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德国的海洋之路》德国的海权思考

军事历史2020-08-01 15:228A+A-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自然对其在战争期间的战略和海权等方面进行反思。在总体战略上,有两位德国战略思想家对后来的德国军事思想产生了较为重大的影响:其一为鲁登道夫,其二为豪斯霍夫。前者撰写了《总体战争》,后者提出了“地略”思想。在制海权方面,围绕着“魏格纳理论”发生过一场争论,但最终也未形成德国新的海权思想。

  鲁登道夫是一个有着军人独裁思想的人,他不但反对民主制,而且认为进行军人独裁,摒弃所谓政治家,甚至他还对克劳塞维cí嗤之以鼻,不过,他偏激的军事理论倒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德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他提出了“总体战争”这个概念,这一思想也是颇具意义的,钮先钟在《西方战略思想史》中将其概括为五个原则:

  战争具有总体性,因为战场包括交战国家的全部领土,而全体人民也都必须积极参加战争的努力。

  要想使总体战争获得有效的执行,则国家的经济体系必须完全适应战争的要求,因为打总体战争的人不是军队而是人民。

  由于全民参战之故,所以必须努力使用宣传手段以来增强本国的士气,并减弱敌国的政治团结。

  总体战争的准备必须在公开战斗之前即开始进行,因为军事、经济、心理等方面的准备都会影响现代社会中的所谓平时生活。

  最后,要想获致整合而又有效率的战争努力,总体战争必须由一个最高权威来作全面的指导,那也就是最高统帅。

  鲁登道夫的“总体战”对德国后来的国家战争整体思考方面有建设性的意义,但并不算深入。豪斯霍夫所提出的是“地略”思想,类似今天的地缘战略学,惠特里塞曾这样评说豪斯霍夫的“地略”思想,他说:“地略是军国主义的产品和战争的工具。诚如其名称所暗示,它同时为地理学与政治科学的延伸。不过,其创立和发展大致又都是地理学家之所为。有时,它似乎是政治地理学的双胞胎。但它比较晚才出现,并且是在两次大战之间的时代中才开始形成”,p.389.)。豪斯霍夫并没有一个完整的着述,他的观点存在于各种零散的文章之中,而且论述也十分杂乱,甚至其思想也显得混乱,因为其思想来源事实上是融合了拉采尔、克杰仑、马汉、麦金德等许多人的观点和思想,其中包括地理决定论、“生存空间”观念、“世界岛”观点等等。豪斯霍夫的地略学实际上就是把这些思想整合成“地略理论”。

  概括其来,豪斯霍夫的“地略理论”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生存空间。该词为拉采尔首创,但后来为纳粹德国广泛接受和宣传。豪斯霍夫除了接受这一概念外,还提出各国人口增长不一样,所以所需的空间也不一样。

  自然疆界。主要观点是国家有权超越政治或人为制定的疆界。

  陆权与海权。豪斯霍夫在这里只是重复麦金德的观点,而麦金德的观点则是受马汉的海权论的影响,所以,豪斯霍夫在海权论方面并没有独自的建树,只是马汉海权论的翻版。

  自给自足。对于任何战略思想家来说,自给自足的说法都是荒诞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完全封闭起来自给自足,所以,这个观点是不成立的。但是,如果以追求自给自足为借口,与生存空间理论相结合,就可以形成一种新的侵略思想。

  泛区。豪斯霍夫认为世界分为这样几个泛区:泛美地区、欧非地区、泛俄地区、泛亚地区。他认为,德国应该支配欧非地区,日本支配泛亚地区,美国支配泛美地区,俄国支配泛俄地区。

  斯陶兹胡比曾这样评价“地略理论”,他说:“地略是说明征服理由和内容的大计划,指导军事战略家采取最容易的路线以来达到征服目标。所以打开希特勒全球心灵的钥匙即为德国的地略”。

  鲁登道夫和豪斯霍夫两人的思想、理论并不具有特别重大的创新性,但对德国整理其整体战争以及纳粹建立“生存空间”理论有较为重要的影响。至于海权方面,德国的反思和讨论就更加混乱不堪。

  一战失败后,英法美等国迫使德国把10艘战列舰、5艘战列巡洋舰、5艘轻巡洋舰和44艘驱逐舰沉没于斯卡帕湾。对此,舍尔海军上将说:“我为德国舰队在斯卡帕湾的沉没欢呼……投降的污点已从德国舰队的名誉上洗清。军舰的沉没业已证明舰队的精神未死。这最后一次行动是德国海军最优秀传统的真实写照。”但是,E`B`波特却这样说:“仿佛一个罪大恶极的罪犯,抢在死刑执行之前偷偷服用了一剂氰化物”。

  无疑,舍尔是无奈的,他只想为德国海军保留些颜面和荣誉,E`B`波特却道出了实质。德国第二帝国费尽30年的心血打造的公海舰队就这样沉没于海底淤泥之中。在德国投降后,还被迫交出剩下的8艘旧式无畏舰和5艘轻巡洋舰,以及总计约30万吨的浮船坞,4.2万吨的挖泥船、拖船和起重船。到魏玛共和国建立的时候,只有8艘“无畏”舰、8艘旧轻巡洋舰、32艘小型驱逐舰和鱼雷艇。

