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俄罗斯坦克竞赛价值已尽,我军应该考虑新思路

解密军情2019-11-29 01:558A+A-

(我军原本对俄罗斯坦克两项寄予厚望,但是,俄罗斯功利心太重,已经让人失望)

根据近期媒体发布的消息,我军出征俄罗斯坦克两项赛事的国产96B坦克车组在今年成绩欠佳,无缘决赛,而对此,国内舆论反应异常平静,似乎并不是很关注,对于赛事安排中的一些问题,国内也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兴趣。曾经寄予厚望的国际性坦克赛事“俄罗斯坦克两项”,在国内的关注度落到如此下场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我军曾对坦克两项寄予厚望,但是,希望最终变为失望

俄罗斯坦克两项赛事起于2013年,原本只是为俄罗斯坦克部队设计,在第二年才正式对外开放,邀请上合组织成员国,和俄罗斯的友好国家参与,赛事项目也逐渐扩大,逐渐成为众多国家参与的国际性坦克赛事,中国是最早的参与国之一。

作为世界大国,中国坦克部队的规模、坦克数量在全世界所有国家之中都是比较突出的,在现今的世界,能和中国坦克部队比规模、比数量的国家恐怕也只有美俄。但是,众所周知,受历史原因的影响,中国军队的坦克应用并没有走完全部的坦克发展过程。中国坦克的应用是和中国军事工业发展同步的,起步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更没有经受二战坦克应用、大发展的洗礼。受此影响,再加上中国建国以来从未进行过大集群坦克作战,中国的坦克应用战术还是有待提高的。而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方面自然就对坦克强国俄罗斯的坦克两项产生了浓厚兴趣,并在坦克两项赛事开放后,迅速加入其中,成为最早的参与国。

(相比之下,欧洲的坦克技能竞赛更加贴合实战,也更加符合我军需求)

而且,中国也深知,作为世界坦克大国,俄罗斯坦克训练的经验还是非常值得学习参考的,而实际上,想要提升我军的坦克战术能力,俄罗斯也几乎是唯一的外部参考来源。受此影响,我军至少在最初还是对坦克两项赛事寄予厚望的。

但是,在实际参与了俄罗斯的坦克两项赛事之后,我军发现,坦克两项的价值远没有我军期待的那么大。在赛事设计上,俄罗斯坦克两项依然坚持延续苏联时期的“大规模装甲集群快速突击”战术,整个赛事更注重坦克本身的机动能力,大幅度脱离现代战争的坦克战术。在此之外,俄罗斯对坦克两项赛事太过于功利,为了显示本国坦克的“优良性能”,不惜在赛事裁决中、项目安排中做小动作。而对于这样“千变万化”的坦克技能竞赛,我军其实已经没那么大需求,国内对其关注度降低也在情理之中。

俄罗斯坦克两项太功利,欧洲坦克赛事倒是更贴合实战,更适合我军

俄罗斯主办的坦克两项现今最大的问题就是“功利心太重”,只注重实际利益,不想拿出俄罗斯坦克部队的看家本领。这就导致比赛的很多项目设定脱离现代化坦克战的需要,成了博眼球的表演性比赛,对提高部队实战能力没有太大益处。

但我军当初决定参与俄罗斯坦克赛事的决定是没错的,俄罗斯坦克部队也的的确确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比如,他们的实战经验明显超过我们。

在坦克集群作战方面,苏联就是坦克打击群纵深化突击作战的行家里手。在二战战场上,苏联更是把坦克打击群纵深化突击作战能力发挥到极致。整个冷战期间,北约都对苏联坦克打击群极度恐惧,就是对其装甲部队的肯定。

(欧洲坦克竞赛各项赛事安排对我军更有价值)

俄罗斯坦克两项赛事虽然是全新的坦克竞技类项目,但是,该赛事很多经验其实都来自于苏联时期,或者说延续了苏联的一些思路。实际上,坦克两项类似的坦克竞技项目,苏联时期的苏军坦克部队就已经开始研究了。因此来说,主导举办坦克竞技赛事,俄罗斯完全有资格有能力,其应用经验也和我军的一些战术相契合。

坦克巷战方面,在上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国内战争中,俄军坦克部队就积累了众多的坦克巷战经验。在当时为了争夺重要城市的控制权,俄军大量动用坦克力量。战争初期俄军坦克部队也因为一些不可控因素遭受很大损失,但是在其后没多久,俄军坦克部队就迅速调整了战术,并最终完全发挥了坦克的巷战能力。

除此之外,在近几年的叙利亚内战中,俄军坦克部队同样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俄军军事顾问就很好的指导了叙利亚的坦克作战。因此来说,无论是坦克巷战战术,还是现代战争坦克应用思路,俄罗斯都有值得我军学习借鉴的经验。

但是,俄军坦克部队的这些经验并没有展现在坦克两项赛事中。实际上,坦克两项现今的赛事安排,还是延续老战术,很少体现对现代战争坦克应用经验。

坦克两项赛事更注重实际利益:无论是坦克两项的赛事安排,还是从俄罗斯在赛事中的小动作分析,俄罗斯主办坦克两项赛事目的都是为了利益。都更注重展示俄罗斯坦克的性能,都非常重视俄罗斯坦克车组的名次和表现,更像是一场军事装备推销活动。

