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德国的海洋之路》大西洋巡洋战与“莱茵演习

军事历史2020-08-01 10:188A+A-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英国皇家海军拥有战列舰15艘,巡洋舰64艘,驱逐舰230艘,潜艇58艘,航空母舰7艘。而德国只有战列舰5艘,巡洋舰8艘,驱逐舰30艘,潜艇56艘。英国舰队占有绝对优势,但是英国也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商船队——3000艘远洋货轮和1000艘大型沿海航船,总吨位为2100万吨,平均每天有2500艘商船在海上行驶。为保护商船队,英国不得不分兵护航,投入护航的共有220艘装有潜艇探测器的舰艇,其中包括165艘驱逐舰、35艘小型护航舰和小型护卫舰以及20艘拖船。商船与护航舰艇的比率约为14:1。

  德国击沉客轮“雅典娜”号,这让英国感到担忧,因为这表明雷德尔已经决定深入大西洋袭击商船队。

  丘吉尔再度出任海军大臣后,立即召开会议,决定恢复英国商船队的护航体制。英国的大西洋护航,主要是使用战列舰、航空母舰、巡洋舰和护航军舰护送的远洋商船队。战争开始后,英国立即与加拿大合作,组成联合护航运输队。在蒙特利尔、魁北克、哈利法克斯、锡德尼和圣约翰等地组建了海上运输指挥部,并按照运输船航速组建慢速护航队、快速护航运输队和运送军队的护航队三类护航运输队。通常以起驶点的第一个英文字母作为代号,如从哈利法克斯开往英国的护航运输队的代号力HX,从直布罗陀开往英国的代号为HE。1939年9月8日,从英国驶往国外的商船护航队组建完毕,主要是利物浦、伦敦与北美之间的三条航线,分别经由大西洋、英吉利海峡和北海。9月16日,从加拿大哈利法克斯到英国的第一个护航商船队起航,代号为HX;此后,每隔8天由哈利法克斯起航一支商船队。先由加拿大军舰护航至西经20度,再交由从英国出发的护航军舰继续护航至英国港口。

  雷德尔早在1928年就发表了“海上巡洋战争”一文,因此早在战前就思考开展“大西洋巡洋战”。1939年9月1日,雷德尔下达了建造战舰的命令:

  撤销和平计划。新的建造计划包括下列紧迫的任务:

  1.建造新的潜艇,其型号按潜艇司令的建议。

  2.继续建造五艘大型舰只:战列舰“俾斯麦”号和“提尔皮cí”号,巡洋舰“欧根亲王”号和“赛德利cí”号以及航空母舰“齐柏林”号。

  3.建造新的驱逐舰、鱼雷艇、探雷艇和扫雷艇,以及控制沿海海路所必需的捕鱼船;此外还要建造快艇。

  希特勒同意了雷德尔的海军建造计划,并将优先顺序做了相应调整,把潜艇建造计划降至次要地位。

  1939年12月8日,德国武装部队总司令部奉希特勒之命对海军作如下通知:

  元首同意海军的计划:

  继续建造五艘大型舰只;

  限制轻型舰只的建造计划;

  执行已提出的潜艇建造计划。

  ……

  1939年8月21日,“施佩海军上将”号战列舰奉命从德国威廉港秘密前往南大西洋,实施巡洋作战。

  1939年9月3日,非洲佛得角西北大约700海里的水域上,“施佩”号战列舰正在航行,忽然接到柏林电报,称:“元首拒绝从波兰撤兵,英法已对德宣战”。

  9月30日,“施佩”号向西驶入巴西的伯南布哥附近水域,在这里发现了5051吨的英国多用途货船“克莱门特”号。该舰舰长在发现德国战列舰后,立即下令销毁密码和其他重要文件,然后让水手们乘救生艇向巴西海岸航行。很快,“克莱门特”号在一阵猛烈的炮火后沉入海底。德国海面袭击战由此拉开帷幕。从9月底至12月初,“施佩”号战列舰以灵活机动的战术,连续击沉9艘英国商船:10月7日,在开普敦至弗里敦的航线上击沉“阿什利”号商船;10月9日,击沉“牛顿海滩”号货船;10月17日和22日,击沉“猎人”号、“特里文尼恩”号商船;11月15日,在马达加斯加以南海域击沉“非洲贝”号油船;12月2日,在圣赫勒拿岛与南非之间击沉“多里克`星”号货船;12月8日,在同一海域击沉“仄罗”号货船;12月7日,在特立尼达岛以南海域击沉“斯特路恩沙”号商船。

