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偷袭珍珠港》第四章 战与和的结论>美方拒绝

军事历史2020-06-30 10:258A+A-

  8月19日、20日这两天,联合舰队和第1航空舰队各航空参谋以及第11航空舰队首席参谋部集中在军令部,就航空方面的战备问题同军令部进行磋商,并得出了如下的结论:

  一、9月1日发布战时编制命令时,要增强第1和第11航空舰队的兵力。

  二、第11航空舰队于8月底结束在中国的作战,撤回本国。

  三、把第1和第11航空舰队的战斗机逐步更新为“零式战斗机”。

  更新时要优先考虑第1航空战队、第2航空战队、台南和第3航空舰队。

  四、把第5航空战队加入到第1航空舰队中去。

  五、在第1航空舰队物色一个适当人选,以便参加整个航空队的统一训练,并任命他为第1航空舰队所属整个航空队的指挥官。

  第3航空战队参谋渊田美津雄少佐被选为担任这一指挥官,8月25日任命他为“赤城号”上的航空队队长。

  22日、23日两天,参谋本部在部长会议上对《帝国国策施行要点》进行了研究,最后决定在决心同美、英作战的情况下进行战备,并于23日晚将这一决定通知了陆军大臣。

  就这样,参谋本部的意见定了下来。但以杉山参谋总长为首的一部分人,对这一意见能否同海军方面或政府的意见相一致表示很大怀疑,他们担忧这不是成为参谋本部“自以为是的方案”了吗?

  26日,联络会议通过了近卫首相致美国总统的复电。这一复电当天就拍发给野村大使。

  27日、28日两天,召开了陆、海军的部局长会议。其间,陆军为了进一步表决心,把海军的原来方案中“决心作战”这句话修改为“在决心作战的情况下”;而海军再把它修改为“在不辞进行作战之决心下”。如此等等,双方在文字表达上一再进行协商,最后商定于30日根据双方一致同意的措词把《帝国国策施行要点》的底稿定了下来。

  当陆、海军致力于协商上述文字的表达时,野村大使拜访了赫尔国务卿,递交了《近卫信件》,并要求会晤罗斯福总统。

  28日上午11时,野村访问了白宫,把《近卫信件》和对美国8月17日建议的答复亲手交给罗斯福总统。《近卫信件》的要点是:

  按过去想法行事,已不适应目前急剧发展并有发生意外事态之虞的局势。当务之急是:首先举行两国首脑之直接会谈,而这一会谈不必拘泥于过去事务性之磋商,要从大局高度来讨论日、美两国间存在之涉及太平洋方面全部重要问题,探讨有无挽救时局之可能性。日方希望尽快会晤,会晤地点经多方考虑,以夏威夷附近为宜。另外,对美答复的要点是:

  一、日本一旦日华事变获得解决或远东和平得以实现就撤兵;

  二、日本进入法属印度支那并非准备南进;

  三、只要苏联不发动进攻,日本就恪守《日苏中立条约》。

  这就是说,日本已不再向前推进,希望美国同意举行首脑会谈。

  在这天野村和罗斯福会晤时,野村对罗斯福的态度和所讲的话,得到的印象是:总统仍打算同近卫首相举行会谈。“将军,近卫公爵的信件实在是好,令人感动。然而,正如你和赫尔国务卿会谈时日本进驻法属印度支那的情况那样,我和公爵会谈时,难道日本就不会进驻泰国吗?”

  “不!总统,我确信那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我想同近卫举行3天左右的会谈。”

  “那么,地点定在夏威夷行吗?”

  “不行,夏威夷不好。因为在国会里接连着要通过一些法案,而根据美国《宪法》规定,对通过的法案必须在10天以内签字。签字是总统的职责,不容许由副总统代签。如果会谈地点定为夏威夷,就非要3个星期不可。要是定在朱诺的话,到西雅图需要三天,再从那里到朱诺估计需要2天,会谈4天,即使这样计算,也需要两个星期时间才能达到目的。”

  “目的是举行会谈,地点是次要的。这个问题我将同东京联系,我觉得会谈日期还是尽快定下来为好。”

  “我也这样想。可是,公爵会讲英语吗?”

  “会讲英语。”

  “那太好啦。”于是,野村以为“已经不成问题了”,旋即在29日发出的电报中谈了他“本人为使首脑会谈取得成功需要注意的几点想法”:一、会谈地点虽然希望定在夏威夷,但也要做好同意定在朱诺的准备;二、会谈日期定为9月21日至25日;三、参加会谈的人数在20名以内,由外务省、陆军省和海军省以及大使馆、领事馆各派五名组成。四、如果近卫公爵想乘军舰前往,则大约需要10天时间;五、发表会谈的消息需要双方互相商量,但本人认为在近卫公爵启程以后发表消息为宜。