(欧洲坦克竞赛,美军士兵扛着负重轮狂奔,充分考验车组体能和战场维护能力)

实际上,坦克两项赛事也确实对俄罗斯的坦克出口起到一定积极作用,通过实际操作俄制坦克,很多国家也确实更加青睐俄罗斯坦克,以及俄罗斯最新的坦克科技。

而且,俄罗斯开放坦克两项赛事还有扩大国际影响,摆脱西方孤立的现实目的。众所周知,俄罗斯开放坦克两项赛事的2014年正是西方对俄罗斯战略打压最严重时期,在当年,以乌克兰为突破口,将俄罗斯逼入墙角,企图逼迫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屈服。

而面对美国和西方的联合打压、围堵、孤立,俄罗斯向上合组织成员国和友好国家开放了坦克两项项目,并借此取得突破。只是,想要达成目的,现今的坦克两项项目安排明显需要调整,这就影响了比赛的实用性。

欧洲坦克竞赛就很贴合实战:作为冷战时期的对手,现今世界最大的军事政治集团,西方也同样很重视坦克竞赛类项目的作用。早在1963年,北约就推出了首个坦克竞赛类项目,即“加拿大陆军杯”坦克射击竞技赛。但是,由于最初阶段该竞技赛项目设置简单,没有贴合实战的原因,参与国也越来越少,最少的一届只有3个国家参与。受此影响,在1977年第10届竞赛时,主办者对赛事内容进行了调整,“从单一、死板的坦克射击比赛转变成战车综合能力竞技,这让比赛更加贴近实战环境”,在此之后,该坦克竞技赛“再次成为北约成员国间最重要的坦克竞赛之一”,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该赛事失去意义,最终停办。

(欧洲坦克竞赛设置的核生化条件下坦克紧急处置能力考验)

到了2016年,随着俄罗斯坦克两项赛事影响力越来越大,俄罗斯大规模坦克作战能力的迅速恢复,北约各国才重新开始重视坦克战的训练,并在同年恢复坦克技能竞赛,“强大欧洲”坦克挑战赛(SETC)应运而生,每年举办一届,至今已经开办3届。

和俄罗斯坦克两项相比,欧洲坦克挑战赛更贴合实战。在竞赛中,欧洲坦克挑战赛设有进攻和防御,侦查和识别等科目内容,还设有模拟真实战场环境的坦克抢修、伤员救治等科目。同时,欧洲坦克挑战赛还加入了生化武器袭击、公路炸弹袭击等科目。根据公开的照片,欧洲坦克挑战赛很可能还设置有坦克成员探出身体对外射击项目,非常贴合实战。虽然外界认为欧洲坦克挑战赛是在模仿俄罗斯坦克两项赛事,但是在考核难度和项目合理性方面,欧洲坦克挑战赛明显更加合理。

(欧洲坦克赛事英国乘员从坦克中探出身进行手枪射击,这个场景在战场很常见,也很贴合实战)

而从以上可以看出,在贴合实战方面,“俄罗斯坦克两项”明显落后于“欧洲坦克挑战赛”,而对于急需实战经验的我军坦克部队来说,欧洲坦克挑战赛的一些设置也明显更有价值。但是,欧洲坦克挑战赛只是北约内部的训练竞技项目,最多也会加入乌克兰那样的友好国家,中国坦克部队明显不可能获得邀请。

受此影响,我军坦克部队如果想得到高标准的坦克训练思路,在俄罗斯坦克两项赛事安排基础上、借鉴欧洲坦克挑战赛的一些公开信息,探索我军自己的坦克训练赛事才是最好的选择。

融合俄罗斯坦克两项和欧洲坦克挑战赛经验,探索我军自己的坦克训练新体系

经过多年的参赛,我军对俄罗斯坦克两项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和认识,鉴于俄罗斯举办坦克两项的目的,我军再想从中获得更多已经不可能,也只能依靠自己。

举办自己的军事竞技类项目,并以此提高本国相关部队的技战术水平,一直都是世界大国军事训练的固定思路,美国的红旗军演、我国的空军大演习、朱日和大演习等等,都是受这种思路影响。而在坦克训练领域,俄罗斯坦克两项、美国陆军每两年一次的“苏利文杯”都是重要代表借助参加俄罗斯坦克两项的经验,和对欧洲坦克挑战赛的研究,足够开发提升我军坦克部队能力的竞技赛。

而且,现代战争虽然已经降低了坦克的应用空间,但是在很多战场环境,坦克仍然还有很大价值。美军在伊拉克战争后期的“治安战”阶段,就曾通过实战战例认识到主战坦克在巷战中的巨大价值;在阿富汗战争中,主战坦克也发挥了很大作用。因此来说,提升坦克部队技战术水平并不算浪费,对于我军整体能力的提高也有价值。

同时,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国的经济基础已经能够支撑起更大规模、更加丰富的训练、竞赛类军事项目,论资金能力,我国明显也比俄罗斯要强很多。因此来说,在现今的情势下,以我为主,探索我军自己的、贴合实战的坦克竞技项目,甚至其他更多类型的竞技项目还是很有必要的,我军也有这个现实需求。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