  于此同时,“德意志”号也在大西洋上击沉了3艘英国商船,然后于1940年1月返回德国。

  英国获知“克莱门特”号被击沉后,判断在南大西洋有德国袭击舰存在,有根据其他上船被击沉的情况,大致判断出其活动区域在南大西洋东部。10月5日,英国海军部组建了8个搜索分舰队,共计25艘军舰,前往北美洲和南美洲海岸,搜索德国战舰。12月2日,英国搜索舰队接到了一条求救电报:“德国‘施佩上将’号正在朝我船全速驶来,请求救援。”搜索舰队中由亨利`哈伍德准将指挥的分舰队所负担巡逻和搜索区域正是以福克兰群岛为基地、负责南大西洋西部的。该分舰队共有巡洋舰4艘:重巡洋舰“埃克塞特”号和“坎伯兰”号;轻巡洋舰“阿贾克斯”号和“亚几里斯”号。重巡洋舰“埃克塞特”号,1931年造成,排水量8390吨,舰员560名,有203毫米炮6门,102毫米炮8门,533毫米鱼雷发射管2座,舰载机2架,航速32节。“坎伯兰”号,1926年造成,其吨位、装备和航速与“埃克塞特”号大体相同。轻巡洋舰“阿贾克斯”号和“亚几里斯”号,1935年建成,排水量约7000吨,舰员分别为520和550名,有152毫米炮8门、102毫米炮8门,533毫米鱼雷发射管2座,舰载机2架,航速32节。这几艘巡洋舰在武器装备方面与“施佩”号相比处于劣势,但航速较快,机动性较好。

  亨利`哈伍德海军准将收到电报后立即率“阿贾克斯”号、“亚几里斯”号轻巡洋舰和“埃克塞特”号重巡洋舰组成的南美巡洋分舰队前往拦截德舰。

  12月2日,英国运输船“多里克`星”号在南大西洋东部弗里敦至好望角的航线上遭遇“施佩”号。正是该船在被击沉前,发出了求救信号。哈伍德获得信号后,判断德国海军袭击舰已知暴露了自己,为了避免英舰的搜捕必将驶离南大西洋东部的非洲海岸,横渡大西洋,进入南美洲沿岸一带活动。这里盟国商船往来频繁,很可能成为其下一个目标区。他估计,如果该袭击舰去南美洲沿岸,12日晨可能到达里约热内卢海区,当日黄昏或13日晨到达拉普拉塔河口。当时,“坎伯兰”号正驶返福克兰群岛进行修理,其余各舰分散在彼此相距2000余海里的海区内。哈伍德决定首先扼守拉普拉塔河口。他命令其余3舰于12月12日晨7时驶至距该河口150海里的海区集中,并要求备足燃料,作好战斗准备,航途中停止一切无线电通信,以免被德舰发现。

  12月5日,“阿贾克斯”号在向拉普拉塔河口航行途中,发现了一艘驶向蒙得维的亚方向的德国运输船,立即进行了拦截。结果发现这艘船正是准备给德国“施佩”号运送补给物资的补给船“乌稣库玛”号。押走该船船员后,当即将其击沉。次日上午,“阿贾克斯”号又发现1艘与“乌稣库玛”号十分相似的运输船,靠近后确认是驶往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法国运输船“福尔摩萨”号。英舰立即将其控制,然后决定以“福尔摩萨”号为诱饵,冒充“乌稣库玛”号前去与德舰“施佩”号会合。英舰的计划是,如果德国人没能识破,那么英舰可以在两舰靠近时给德舰以突然袭击;如德舰识破,那么肯定会先攻击“福尔摩萨”号,此时英舰也能有机动抢占好阵位,在发动攻击。

