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战斗在盂县的晋察冀军区十九团》第三章 铲除

军事历史2020-07-31 16:178A+A-

  1941年,刘桂云同志担任了十九团团长。当年秋,日军疯狂“大扫荡”后,派其第四独立混成旅团3000多人,伪军2000余人,再次占领了盂县和寿阳县。鬼子为实现其“以华治华”的阴谋,不惜重金、不择手段,大肆收买“红枪会”上层头目充当汉奸,进行反动宣传,抓捕、杀害我抗日干部、民兵和八路军伤病员,盂县的抗日工作一度遭到严重破坏。

  1942年,我第二军分区进行“反蚕食”斗争已经势在必行。分化、瓦解“红枪会”组织,把受蒙蔽的群众争夺过来,断敌一肢,就成为十九团面临的一件首要任务。

  盂县的“红枪会”由天津日本特务机关直接操纵,受盂县城特务机关直接领导,由甘河村“红枪会”总坛统一指挥,主要活动在土塔、盂北、紫牛庄、獐儿坪、牛村、井沟、交口、石旧都、东会里、七里峪、仙人、山北、西峪、清风岭、大小河北一带。鬼子唆使“红枪会”头目,一面利用宗教迷信欺骗群众,说什么加入了“红枪会”就能刀枪不入;一面散布谎言,说入了“红枪会”,可以“不当兵”、“不纳粮”。他们把战争的痛苦归罪于抗日,以此挑拨离间人民群众和共产党、八路军的关系。为愚弄群众,鬼子用机枪打出教练弹,对“红枪会”大小头目进行所谓“测试”,不少老百姓真以为这些人“刀枪不入”,对“红枪会”达到了信服的程度。“红枪会”裹挟群众,相互串联,一村闹事,四方哄起,气焰十分嚣张,竟然以挖眼、割舌、剁手、活埋的残忍手段杀害我方抗日干部和八路军伤病员。我十九团先后派侦察连和三连到“红枪会”活动厉害的村去宣传抗日道理,反遭到成百上千手拿棍棒、砍刀、胸前画符的“红枪会”道徒围攻。考虑到红枪会中大部分是受蒙蔽胁迫的群众,我十九团战士坚决执行上级指示,决不伤害群众,在朝天鸣枪警告后主动撤回驻地。

  为了彻底解决“红枪会”问题,我十九团于1942年4、5月份,奉命进入盂县东部地区,在对“红枪会”展开政治攻势的同时,采用军事打击加以配合,一定要彻底铲除“红枪会”这一毒瘤。十九团首长决定,首先重点打击“红枪会”活动最为严重的土塔、牛村等地。

  在与土塔“红枪会”作战中,各连均选出特等射手,专打大小头目,随着清脆的枪声,一枪一个,“红枪会”众头目纷纷倒毙。群众看到这些家伙并非“修炼到家,刀枪不入”,才知上了大当。在解决牛村“红枪会”问题时,抓住了一个坛主,这家伙罪恶累累,顽固不化。为教育群众,扩大宣传,盂县政府在东麻河驿村召开了军民大会,有附近十几个村群众参加。部队首长在历数“红枪会”罪行之后,让牛村“红枪会”这个坛主先做好准备,只见他袒胸露乳,又是蹬腿,又是鼓肚,把大胡子撅得老高,当他点头承认运好气时,我战士才开了枪,结果一枪毙命。经过不同地点试验后,群众看到“红枪会”的头目都是肉体凡胎,所谓“刀枪不入”全是骗人的鬼话,于是受蒙骗的群众如梦初醒,恍然大悟。

  1942年农历腊月十九日夜,我十九团在东乡各村民兵配合之下,一举捣毁了仙人、土塔、盂北、獐儿坪、紫牛庄等村“红枪会”的“文武坛”,活捉了道首十余人,其余各村“红枪会”组织纷纷解体,不少群众自动将头目送交抗日政府,为盂县抗日工作清除了一大障碍。 (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