  新任海军总司令是贝恩克上将为了重建德国海军,倾尽所能,在魏玛共和国一片糟糕的经济之中,还是打造了一支轻型北海舰队和一支快速波罗的海舰队,主要用以防御波兰海军和法国海军,防御目标也仅限于防守波罗的海入口。显然,这并不是一支能争夺制海权的海军,只能说是近岸防御性的轻型海军。

  与重建海军相比,如何重建德国的海权思想就显得困难重重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第二帝国在海上全面失败,这彻底打碎了第二帝国时期与英国正面争夺制海权的思想,但对德国该重建什么样的思想,德国内部莫衷一是、争论纷纷。这一争论影响深远,不仅直接涉及魏玛共和国的海军建设,而且波及第三帝国的海权思想。

  这场争论的焦点是海军中将沃尔夫冈`魏格纳所提出的“魏格纳理论”。

  魏格纳1875年9月16日出生于波罗的海之滨的港城斯德丁,1894年,19岁的魏格纳投身军旅,加入德国海军。后在普伦的海军士官学校接受了三年训练,1897年,魏格纳以候补少尉军衔被分配到了第二舰队旗舰“德意志”号上,并曾随舰远航中国。1898年11月1日,中国山东发生“曹州教案”,当时德国正在图谋在东方建立殖民地和一个海军基地,其远东舰队于是趁机于11月13日登陆胶州湾,强占了整个青岛。12月15日,德皇威廉二世亲临基尔军港,发表了着名的“铁拳”演说,强硬地声称“无论何人,设若有欲试牵累或妨害我正当权利者,即应挥举‘武装的铁拳’征讨之!”随后任命其弟亨利亲王为舰队总指挥,下令派遣包括“德意志”号在内的第二舰队3艘巡洋舰前往胶州向清王朝及英法日俄等国显示实力。正是德国的强硬,清政府不得不同意德国租借胶州湾99年。刚刚参加海军不就年轻的魏格纳亲身领略“舰炮外交”和强大海军带来的巨大利益。

  1912年,魏格纳出任海军第一战列舰分舰队司令官施密特中将的首席参谋;1914年大战爆发后,魏格纳对德国公海舰队的保守防御十分不满,他曾撰写三份以主动进攻、突入大西洋的研究报告,这三篇报告分别是“对我国海上形势的思考”、“我们能改善现状吗?”和“海军基地政策与舰队”,三篇报告的内容实际上这也是后来他撰写《世界大战中的海军战略》一书核心思想。三篇报告认为,英格诺尔上将将德国绝大部分主力舰集中在赫尔戈兰湾内的威廉港,只以布雷作为防御和反制手段,作用十分有限,赫尔戈兰湾本身在海洋战略中没有重要的价值,所以德国舰队应该依靠潜艇,主动出击,打击英国在北海出口附近的封锁线,特别是英国的北海商业航线。这样的主动进攻可以迫使英国将大量的主力战舰投入到护航中,这样可以给公海舰队制造逃出囚笼的机会,然后攻击设得兰群岛附近的英国商业航线,并寻找机会削弱英国舰队实力,最后可在时机有利时进行决战。

  但是,当时的德国海军大臣提尔皮cí上将仍然坚守被动防御策略,并指派两名参谋撰写论文,反驳魏格纳的观点。不过,公海舰队卓越的战术指挥官弗朗cí`冯`希佩尔中将十分欣赏魏格纳的观点,他写信给海军参谋长巴赫曼上将,建议考虑这一战略。但希佩尔很快又被另外一个人说服。这另外一个反对魏格纳的人就是他的老朋友、第一侦察分舰队首席参谋雷德尔。他认为,夺取设得兰群岛看似很诱人,但德国海军每一级别的战舰都逊于英国同级战舰,很难获得偷袭所需要的优势兵力。希佩尔最终接受了这种观点,于是,魏格纳的建议在整个战争期间都被束之高阁,从未被认真考虑过。

  1916年春夏日德兰海战之后,魏格纳于次年升任海军中校,担任轻巡洋舰“雷根斯堡”号舰长。战后,魏格纳撰写了《世界大战中的海军战略》,继续他的观点。该书于1929年出版,这时他已经退役3年。在这本书中,魏格纳总结了公海舰队的失误,他认为,公海舰队在整个战争期间,大多数时候都是惧怕英国舰队,结果是忍受英国的封锁,在港内消极避战,几乎无所作为;如果公海舰队不是这样,而是主动对挪威-设得兰群岛-苏格兰的英国商业航线不断地进行攻击,那么就有可能打破英国的封锁,且对英国运输航线造成破坏。在此期间,公海舰队可以通过多个方向的袭扰获取小规模的胜利,削弱英国舰队的实力,再胜利累积到一定程度、英国舰队实力衰减的时候,可以通过决战获得最终胜利。这也就是着名的“魏格纳理论”。