  以轻巡洋舰对抗战列舰,显然是“不自量力”,因为仅“施佩”号辅炮的火力就相当于英国海军轻巡洋舰中1舰的全部火力;“施佩”号一舷齐射的炮弹总重量2132公斤,超过当时英国海军3艘巡洋舰全部一舷齐射的炮弹总重量1420公斤。当时“施佩”号主炮弹重28O~303公斤,英“埃克塞特”号的每颗主炮炮弹重116公斤,“阿贾克”号的每颗主炮炮弹仅重45.4公斤;而且德舰装甲厚,舰炮射程远。

  英舰终于在12月13日清晨发现了“施佩”号,并立即向“施佩”号发起进攻。当时“施佩”号舰长兰斯多夫正在进早餐,了望人员报告,英国舰队从两翼包围过来。英国舰队由1艘重巡洋舰和2艘轻巡洋舰组成,总火力上超过了“施佩”号,但英国战舰装甲防护力很弱,而且射程和口径均小于德国战舰。所以,兰斯多夫从容地吃完早餐,直到英国战舰进入德舰射程后,兰斯多夫才下令首先开炮,集中主炮火力炮击英重巡洋舰“埃克塞特”号。强大而密集的火力很快摧毁了“埃克塞特”号的指挥台,但其203毫米尾炮进行了持续的反击,并且一枚炮弹击中了“施佩”号首楼。6时30分,英轻巡洋舰“阿贾克斯”号和“亚几里斯”号也开始炮击“施佩”号。接连不断的中弹导致“施佩”号38毫米厚的装甲损毁严重,火控系统受创,“埃克塞特”号趁机再向其发射了数枚鱼雷。在战况渐趋不利的情况下,兰斯多夫下令释放烟幕撤退。此战双方炮战达82分钟,英国两艘战舰受创严重,不得不退出战斗,“施佩”号也受创需要修理和补充燃油。由于距离德国本土遥远,兰斯多夫决定先到中立国乌拉圭的蒙得维的亚港。但是英舰紧追不舍,“施佩伯爵”号刚刚在该港抛锚,英法两国就向乌拉圭政府提出抗议,并警告说,按照国际法规定,交战国双方的舰船只能在中立国港口内停留24小时,但德国代表向乌拉圭政府提出,由于德舰损毁严重,只能等待军舰修理好后才能出港。于是乌拉圭政府成立了调查组,调查德舰损毁情况,结果是:“施佩”号的确不能马上出港,估计会在港内停留修理三天。德国代表希望能停留多些时间,但乌拉圭政府在英法的压力下只能允许德舰停留三天。此时,三艘英国军舰就停在港外,等待德舰出港。三天后的19时50分,“施佩”号忽然接连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其按照希特勒的命令,进行了自毁。12月20日,兰斯多夫留下了一段遗言:“从我炸毁‘海军上将施佩伯爵’号那时候起,我就决心随我的战列舰的命运而俱损了。我指挥的年轻的水手们都很安全。我的命令也执行出来了……”

  “施佩”号悲剧给德国巡洋战以沉重的打击,但是迫于战势需要,雷德尔仍计划继续执行巡洋战。

  1941年春夏之际,德国正在巴尔干扩大进攻,英国由于意大利向其宣战不得不再分兵进入地中海,以保持在地中海的优势,这就不得不又削弱了北大西洋的护航力量。德国此时向北大西洋进攻也是正当其时。

  1941年4月,雷德尔确定了执行“莱茵演习”巡洋战行动。该行动计划从挪威海岸出发,派遣两支由重型战舰组成的舰队,从南北两个方向打击英国海上航线。为此,先行派出2艘补给船、5艘油船、4艘潜艇及其它船只前往北大西洋会合区,与“俾斯麦”号等会和后协同行动。与此同时,也派出了商船伪装成中立国船只在盟国的航线上搜集情报。同时任命海军中将冈瑟`吕特晏斯为舰队司令,以“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诺”号为主组成南线舰队、以“俾斯麦”号和“欧根亲王”号为主组成北线舰队,分别进入大西洋。但是,这一计划从一开始就十分不顺,“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诺”号刚一出港,就被英国飞机发现,招致空中打击,两舰均受创。吕特晏斯只好命令北线舰队继续按照计划行事,南线舰队暂回港修理。“俾斯麦”号超级战列舰给英国带来了沉重的压力,在得知其将进入大西洋后,英国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击沉它,否则将给大西洋航线带来巨大威胁。为此,英国一方面派出舰船、飞机对其进行搜索,一方面组织战列舰编队,准备作战。

