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北约代号

军事术语2019-07-11 09:368A+A-
北约代号

北约代号(NATO reporting name,又译为北约命名),是冷战时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替苏联/俄罗斯与中国军事装备所起的编号与命名。之所以会有北约代号的出现,是因为在冷战时代上述两个国家的军事装备之实际代号与命名通常都不为西方国家所知悉,或甚至根本不存在,为了要使北约内部使用不同语言的军事单位之间能正确的沟通,才会出现北约代号这种由北约单方面所制订的命名系统。

-收起最新报道

目录

1命名原则2美军扩充命名3苏联内部命名4命名列表

1命名原则

编辑本段回目录

北约负责维护这些名字的列表,命名中的第一个字母指出装备的用途。例如战斗机使用字母“F”起头,轰炸机使用字母“B”起头,直升机使用“H”起头,反坦克导弹用“S”起头,地对空导弹用“G”起头。对于飞机的命名,单音节名字用于搭载活塞发动机的机种上,双音节名字则用于喷气发动机机种上。

2美军扩充命名

编辑本段回目录

在某些情况下,美国国防部会进一步扩充北约命名。例如在北约的规则中,安装于舰艇或潜艇上的地对空导弹系统之命名通常与其陆基版本的命名相同,尽管它们之间仍然有小幅度的差别。但美国国防部对这些相同基础但规格不同的系统,就使用有额外后缀的不同代号系统(例如以“SA-N-”取代北约的“SA-”),但为求简便,这些系统的昵称仍然使用陆基系统相同的名称。如果没有对应的陆基系统,就制订新的名称称呼之。

3苏联内部命名

编辑本段回目录

在过去苏联军方并不替旗下的军事设备特别制订官方的通用命名,但如同其他国家的空军,苏联空军内部也有替飞机命上非官方昵称的习惯。通常(但非绝对),苏联的飞行员都不会直接使用北约代号(无论是原名或是译回俄文的称法)来称呼他们自己的军机,这主要是因为冷战时代双方之间的资讯沟通并不通畅,很多苏联飞行员长时间以来都不知道有北约代号这种事物存在,待多年之后他们终于知悉了北约代号的称法时,他们早已发展出苏联方面自有的昵称系统。许多命名并不令人喜欢,因为这是单方面的观点。大多数命名没有真正的涵义,但有些命名聪明地包含了双关涵义,有些命名变成了值得纪念的与令人敬畏的名称。起名时一般都有数百个名称可以考虑,因此这些命名覆盖了非常广泛的主体。

4命名列表

编辑本段回目录

导弹

空对空导弹(首字母为“A”)

AA-1 Alkali(碱性)

AA-2 Atoll(环礁)

AA-4 Awl(钻子)

AA-5 Ash(灰尘)

AA-6 Acrid(刺激)

AA-7 Apex(顶点)

AA-8 Aphid(蚜虫)

AA-9 Amos(阿莫斯)

AA-10 Alamo(白杨)

AA-11 Archer(射手)

AA-12 Adder(蝮蛇)

空对面导弹(首字母为“K”)

AS-4 Kitchen(厨房)

AS-7 Kerry(凯利)

AS-15 Kent(肯特)

AS-16 Kickback(回马枪)

AS-19 Koala(无尾熊)

反坦克导弹(首字母为“S”)

AT-3 Sagger(火泥箱)

AT-6 Spiral(螺旋)

AT-8 Songster(歌手)

AT-11 Sniper(狙击手)

面对空导弹(包括舰射与潜射,首字母为“G”)

SA-2 Guideline(指引)

SA-3 Goa(藏原羚)

SA-5 Gammon(腌火腿)

SA-7 Grail(圣杯)

SA-8 Gecko(守宫)

SA-9 Gaskin(灯笼裤)

面对面导弹(包括舰射与潜射,首字母为“S”)

SS-1 Scud(飞云,常译为“飞毛腿导弹”)

SS-21 Scarab(圣甲虫)

SS-23 Spider(蜘蛛)

SS-N-22 Sunburn(日炙)

CSS-C-2 Silkworm(蚕)

飞机

轰炸机(首字母为“B”)(bomber)

伊留申设计局(IL)

IL-2 Bark(吠叫)

IL-10 Beast(野兽)

IL-28 Beagle(小猎犬)

Tu-160 Blackjack(海盗旗)

Tu-22 Blinder(眼罩)

Tu-22M Backfire(逆火)

Tu-2 Bat(蝙蝠)

