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战斗在盂县的晋察冀军区十九团》第六章 反扫

军事历史2020-10-14 17:348A+A-

  箭河村位于磁瓮尖山南麓,山高林密,地势险峻,是八路军的重要根据地。我八路军十九团、二十六团、三十四团的团部经常驻扎在这里,白求恩医疗队曾经来到这里,为部队伤病员医伤治病。箭河因此被誉为“抗日圣地小延安”。日寇把箭河村看成眼中钉肉中刺,一次又一次奔袭扫荡,一次又一次以失败而告终。

  1943年4月6日,虽然已到“清明时节雨纷纷”之际,然而,白马山麓却是大雪纷纷,三尖山顶的积雪深齐膝盖,摇旋着的冷风,把天地变成茫茫无际的雪野。小鬼子以为我军会按兵不动,便纠集了东会里、牛村、cháng池、上社等据点的鬼子和伪兵,到箭河来突袭我十九团。两个月以前,我十九团曾经在盂县西部地区全面出击:端了肖家汇日军据点,火葬了中社鬼子的炮楼,活捉了驻扎在西城武据点的全数6个鬼子,还打进了盂县城西关。小鬼子早就筹划着报复,此次阴险而毒辣的行动就是证明。同时,鬼子还调集了从娘子关、阳泉、阴营、到盂县椿树底一线的兵力1000多人,其中有骑兵100多名,全部彻底轻装上阵,妄图围歼我军主力。鬼子军官命令士兵们都穿上单衣服,跑步前进,几十匹骡马驮着子弹,兵分七路,趁着茫茫夜色的掩护,向箭河方向扑来。

  从cháng池来的两路鬼子,约二三百人,由“素以作战勇敢机敏着称”的“毛驴小队长”指挥。“毛驴”接到情报,夜晚八路军一个连掩护着在白家村开大会演戏,就在拂晓前三面包围了磨子山下的白家村,把上山的路留着,在山背后埋伏了全部主力,妄想将我军一网打尽。白家村响起枪声的时候,我军早已转移到了禅房、石辉坪一带。不料,从牛村来的二百多鬼子又合击上来。我军侦察员刚刚往前走了不远,碰上鬼子的哨兵和一条狼狗,他含含糊糊支吾了两句,立即往回跑,鬼子在后面紧追不放,我军的两挺轻机枪马上开了火,追上来的日军倒了十几个,后边的鬼子“呀呀呀”地怪叫着反扑上来,可是当他们扑到我机枪阵地时,我军又无影无踪了。

  雪花在不停地飘落着,我十九团像一张巨大的渔网撒在茫无边际的雪海里。东会里的鬼子也到了,上社的鬼子却因道路泥泞,一边走,一边修路,耽误了时间。当日寇七路人马来到合击目的地箭河村碰头的时候,却连个人影也没有看到。日军旅团长气得暴跳如雷,命令部下向十九团退走的蚍蜉nǎo扑上来,又被埋伏在山顶的十九团战士一枪一个,打得仰面朝天滚下山去……

  我军的一个班长被一群鬼子围困在哨位上,弹尽粮绝,他勇敢地从山顶跳了岩。我军的一个班,为了监视敌人,在山顶的积雪中整整埋伏了四五个钟头。

  疲惫不堪的鬼子,以为我十九团主力退完了,1000多人全部集中到东、西麻河驿之间的山根底,这儿一堆,那儿一群,一个个冻得面皮青紫,浑身发抖。虽然,东麻河驿村头燃起了一堆熊熊大火,这些小鬼子却没有一个敢过去烤火。点着火取暖的是二十几个“有功”的先锋,他们曾经冲上蚍蜉nǎo山顶,由于出汗过多,薄薄的单衣冻成了硬邦邦的“冰棺”。约摸过了五六分钟时间,只见烤火的鬼子龇牙咧嘴地傻笑起来,笑着笑着,便一个接一个的躺在地上不动弹了,死的“莫名其妙”!这还不算,火光给十九团战士们照亮了目标,一阵排子枪后,二十几个小鬼子也见阎王去了。“毛驴队长”也受了重伤。

  十九团刘桂云团长英明果断,早已在鬼子撤退要经过的所有路途中都设置了埋伏,给鬼子筑好了一座座坟墓。

  第二天中午,传来了胜利的消息:上社方向,我军一个班伏击了300多个鬼子,打死十几个;牛村方向,我军一个排伏击300多个鬼子,打死二三十个;cháng池方向,我基干民兵十几个人甩出九颗手榴弹,炸死六七个鬼子,鬼子疯狂反扑,我十九团一个班的战士用排子枪打退了敌人。

  黄昏,敌人自己清算了一顿:在牛村火化了70多具“皇军”尸体;在盂县城运回了90多个“皇军”的人头;“毛驴队长”也因伤重不治身亡。 (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