  “俾斯麦”号是德国海军威力最大战列舰,有“战列舰之王”之称。该舰1940年秋季建成,排水量45000吨,381毫米主炮8门,150毫米副炮12门,105毫米双联装高射炮8座以及28门小口径火炮,另外还搭载有4架飞机;航速30节,舰员定编1500名。

  5月19日,“莱茵演习”舰队司令吕特晏斯海军中将率“俾斯麦”号和“欧根亲王”号两艘军舰,悄悄驶出了格丁尼亚港。计划先袭击英国在北大西洋的航线,然后通过挪威海域,再转入布勒斯特,与战列舰“桑贺斯特”号和“格尼斯诺”号会合,由此组成一支实力强大的分舰队,再协同进攻英国的海上航线。以后两天,这支舰队穿过卡特加特海峡和斯卡格拉克海峡,然后沿挪威海岸北上,于21日黎明溜进了科尔斯峡湾。但是当舰队通过卡特加特海峡时,被瑞典巡洋舰发现,立即通报给了英国;另外,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司令约翰`托维海军上将也收到海军部发来的电报说,英国特工人员发现一支德国舰队出海了。另有情报说,在格陵兰岛附近发现了德国侦察机。他立刻意识到,这些侦察机一定是为德国军舰探路的,德舰十有八九是想打入北大西洋。

  1941年5月21日,英侦察机也发现“俾斯麦”号,立即汇报给了海军部。海军部立即调动兵力,并做了先发制人的作战计划,对其所有可能的航道都进行了封锁。在英国海军部,在一幅标有11条航线的地图面前,英海军分析人员认为,“俾斯麦”号和“欧根亲王”号战列舰很可能是准备在挪威海峡伏击WS8B护航队,因为这支护航队正运载2万名英军前往地中海,增援非洲战场。5月23日,英海军部的部署是:

  在冰岛与格陵兰之间的丹麦海峡,威克瓦克海军少将率领的巡洋舰“萨佛克”号和“诺佛克”号进行巡逻;

  在冰岛至法罗群岛之间,部署了一支由3艘巡洋艘和一些小型舰艇组成的巡洋舰编队;

  霍兰海军中将率领的战列舰“威尔士亲王”号和“胡德”号以及驱逐舰编队从斯卡帕湾出发,在丹麦海峡西端巡逻,随时支援其他舰队;

  在直布罗陀,索姆维尔中将的分舰队担任巡逻;

  托维上将亲自率领战列舰“英王乔治五世”号和战列巡洋舰“反击”号及航空母舰“胜利”号作为主力,统一指挥作战。

  此外,在大西洋上还有正在执行护航任务的“罗德尼”号和“拉米伊”号战列舰;在冰岛海域、挪威沿海和英国西南部还有英空军飞机担任反潜巡逻和系统的空中战役侦察。

  至此,此战双方共出动战列舰、航空母舰达11艘,巡佯舰和驱逐舰20余艘。

  霍兰海军中将率领的“胡德”战列舰号是皇家海军的名牌舰,满载排水量42100吨,航速31节,装有8门381毫米主炮,火力比“俾斯麦”号舰赂强。英海军部认为,以2.2万吨的“胡德”号和3.5万吨的“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为主力的编队前往丹麦海峡,进行拦截,应有胜算,因为尽管“卑斯麦”号威力巨大,但3.5万吨的“威尔士亲王”号已经超过其吨位,加之两舰形成合力,将能战胜“俾斯麦”号。

  在德舰进入科尔斯峡湾时,1941年5月26日上午10时,一架在海上巡逻侦察的英国水上飞机报告说,在距离法国海岸1400公里的海域发现一艘战列舰,正在向布勒斯特方向航行。

  22日下午,德国执行“莱茵演习”的“莱茵舰队”驶出锚地;当晚,英海军托维将军也亲率本土舰队驶出斯卡帕港。舰队包括“胜利”号航空母舰、“加拉蒂”号、“奥罗拉”号、“肯尼亚”号等5艘巡洋舰和10余艘驱逐舰。本土舰队日夜兼程,全速向西行驶,以抢占冰岛和奥克已群岛之间的中心位置,拦截德舰。