Tu-4 Bull(公牛)

Tu-14 Bosun(水手)

Tu-16 Badger(獾)

Tu-95 Bear(熊)

Tu-98 Backfin(背鳍)

战斗机(首字母为“F”)(fighter)

中国成飞及沈飞等:

歼8(J-8) Finback(长须鲸)

歼轰7(JH-7) Flounder(比目鱼)

歼10(J-10) Firefly (萤火虫)

歼15(J-15) Flying Shark(飞鲨)

歼20(J-20) Firefang(火牙)

J-20 火牙/我方名称“威龙”

强5(Q-5) Fantan (番摊)

米高扬设计局(MiG)

米格-15(MiG-15) Fagot(柴捆)

米格-17 Fresco(壁画)

米格-19 Farmer(农夫)

米格-21 Fishbed(鱼床)

米格-23 Flogger(鞭笞者)

米格-25 Foxbat(狐蝠)

米格-29 Fulcrum(支点)

米格-31 Foxhound(捕狐犬)

米格-35 Fulcrum F(支点F)

苏霍伊设计局(英语Sukhoi,俄语Сухой):

苏-7 Fitter-A(装配匠A)

苏-9 Fishpot(鱼窝)

苏-15 Flagon(细嘴瓶)

苏-22 Fitter(装配匠)

苏-24 Fencer(剑师)

苏-25 Frogfoot(蛙足)

苏-27 Flanker(侧卫)

苏-30 Flanker C (侧卫C)

苏-33 Flanker D (侧卫D)

苏-35 Flanker E (侧卫E)

苏-37 Flanker F (侧卫F)

苏-34 Fullback(鸭嘴兽)

苏-47 Firkin(小木桶)

Tu-28 Fiddler(提琴手)

雅科夫列夫设计局(Yakovlev):

雅克-15(Yak-15) Feather(羽毛)

雅克-28 Firebar(火把)

雅克-36 Freehand(徒手)

雅克-38 Forger(锻工)

雅克-141 Freestyle(自由式)

直升机(首字母为“H”)(helicopper)

米-8(Mi-8) Hippo(河马)

米-24 Hind(雌鹿)

米-26 Halo(光环)

米-28 Havoc(破坏)

卡-25(Ka-25) Hormone(贺尔蒙/激素)

卡-27/卡-28 Helix(蜗牛)

卡-50 Hokum(噱头)

直-9(Z-9) Haitun(海豚)

运输机(首字母为“C”)

安-2(An-2) Colt(小马)

An-12 Cub(幼狐)

An-28 Cash(钞票)

An-30 Clank(铮铮)

An-124 Condor(秃鹰)

An-225 Cossack(哥萨克)

Be-30 Cuff(袖口)

伊尔-76(IL-76) Candid(耿直)

Tu-104 Camel(骆驼)

Tu-114 Cleat(木栓)

Tu-124 Cookpot(煮锅)

Tu-134 Crusty(硬壳)

Tu-144 Charger(战马)

Tu-154 Careless(大意)

其它飞机(首字母为“M”)

A-50 Mainstay(主桅索)(预警机)

An-71 Madcap(顽童)(预警机)

Be-6 Madge(马奇)(海洋巡逻侦察机)

Be-10 Mallow(锦葵)(巡逻轰炸机)

伊尔-78(IL-78) Midas(大富豪)(空中加油机)

KJ-2000 Mainring(主环)(预警机)

Tu-126 Moss(苔藓)(预警机)

Yak-14 Mare(母马)(运输滑翔机)

Yak-130 Mitten(手套)(高级教练机)

潜艇

苏联/俄罗斯

一般都以无线电代码的英文字首命名。

阿尔法级核潜艇(Alpha)

奥斯卡级核潜艇(Oscar)

德尔塔级核潜艇(Delta)

基洛级潜艇(Kilo)

罗密欧级潜艇(Romeo)

老爹级潜艇(Papa)[2]

但也有少数例外,如阿库拉级核潜艇(Akula,俄文“鲨鱼”)、台风级核潜艇(Typhoon)。

中国

一般都以中国朝代命名,而解放军方面则以“长征”加数字命名。

091型核潜艇(汉级)

091 汉级攻击核潜艇/我方名称“长征X号”

093型核潜艇(商级)

095型核潜艇(晋级)

097型核潜艇(秦级)

092型核潜艇(夏级)

094型核潜艇(晋级)

096型核潜艇(唐级)

039型潜艇(宋级)

041型潜艇(元级)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