  “魏格纳理论”融合了克劳塞维cí的政治军事思想,也包含了马汉的经典海权论,与此同时还继承了德国海权的传统观点,那就是德国只有击败英国舰队才有可能实现国家的最终目的,也就是赢得战争。

  德国虽然也是一个大西洋沿岸国家,但普鲁士是一个内陆国家,其军事历来聚焦于陆地,在克劳塞维cí的所有《战争论》中几乎从未提及海洋,海权思想也只是在德国统一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才开始有所发展。在马汉提出海权论后,对德国的海洋观念和海权认识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此后德国才开始正视海洋与海权。从19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德国出现了一些较为重要的海权着作,如马特查恩中将着有《海军战争》,其在1895到1905年间曾任基尔海军官校校长。《海军战争》强调说,海洋对于德国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所有文明大国都必须依赖全球性商业”,所以,即便是大陆国家也都暴露在海洋威胁之下,p.109,p.130.)。

  《海军战争》认识到了大国必然依赖全球性商业,魏格纳也借鉴马汉的海权论,主张以潜艇和主力舰队攻击英国的海上航线,因为早在一战前,英国的工业就已经完全依赖进口资源,英国的农业也无法满足自身需求,粮食需要大批输入,所以,只要能遏制英国的海上运输线,就可以迫使英国投降。进而,他分析说,设得兰群岛是英国的“大西洋门户”,只要能切断这条航线,英国舰队必然进行护航,德国舰队就有机会积累小规模的胜利。他说:“每次作战行动甚至小的冲突都有助于决定性胜利”,“我方的每次胜利,都将增大对英国的压力”。总而言之,魏格纳的结论是马汉海权论的德国版,主要以破坏英国海上贸易为手段,达到最终迫使英国投降的目的。

  但雷德尔对魏格纳的理论强烈反对,甚至企图阻止《世界大战中的海军战略》一书的出版。不过,雷德尔在成为德国海军统帅后,其领导的德国海军重建计划却在按照魏格纳的理论行事——1929年,德国海军第一型新主力舰“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开始建造,这可以说是一种快速突击舰,正符合魏格纳的“北海商道突袭”理论。

  雷德尔反对魏格纳,攻击其理论,是因为魏格纳自身理论体系漏洞百出,经常前后矛盾,最终要的是,他始终未能拿出如何实施北海商道突袭的具体的海军方案。相反,雷德尔看到了实质——德国舰队实力逊于英国舰队,突袭难以达成目的;“无限制潜艇战”也证明,潜艇是不可能挑战英国舰队的制海权的,即便是袭击英国的海上贸易线也勉为其难,因为英美只要用老旧的舰船、甚至将商船武装化,就能有效对付潜艇。

  另外,魏格纳和马汉一样,都忽视了战争的另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经济实力。德国经济实力和所掌握的资源都不足以支持海军的许多理想计划,而海军的任何理想计划实际上都有许多受制因素,任何一个因素又都有可能导致计划失败。与魏格纳同时代的另一海权理论家是赫伯特`罗辛斯基在1939~1947年期间,曾在《布拉西海军年鉴》上发表过一系列以德国海军思想为主题的论文,他曾经说“一支决定性弱势的舰队所具有的战略无力感是海上战争的重要特点之一,也使其与陆上战争有了最显着的差异,1914年的德国公海舰队在这方面与18世纪和拿破仑战争时的法国舰队完全相似”,这道出了德国海军的窘境。

  西方军事理论家认为,魏格纳的理论既锋芒毕露又漏洞百出,这样的评论倒也恰如其分,毕竟“魏格纳理论”的确有掌握主动的意愿、却又受制于种种条件的困窘。其实,这也是陆权国家普遍的困窘,拿破仑在陆地上不可一世,在海洋上却一筹莫展,因为同时能完美地解决陆地问题和海洋问题的答案并不存在,正如围绕魏格纳理论所争论的那样,德国在一战结束、直至二战爆发,期间始终也没有形成成熟的、适合德国的海权理论。所以,在二战中,我们所看到的德国海军作战模式只是一战时期的升级版,只不过是升级了“无限制潜艇战”,变为“狼群战术”,实质上只是战术的改变,海权战略方面毫无突破,甚至都没有一场像日德兰海战那样的大规模决战。对此,罗辛斯基评论说:“在提尔皮cí错误政策的矛盾影响之下,德国海军直到此时还是不能获致一个真正合理的结论。由于不愿在这方面的基础上进行彻底的批评,同时又有某种只作抽象思考的习性,并且对于英国海军史及其伟大的解释者马汉和科贝特有所误解,以致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虽然曾做过非常显着的努力,以求对海战的真正性质获致较佳的了解,但仍然还是半途而废。结果,德国海军思想不过由这一极端摆到另一极端,后者与战前把海战视为一种纯粹军事斗争的观念几乎可以说是相去不远”。 (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