  23日傍晚,吕特晏斯的舰队进入丹麦海峡。24日凌晨,霍兰已在冰岛雷克雅未克西南300海里水域占取阵位。5时左右,作战双方几乎同时发现对方。“俾斯麦”号首先以舰首巨炮开火,3颗重磅炮弹射向“胡德”号。3颗炮弹中的2颗未击中目标,在“胡德”号舰两旁炸起两道冲天水柱,1颗击中其舰尾炮塔—-“俾斯麦”号强大的火力在第一轮射击中就击中“胡德”号。剧烈的爆炸使得“胡德”号一阵摇摆,但并未给其造成重创,它继续冲在前面,向“俾斯麦”号猛烈开炮。

  此时,“俾斯麦”号的四周也炸起无数大大小小的水柱,其中一颗穿甲弹击中了“俾斯麦”的2号锅炉舱,另一颗穿甲弹击穿舰首装甲,击中2号燃油舱。

  正当霍兰命令舰队转向,用尾炮开火时,一颗重磅炸弹击中了“胡德”号的高炮弹药箱,甲板上顿时一片火海。紧接着,又一颗穿甲炮弹穿透6层甲板,坠入炮塔底下的弹药舱里,300吨高爆炸药立时被全部引爆,烈焰吞没了上层建筑,巨大的爆炸力把舰桥、炮塔都抛向空中。大爆炸几乎将“胡德”号撕碎,海水快速冲入舱内,战舰急剧下沉,舰上人员根本来不及逃生。最终除3人外获救外,全舰包括霍兰海军中将在内的1419名官兵全部殉难。

  击沉“胡德”号后,“俾斯麦”号再集中火力攻击“威尔士亲王”号。此时,“威尔士亲王”号已经被“欧根亲王”号击中3发炮弹,再遭“俾斯麦”号猛烈攻击,受到重创,只好释放烟幕撤离。

  尽管取得击沉“胡德”号的战绩,但是“欧根亲王”号也受创,“卑斯麦”号也被2枚356毫米炮弹击中,导致油舱漏油和机械故障;另外,英舰“萨福克”号和“诺福克”号两艘巡洋舰还在后面远远监视,所以进入大西洋的任务已经无可能继续执行了。吕特晏斯经过考虑,决定返航,于是突然掉头向“萨福克”号和“诺福克”号驶来,迫使两舰撤离,“欧根亲王”号趁机撤退。

  晚上10时许,几架“箭鱼”式鱼雷机忽然出现,对“俾斯麦”号发起攻击。吕特晏斯认为,很可能已经陷入英舰队的包围之中——他没有判断错:在它东北方向150海里处是托维的旗舰“乔治五世亲王”号和“罗德尼”号战列舰;它北面是布置在冰岛和奥克尼群岛之间的3艘巡洋舰;它的南面是“雷米利斯”号战列舰和2艘巡洋舰;它的西面是“复仇”号战列舰。此外,萨默维尔海军中将指挥的H舰队也已奉命驶离直布罗陀。

  吕特晏斯很想摆脱英舰的跟踪,这时雷达兵忽然报告,失去尾随的英国“诺福克”和“萨福克”号巡洋舰两舰信号。原来,这两艘舰为了避免遭遇德国潜艇,采取了Z字型路线,当其转向时“俾斯麦”号雷达就失去了信号,当然,这两艘舰上的雷达也暂时失去“俾斯麦”号的信号。25日凌晨3时左右,“萨福克”号刚驶到转折点,吕特晏斯当即下令向右转向,然后在两艘英舰尾部方向穿过,再转向东。