  日本政府接到野村拍来的这一电报后,便为首脑会谈的召开做了准备,并着手安排船只和挑选随行人员。当时手忙脚乱的不光是东京,就是正在华盛顿任海军助理武官的工作人员,也赶紧派出书记员前往美国政府印刷局索取朱诺的海图以及有关朱诺附近的航道资料,着手进行首脑会谈的准备工作。

  从日本启程,由于续航能力、居住设施和无线电性能等原因,恐怕还需要配备两艘重型巡洋舰。舰船停靠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方法同日本军舰保持无线电联络?怎样补给燃料?这就要查阅海图和航道资料,并对此进行一番研究。话题还要回到28日的白宫会谈上来。通过会谈,野村感到笼罩在太平洋上空的乌云已有一角露出了阳光,他的视野也开阔了一点。野村以高兴的神色同总统和赫尔紧紧握手告别后走出了白宫大门。这时,正守候在那里的新闻记者立即把野村围了起来,并向这位海军将领身份的大使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将军,今天的航海很顺利吧!”

  “何以见得?”

  “看上去你好像在舰桥上吹口哨,不是很高兴吗?”

  “我在任何场合下都不会哭丧着脸,因为我是一个军人嘛。哈,哈,哈!”

  “总统身体好吗?”

  “非常健康,很愉快。”

  “那么,你们今天谈了些什么?”

  野村落入了圈套,他脱口而出地说:“刚才我已把近卫首相的一份信件交给了总统。”

  这样一来,外国报纸马上就大书特书起来。野村当然不会透露信件的内容,但是记者却凭着他们固有的直觉进行了大胆的猜测。结果此事很快传到了日本,虽然国内禁止报道,但不知不觉地也让国内知道了这件事。在外国人的心目中,它大概已被看成为“日本在向美国求饶了”。但它对日本国内那些暂时偃旗息鼓的亲轴心国派或一伙右翼分子来说,却成了一份不可多得的好材料。

  “停止近卫的软弱外交”这类反美言论又开始泛滥起来,野村也受到了丰田外相的责备:“由于你的疏忽,让国民知道了向美国转交近卫首相信件这件事,而那伙怀疑日、美之间进行非正式谈判的人开始打着三国条约的旗号大声叫嚷起来了。”

  “就在国内这种混乱达到顶点的时候,《先驱论坛报》记者弗莱谢尔写了一篇与建议首相和总统举行会谈这一流言蜚语有关的报道。这篇报道正如贵大使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那样,即使作最谨慎的估计,也是一件不幸的事。”

  当时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一天早晨,近卫首相像往常一样乘着汽车驶出首相官邸。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暴徒埋伏在甲州大街拐弯处窜出来挡住汽车,汽车刚一停下,这个暴徒立即靠拢过来,乘势跳上了汽车踏板。一名担任警卫的警察跑过来把他拖了下去。经过搜身后,发现这个暴徒的西装裤袋里藏有一把匕首。

  29日,海军方面再次通知陆军:一、要在不辞进行作战之决心下做好战备;二、决心于10月中旬开战。

  次日,30日下午,陆、海军召开部局长会议,终于就《国策施行要点草案》取得了一致意见。这样,陆、海军有关人员之间历时十几天的争议总算结束了。

  9月1日,海军下令全面实行战时编制。

  1941年8月以来,局势日趋紧张,直至9月1日为止,舰艇部队已把战时年度总计划90%以上的舰艇编入了联合舰队,使其保持应变态势。通过去年11月出师准备第一步战斗行动,征用和改装了23万吨位的船只,后来又通过今年7月至9月第二步战斗行动,征用和改装了78万吨位的船只。因此,外线作战部队使用的特种舰艇的配备工作,虽只完成战时计划的30%左右,但是顶计在10月上旬前便可大致完成。

  正当日、美两国间的紧张关系因日本军队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而突然加剧时,特种潜艇的水兵却正在“千代田号”艇长原田觉大佐的指挥下,以加藤良之助中佐为教官,一直在伊予滩和丰后水道一带不停地进行紧张的训练。他们天天开会,研究驾驶方法,评论战术,并经常讨论时局问题。当时他们还没有考虑这种特种潜艇究竟是用于局部进攻还是用于防御。

  但是,就在潜艇官兵们不停地连日开会研究和进行讨论时,他们都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爆发日、美战争的情况下,如果不能在海洋上决战,那么日方会在什么地方大显身手呢?

