第18营进行例行的装备更新,还必须在千岛群岛部署两个S-400‘凯旋’防空导弹营,而‘铠甲S’防空导弹系统与配备‘宝石’反舰导弹的‘堡垒’岸基导弹系统将成为这两个营的掩护,而且还要打造数个现代化雷达监测站。”

据俄罗斯《报纸》网2011年2月24日报道,中国最早可能会在2015年获得俄最新型的S-400“凯旋”防空导弹系统。此外,俄中目前还在就提供苏-35多用途战斗机进行接触。俄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第一副局长亚历山大-福明:“中国方面曾在2011年表达过采购相当数量苏-35的意愿,当时还向我们提出了相关的建议。目前这一问题正由俄全权组织负责处理。”至于今后向中国提供俄制防空导弹系统的问题,福明提醒说,俄方曾在1993-2010年期间向中国提供过大批现代化的俄制防空导弹装置,其中还包括先进的S-300PMU2“宠儿”防空导弹。他表示,两国今后还将继续在防空系统领域展开合作,中方已表达了购买S-400新一代防空导弹系统的意愿。福明透露,中方希望能在2015年获得首批S-400。至于今后向中方提供S-400的可能性和时间问题,则要视俄联邦武装力量的装备情况而定。(窦豆/谢武)

独家稿件,转载须经作者许可。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