  当英舰回到原来航线上的时候,发现失去了“俾斯麦”号,在此后的5个小时时间里,整个舰队都在极力搜索“俾斯麦”号。直到海军部发来电报,告知“俾斯麦”号正在法国海岸航行。现在舰队远离德舰,在它西北方向130海里处,鞭长莫及,其中有不少驱逐舰因燃料告罄,正在返回港口,拦截“俾斯麦”的只有H舰队了。为了缠住“俾斯麦”号,萨默维尔决定先让“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先行单独拦截。同时令较为接近的“谢菲尔德”号巡洋舰和两架侦察机紧盯“俾斯麦”号。没想到,“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舰载机竟错把“谢菲尔德”号巡洋舰当成了“俾斯麦”号,10余架“箭鱼”式飞机对其发动了鱼雷攻击,好在没有命中。此后,在“谢菲尔德”号巡洋舰的导引下,“皇家方舟”号航空母上的15架“箭鱼”式飞机飞向“俾斯麦”号。

  在对“俾斯麦”号的攻击中,两架飞机被击落,但一枚鱼雷击中“俾斯麦”号的舵柱,左螺旋桨被炸得粉碎,舰身不由得向右摆起来。这枚鱼雷不但导致舵机失灵,而且连传动齿轮一并炸毁,“卑斯麦”号顿时失去方向操控,这使得英特混舰队可以从容围击。这时,H舰队的5艘驱逐舰也赶来了。一枚鱼雷击中了“俾斯麦”号的舰首。

  这时,本上舰队的“乔治五世亲王”号和“罗德尼”号战列舰也赶来参战了。托维命令对准“俾斯麦”号进行连续齐射,6门356毫米主炮进行了猛烈攻击。绝望的吕特晏斯致电德国本部,称:“我舰无法操控,被‘声望’号诸舰包围……我们将战至最后一弹。”已经持续战斗4天4夜的“俾斯麦”号官兵已经疲惫不堪,但仍奋力抗争,至入夜时分,已经有几十艘英舰包围上来,舰炮与舰载机持续地对“俾斯麦”号进行猛烈攻击。此时“卑斯麦”号已经千疮百孔,当夜10时,在中了第12枚鱼雷后,“俾斯麦”号终于倾覆,2200人随舰丧生,只有113人生还。

  在这次海战中,英海军不但占据了兵力上的优势,而且在情报、战术协同都占据了优势,而且很好地发挥了航母的作用——这也再次证明巨舰大炮时代已经过去,海战的主力已经让位于航母。然而,德国直到此时仍对此无动于衷。“俾斯麦”号的沉没也可以说是命中注定——德国海军在战前和战中的情报侦察都十分不力,“俾斯麦”号对战场情况掌握甚少;在战术协同方面更存在严重的缺陷——自丹麦海峡遭到攻击时起,“俾斯麦”号可以说一直是在孤军奋战,直到该舰受到重创后才派出潜艇到该海区机动;支援飞机来的更晚,至于停泊在布勒斯特港的其他战列舰未曾有任何行动,哪怕是佯动或者牵制行动也未曾有过,所以说“俾斯麦”号的沉没也就是必然之果了。

  “卑斯麦”号的失败,使得雷德尔的“莱茵演习”计划成为泡影,这让德国统帅部意识到,仅凭德国那点可怜的水面舰艇,是不足与英国抗衡的;而且,“卑斯麦”号实际上是因舰载机的攻击而沉没的,这证明巨舰大炮的时代已经过去。

  丘吉尔首相在5月28日发给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报喜电中是这样评价歼灭“俾斯麦”号战列舰的战略意义的:“它是一艘威力强大的战舰,是军舰建造史上的一项杰作。击沉这艘敌舰,使我们战列舰的紧张状况得到缓和,不然,我们就不得不把‘英王乔治五世’号、‘威尔士亲王,号和那两艘’纳尔逊,式战舰都拴在斯卡帕弗洛,以防‘俾斯麦’号和‘提尔皮cí’号的出击……现在,情形就不同了。这对日本人将起一定的影响,而这种影响是非常有利于我方的。”邱吉尔认为,击沉“俾斯麦”号,将使英国“战列舰的紧张状况得到缓和”,而且“对日本人将起一定影响”,迫使他们“对形势重作估计”,因为当时日本已经在计划对英美开战。

  德国在损失“施佩”号战列巡洋舰、“俾斯麦”号战列舰和“希留赫尔”号、“加尔斯卢合”号、“凯尼哥斯堡”号三艘巡洋舰后,原定用于巡洋作战的大型战舰只剩下一半,只好放弃该作战计划。 (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