  于是,潜艇官兵们便认真研究用特种潜艇袭击美军港的问题——当然他们对计划在开战之初进攻珍珠港一事是完全不知道的。老一辈的潜艇官员岩佐直治大尉与加藤教官商量:万一发生情况,就用普通潜艇运载特种潜挺悄悄地潜入敌舰队停泊的港口,对敌舰发起攻击。岩佐后来拟订了一份实施方案报告给原田舰长。

  潜艇官兵出身的原田舰长对这一方案又加以具体化,并且研究了运载方法和攻击方法。

  9月初,原田舰长带着岩佐大尉一起前往联合舰队旗舰,恳请山本司令长官采用特种潜艇进攻珍珠港的计划。山本司令长官对岩佐大尉等人拟订的这一誓死效劳的计划,虽然深为感动,但他不能采用一个在发动进攻后便没有希望接回潜艇官兵的计划,因此就将该计划退还给了他们。

  3日,从上午11时至下午6时召开联络会议,对《帝国国策施行草案》进行了讨论。

  首先,永野军令部总长对提出这一《草案》的理由作了说明:

  日本各方面的物资都在减少,与此相反,敌方却在渐渐强大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将越来越弱,以致无法支撑下去。外交谈判虽然一再忍耐,但必须在适当的时候有个指望。倘若到了外交谈判毫无指望或战争不可避免的地步,那就要赶快下决心。我确信现时还有取胜的良机,令人担心的是,良机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丧失。对战争,海军有两种看法:一是长期的,一是短暂的。我想战争恐怕会发展成持久性。

  敌方希望速战速决,倘若这样,估计在日本近海进行决战,会有相当的把握战胜敌人。但不能认为战争就此结束,它可能发展为持久战,即使这样,我们利用胜利的成果来对付持久战也是有利的。相反,如果不经过决战就进入持久战,那是痛苦的。特别是由于物资缺乏,倘使不去获取物资就无法进行持久战。我们要用获取物资和占领战略要地的办法来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这一点是颇为重要的。对敌人,我们没有什么克敌制胜的好办法,但尽管如此,我们要采取的办法恐怕还是有的。

  总而言之,日本军队要始终不陷入困境,而且只能由日方来确定开战日期,要先发制人。除了用这种办法勇往直前外,没有别的窍门了。

  接着,杉山参谋总长作了补充说明。他说:“以10月下旬为期限,完成战争准备,这是因为即使现在就下决心,动员、征用船只、集中和运送兵力等也需要这么多时间。”

  “关于第三点开战,要在10月上旬达到外交上的目的,否则,我们就要勇往直前。被人牵着鼻子走,那是不行的。其原因是,2月份以前就不能在北方进行大规模作战。为了北方,就有必要赶快进行南方作战。须知,就是现在马上动手,也要到明年开春时才能见分晓。要是迟了的话,就无法照顾到北方了,所以说,必须尽快动手。”

  及川海相要求把第三点中“立即下决心对美开战”这句话修改为“为了确保自存自卫而实施最后方案”。但及川的意见却遭到陆军方面的反对。后来,根据海军军务局局长的提议,把“未能实现日方要求时”这句话修改为“倘若仍然没有希望实现日方要求时”,这才通过了从帝国国策施行草案》。

  就这样,3日下午5时,左右后来日本命运的重要国策决定下来了。那天,野村在赫尔也在座的情况下同罗斯福举行了会谈。

  罗斯福宣读了对8月28日《近卫信件》的复信和美国政府的备忘录。复信的要点是:“美国理解近卫首相对维护太平洋和平的希望,并准备尽可能为举行首脑会谈作出努力。但日本国内却有人想阻挠这一会谈取得成功,因此,为了使会谈取得成功,有必要先就一些重要问题进行预备性讨论。”

  关于这种预备性讨论,美国政府的备忘录仍坚持其过去的主张,即:一、尊重各国领土和主权完整;二、不干涉他国内政;三、机会均等;四、不扰乱太平洋地区现状,除非现状可用和平方法改变之。照会重申了上述四项原则,并说如能就这四项原则达成协议,就举行首脑会谈。

  这是把事先举行预备性会谈当作首脑会谈的必要条件。不用说,这次预备会谈是赫尔和野村两人之间的谈判。何况美国方面早在4月16日的赫尔和野村会谈时就已经把这四项原则提了出来。后来它又一直是两国间激烈交涉的一项内容。正因为这种谈判毫无结果,近卫才提议举行首脑会谈。所以说,罗斯福的这封复信实际上等于拒绝举行首脑会谈,这是罗斯福根据赫尔提出的“小心谨慎,切莫上当”的建议才这样做的。赫尔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

  我们越是对首脑会谈的前景及其危险性进行研究,我就越发确信:在做好两国首脑签署协定的准备工作之前不应该举行会谈。

  我十分同意这样一种说法:事先没有一个协定就同近卫举行会谈,它只能是另一个慕尼黑会谈,或者就以毫无结果而告终。我反对第一个慕尼黑,更反对第二个慕尼黑。

  其实,美国方面十分清楚地知道:日本建议举行首脑会谈的着眼点就是这种无需事先讨论的政治解决。因此,罗斯福所答复的用意是:一边实际上拒绝举行首脑会谈,一边又让日本方面仍然抱有希望;通过这种办法迫使一经正式提出就不肯轻易后退的日本,为拟订预备性协定提出种种具体方案。就日本提出的方案继续讨价还价,这对美国来说是重要的,可以争取时间。 (

2018-2019 最新中国军事新闻纪实_军事报道_神农军事网 Sitemap